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9: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广东话

中国征收巨额葡萄酒关税 华人酒商:太狠了

Source: Getty Images

中国以「反倾销」之名向澳洲进口葡萄酒征收最高212.1%关税,本地业界估计,多达1,400间完全依赖中国市场的澳洲葡萄酒公司会倒闭,包括为数不少的华人酒商。

要点:

  • 华人酒商Charlie:主动积极应诉、改变出口策略
  • 华人酒商Will:欲上书总理莫里逊,倾吐业内呼声
  • 华人酒商Jennifer:感受到了中国经销商的压力
  • 国际贸易商高管程凯璇:长期依然好看中国市场

本台普通话组日前访问了多名华人酒商,他们对中国当局的做法叫苦连天。

6年前收购了「依恋森林酒庄」的Charlie Wang,近日被通知出口到中国的红酒将被加征160.6%「保证金」。他说,虽然对澳中贸易关系恶化早有心理准备,但实际发生时仍使他心情低落。

「前几个月葡萄酒商还是处于观望的状态,还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打击。可是这两天行业内都已经炸开了锅。」

「我们当时主动参加了反倾销调查的应诉,就是提供材料说明我们没有倾销。 总共是31家红酒商参加应诉。我们最后被加征了160.6%的税收,比其他没有应诉的好一些,其它都是212.1%。」

不过,160%关税仍远超他的预计。「本来想积极应诉可能会降低一些损失。本来预计可能中国政府会总体加征100%的关税,参加应诉的企业加征50%。这样我们咬咬牙也能过。」

现在收到的结果比较狠,大家都没得做了。

A woman shops at an imported food and wine shop in Shanghai, China, on 27 November.
A woman shops at an imported food and wine shop in Shanghai, China, on 27 November.
AAP

一些澳洲酒商认为中国的反倾销调查报告漏洞百出,但Charlie说没看调查报告,而且有否漏洞毫不重要。

「问题出在中澳政治层面,澳洲的态度比较坚决,所以这个(加税)不可避免。对红酒出口行业基本是毁灭性的打击,没得说了。」

「中国在提出反倾销调查的时候,我们就做了很多准备了。比如积极应诉,还有增加在中国的库存。希望能在库存卖完之前大环境发生变化。」

经营「富伦谷酒庄」的华人酒商Jennifer Wang,因为在中国的调查中没有主动参与,故其她当前出口到中国的红酒被加征最重的212.1%关税。有7年经营经验的她和Charlie一样,早早在中国预备好了存货。

「因为在此之前,反倾销调查就像没有落地的靴子。我们一直在往最坏的方面做准备,库存准备到了明年年底。」

Jennifer说,这次反倾销制裁不仅对出口商造成巨大冲击,中国经销商的反应也相当强烈。

大家比较关心的是,澳洲酒还能做吗? 最主要的是,中国官方只说了「保证金」在甚么条件下收取,但没说甚么条件下给退。

「1,000万人民币的产品,你现在至少要准备2,000万到3,400百万的现金流。里外里就是两到三倍,甚么时候退、怎么退?我们都不知道。」

「经销商现在开始担心,你们会不会涨价? 以及未来甚么时候会涨价?」

Charlie和Jennifer都希望他们在中国的存货可以挨到大环境发生变化之后,但没有人说得出何时。

国际贸易企业China And Beyond执行董事程凯璇(Sara Cheng)认为,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红酒只是中澳贸易摩擦的一部分,我们知道之前还有龙虾、大麦、铜矿、煤炭等都受到了影响。红酒是双方贸易摩擦的一个小部分,不会因为一个行业变化而发生迅速调整。」

「中短期不会有变化,未来12至24个月内不会有变化⋯⋯两、三年都相对乐观。贸易关系要在双方关系好转,互相沟通、合作,争取进步的前提下才会有政策的转化。」

根据最新消息,澳洲政府将事件提交世界贸易组织仲裁。熟悉国际经济法的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法学院教授王衡认为,如果澳洲政府上诉世贸,整个流程长达超过一年。

「由于上诉机构存在不确定性,目前采用的是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MPIA),所以从提起到最后出结果肯定是要花费不少时间。」

「而且WTO的特点是既往不咎。也就是说,在裁决以后你需要按照裁决结果来进行调整,但是不涉及裁决之前出现的损害和损害赔偿。」

也许是预料到了这个结果,Charlie一度笑称「库存卖完就回中国算了」。然而,玩笑归玩笑,他也想了一些绝处逢生的办法。

「也没有全部关死,留了一条缝。」

它(中国)对两升以下的征收关税,两升以上的还是按照零关税走。里面还有一些商业操作的空间,看怎么做吧。

Australia's wine exports top $3 billion.
Photo by Mal Fairclough

经营「Rawvino wines」的Will Wang则希望从政治层面解决,打算去信澳洲总理莫理逊(Scott Morrison)。

「现在的政策会对红酒的企业家带来很大的阵痛,但也是给两国提供一个重新考量彼此价值的契机。」

(澳洲)不能很简单地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某个行业,政客应该多和从业者、多和行业领导人多一些沟通,真正倾听他们的意见。

「我觉得这几个月,(澳洲)政客完全代表的是自己主观的意见,没有真正去考虑如何两国互惠互利、在商言商,怎么好好地把这个行业长期地推动起来。」

「他们把两国人民30多年来积攢的友谊轻易地消耗掉了⋯⋯不能十个手指有一个在疼,另外九个也不要了。」

Will说,他正在数集业内人士的意见和联署。

被问到会否签署联名信时,Jennifer说:「我百分之百会签的,我既代表了澳洲种植者、生产者的立场,也代表了中国消费者的立场。」

Jennifer称,在她经营的微信视频号上,中国网友的看法和澳洲民间的主流意见相左。

「当澳洲人认为经贸不应该和政治挂鈎时,中国网友的看法是,澳洲政府的做法伤害了中国的利益。『我们有智利酒、法国酒、南非酒⋯⋯我们为什么要买澳洲酒?』」

「作为澳洲政府应该更多地去寻求更多的出口市场,而不能太过依赖中国市场。」

程凯璇和她的团队依然抱有一定的信心。她认为,目前的变化只是在政策的层面,中国市场需求并没有变化,甚至是有增长。

「只要是市场不变,基本供求关系不变。 等到政策层面有所缓解的话前景还是乐观的。」

「细分市场还是有发展可能的,可以创新一些价格更高、品质更独特的产品。一方面需要保证成本不增加,另一方面要把创新部分做好。」

「我们的团队在过去一周和几个酒庄出了一些初步的方案,我觉得还是很有效的。」


浏览更多最新时事资讯,请登上广东话节目 Facebook 专页,或订阅广东话节目 Telegram 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