Coming Up Mon 9: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广东话
我不是名人

港二代「斜栋青年」疫情下用流利广东话帮有需要群体

Source:

很多香港移民很早已到澳洲落地生根,不少人对俗称ABC的「华人二代」都有某程度的刻板印象,认为他们不谙中文、或者会说话时一定是「中英兼杂」,但今集【我不是名人】的嘉宾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这些迷思,因他不但乐意身兼多职做「斜栋青年」、而疫情期间,他更加入政府的团队,善用其流利的广东话向有需要市民讲解防疫的情况。

所谓的「斜栋青年」是近年出现的潮语(台湾称之为「斜杠族」),这说法是衍生自斜杠符号「/」的英文「Slash」、形容身兼多职而并乐意以不同临时或兼职工作过活的人士。

而今集的嘉宾、在澳洲土生土长的Andy就表示,由于他自少就热爱音乐,而他在大学修读音乐课,毕业后亦顺利成章、成为一名钢琴老师,亦间接开啓了他的「斜栋人生」。Andy亦指,他目前正身兼五份不同的兼职。

「因为我本身是音乐系毕业,之后就主要教钢琴,而我同时亦是一名健身教练、有治疗按摩牌,同时亦是新州卫生厅的社区辅助员、有经营小生意。」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称ABC)说话一定是「中英兼杂」?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这些迷思,因他不但乐意身兼多职做「斜栋青年」、而疫情期间,他更加入政府的团队,善用其流利的广东话向有需要市民讲解防疫的情况。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称ABC)说话一定是「中英兼杂」?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这些迷思,因他不但乐意身兼多职做「斜栋青年」、而疫情期间,他更加入政府的团队,善用其流利的广东话向有需要市民讲解防疫的情况。
Facebook/Andy Fung

「教琴老师通常都是会在下午才有学生来学习—因为他们一般会在放学后才学琴,因此,在日期我会有不少空余的时间。但因为时间并不能配合,若要找另一份全职的工作则并不一可行,因此,我就决定做多几份工时较短的工作,亦希望可以有更多元化。」

「其实我是享受这种工作的方式,因为这样我可以更易安排时间,想上班就上班,否则就可以安排其他节目;亦因为工作时间更有弹性,令我亦可以自行分配作息的时间。」

「事实上,因为工时短及其弹性,好多时我甚至不觉得自己是在上班。」

虽然「斜栋」的生活方式,近几年在美国、台湾及香港盛行,并成为舆论的焦点,但这种身兼多职的工作情质,在澳洲则似乎并非主流,自少在Andy所认识的朋友之间,他亦自觉自己是唯一的「斜栋青年」。

「其实我还未认识到和我采取同样工作方式的朋友,特别在澳洲,我的朋友都是做一份职业,或者他们亦可能会在工作外进行些少投资,但投资亦并非职业。」

除了教琴之外,他亦是有牌的健身教练及治疗按摩师,他亦指,在疫情下由于他深信网上教学对学生并不是最有利,因为令他教学的工作几乎停顿,而积极的Andy则趁此机会,投身「新州卫生厅社区辅助工作员」的工作。

「因为我本身能说广东话,亦可以讲普通话,当局就需要像我一样能操多种语言的人,到疫苗中心,帮有需要的人作简单的翻译,或者向他们讲解有关疫苗的资讯。」

「完成基本的训练后,我们主要是帮护士,因为有不少护士并不会说广东话,而若有不说英语的人士前来打疫苗时,我们就可以成为两者之间的沟通桥梁,用中英双语为对方作适度的翻译,但我们就并不能称作正式的翻译员。」

「其实需要我们帮助的人都不少,而我们亦需要到不同的区域工作,例如以我身在的雪梨卫生区为例,我们服务的地区范围其实较广,而除了疫苗中心,我们有时亦需要前往一些长者护理中心、为确诊长者作翻译,所以服务的对象,亦并不止于疫苗中心内人士。」

由于Andy的工作,需要用上大量广东话为社区服务的人士,而Andy作为在澳洲出生的港人二代,以广东话沟通却毫无难度,因为他除了与家人用广东沟通之外,其实他亦不断以自己方式自修。

「通常会多看电视(的广东话节目)、或者到卡拉OK唱广东歌、甚至看中文报纸,令到我说广东话的水准得以维持,而我与家人沟通时,亦会尽量用广东话。」

「至于普通话,因为我以前亦有上中文学校的普通话班,而我亦有说普通话的朋友,我亦会尽量用普通话与他们交谈;而现时,教琴或教健身时,亦多了说普通话的客人,亦要以普通话向他们讲解。」

「所以,(在社区服务的工作上),说广东话的部份基本是没有问题,反而在用普通话时,就较为有难度,但若与到此情况,我们亦通常亦可以直接致电给普通话的翻译,要求他们作支援,与病人与翻译直接沟通。」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称ABC)说话一定是「中英兼杂」?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这些迷思,因他不但乐意身兼多职做「斜栋青年」、而疫情期间,他更加入政府的团队,善用其流利的广东话向有需要市民讲解防疫的情况。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称ABC)说话一定是「中英兼杂」?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这些迷思,因他不但乐意身兼多职做「斜栋青年」、而疫情期间,他更加入政府的团队,善用其流利的广东话向有需要市民讲解防疫的情况。
Facebook/Andy Fung

对Andy而言,身兼多份临时职业的收入相对地不稳定,但换来的却是较高的收入,与更自由的时间安排。

「因为这样的安排,工时上比较松动,而我自己亦乐意有此自由,相反,要我长时间坐在办工室工作,我可能做不到。」

而Andy在疫情期间,亦同时开展了网上售卖糖水的生意,而他亦直言,有机会的话,仍然可能会再寻求其他工作与专业证书。

更多访问内容,请留意【我不是名人】的足本录音。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港二代「斜栋青年」疫情下用流利广东话帮有需要群体 18/01/2022 21:05 ...
【我不是名人】容启怡醉心运动医学 「鱼与熊掌」澳洲两者兼得 30/06/2022 36:46 ...
助客人阻伴侣擅带孩子出境 家庭法律师: 愿破碎家庭展新篇 23/05/2022 21:19 ...
【真・香港仔】御用「洋人」河国荣 无悔弃医从演 23/05/2022 22:08 ...
【路难行无阻记者梦】毕业生坚持向澳洲主流媒体投稿报「中国新闻」 17/05/2022 22:43 ...
从教书匠到太极师傅 张继沛人生新路向继续传扬中华文化 09/05/2022 34:06 ...
【我不是名人】郑曦鸿 — 立地成佛 戒除廿年机瘾 03/05/2022 31:39 ...
【我不是名人】王允楠分享在寄宿家庭居住的经验 19/04/2022 28:58 ...
【澳网后专访】由大肥仔到「世一」 黄泽林拟弃哈佛转攻职业赛 04/02/2022 21:53 ...
【我不是名人】勿以善小而不为 从艺术认识澳洲文化 10/01/2022 22:27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