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9: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广东话

【絶地求生】中国加征限制成澳洲酒业拓展新市场契机

Source: Getty Images

随着澳贸易代表正致力与中国谈判以解决贸易争端之际,受中国入口禁令所限的澳洲酿酒业正积极寻找其可靠的国家去开展新的出口市场。

要点:

  • 中国决定对澳洲葡萄酒加征关税保证金,令本地酿酒业受沉重大击,但不少本地酒商已将目光集中于开拓新市场。
  • 除了英、美及欧盟,不少亚洲国家、印度及南非,亦有望成为澳洲葡萄酒的潜在出口国。
  • 业界亦希望见到澳洲政府落实与更多国家签署自贸协议。

据澳洲广播公司ABC引述行业机构—澳洲葡萄与葡萄酒协会的初步估计,中国决定对澳洲葡萄酒加征高达212%反倾销关税保证金的决定上个月生效后,令澳洲葡萄酒出口量骤降95%。澳洲的酿酒业现在正积极寻求以英美等国作为替代市场。

美国

总部位于南澳Clare Valley的Taylor’s葡萄酒公司,往常会其葡萄酒出口量的约20%运到中国,但是当十月份,Taylor’s在中国港口,有四个装满优质红酒的货柜箱无法清关后,该公司的负责人就意识到,需要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以外的国家。

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泰勒(Mitchell Taylor)表示,美国是出口葡萄酒的最佳选择,鉴于他们一向亦有将少量产品卖往美国,而美国亦是一个成熟的市场,他认为,向美国外销仍有增长的空间。

「我认为出口至美国将会是更加稳定的做法,因为您不会受到一如中国市场内会出现的政治问题所干预。虽然美国是一个复杂的市场,但肯定当地会有很多对质量良好的葡萄酒品牌更忠诚的爱酒之人。」

传统上在美国销量较佳的,往往是较便宜的散装酒,而不是精品酒或高档的葡萄酒,但美国曾是澳洲葡萄酒的最大出口目的地。

根据IBISworld的数据,在2016年中国取代美国之前,美国是澳洲葡萄酒的最大出口市场,英国则紧随其后。

泰勒指:「我们确实需要在一些非常负盛名的国际市场上做更多的营销活动,特别是在高端市场传达一重要信息,就是澳洲出口的葡萄酒是质量的保证。」

不过,葡萄酒行业协会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的发言人麦克莱恩(Lee McLean)表示,向美国销售澳洲葡萄酒的难度很高,因为,澳洲除了要与国加州强劲的国内红酒产量竞争之外,亦必须同其他葡萄酒生产国竞争。

根据澳洲葡萄酒协会(Wine Australia)的数据,2019年澳洲葡萄酒向美国的出口总值为4.32亿澳元,即使澳洲增加对美国的进口,也不会达到中国近年来对澳洲酒的需求规模,而澳洲在禁令前,每年平均会向中国出口超过1.3亿的葡萄酒。

麦克莱恩说:「中国消费者真的很喜欢澳洲葡萄酒,他们也愿意为此付出高昂的价格。因此,澳洲酒商想要以相同价格将如此庞大数量的酒类产品转移到其他市场,仍然是非常困难。但如果业界愿意在美国等市场持续作出努力,相信我们亦有机会见到增长。」

欧洲及英国

英国今年元旦日已正式脱欧,为澳洲与英国及欧盟签署新的贸易协定打开了方便之门。许多酿酒商则认为,若澳英锁定新协议,有望在短期内解决葡萄酒出口的问题。

澳英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6月己开始,现在英国及欧洲的代表,经已完成签定贸易协定,澳洲的官员也希望尽快可以签署落实澳英之间的协议。

根据葡萄酒协会的数据,在截至2020年6月的一年中,澳洲向英国出口葡萄酒出的销售额为3.83亿澳元。来自维州Tahbilk酒庄的普布里克(Alister Purbrick)表示,鉴于澳洲的葡萄酒在英国的受欢迎程度,两地的贸易协定若真有望减少或取消酒类关税,可以帮助澳洲立时减轻部份出口损失。

「从进口到英国的数字来看,澳洲的葡萄酒数量仍然排在世界第一,因此对我们来说,英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如果联邦政府可以锁定有关出口关税的协议,无疑亦可以在一夜之间,为酿酒业带来巨大的变化,因为澳洲酒商会突然比国际竞争对手具有更大的价格优势,可以帮助促销。」

麦克莱恩亦指,葡萄酒业也密切关注澳洲与欧盟的贸易谈判,但他指出,将本地葡萄酒出口至欧洲,成效可能不如英国。

「因为有在一些传统的葡萄酒生产国,例如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他们甚至不会看得上自己国内其他地区的葡萄酒,更不用说外国。」

但麦克莱恩指:「俄罗斯亦是一个很大的经济体,澳洲亦应在那里寻找机会,看看是否可以将一些优质葡萄酒出口到俄罗斯。」

亚洲及非洲

来自猎人谷Hunter Vally的Tyrrell's葡萄酒公司负责人泰瑞尔就指,去年是令人震惊的一年。

「年初的夏季山林大火以及新冠疫情及封锁导致当地的酿酒业出现数个月的收入损失;2020年大部分农作物亦因浓烟而失收,然后年底,业界更失去中国市场。」

其公司售予出口市场的葡萄酒中,约有25%亦会销往中国。但是,虽然出口问题感到沮丧,但泰瑞尔认为,现在亦是一个机遇,让业界寻找更可靠的国家去开拓业务。

「我认为这次机会可能会令我们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我们不想舔中国政府的鞋底,而这正正是对方想要我们做的。」

泰瑞尔说,他相信美国及英国的市场值得投资,但他的策略则是扩大在其他亚洲国家的出口,并在中亚建立全新的市场。

「中国市场经已失去,而日本,韩国,台湾,印尼及菲律宾等国家,将是我们日后重点关注的国家,最近我们亦开始拓展乌兹别克及哈萨克等国家的市场。」

但泰瑞尔认为,澳洲酒业永远无法弥补在中国市场的损失:「可以肯定的是,在规模和盈利能力上,没有其他市场可以与中国市场相比。因此,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弥补其中的一部分。 」

另一方面,印度是另一个葡萄酒需要正不断增长的国家,但当地对进口葡萄酒征收高额关税,意味着对许多生产商来说,印度市场仍未够吸引。

葡萄酒业呼吁联邦政府应与印度完成澳印全面经济合作协议的谈判,该协议在9年前已经开展谈判。

在2018-19的财政年度,澳洲对印度的葡萄酒出口总值约为900万澳元,远低于对中国出口的12亿澳元。但印度拥有13亿人口,其中有7亿人已届法定饮酒年龄,因此印度有潜力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

泰勒表示:「我们也在研究印度,因为我们感到当地的人口及经济均有增长。但印度的关税很高,因此我们支持澳洲政府开始与印度达成一些自由贸易协定。」

麦克莱恩亦视非洲视为未来几十年中不断增长的市场。

「东非有真正的商务中心,尤其是在肯尼亚等地,那里的商业社区不单有经济增长的潜力,也可以吸引很多游客。现阶段,我们有机会跳出框框,思考每一个机会,而不是再年复一年地在同一市场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