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9: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广东话

【独家】港人申请移民澳洲创近廿年新高

A protester holds a placard showing bound hands during a demonstration in Hong Kong. Source: AP

本台广东话组独家取得澳洲内政部数据,显示自去年「反送中」运动以来,申请移民澳洲的香港人创下起码17年来最多,较之前一年同期大增逾五成。

要点:

  • 港人申请澳洲永久居留签证的数目,过去一年是起码17年来最多,且较前一年同期大增五成。
  • 有学者认为,2012年是港人移民分水岭,因为中国对港政策转趋强硬,港人对「一国两制」失信心。
  • 数据亦显示,自从2012年后,申请移民澳洲的港人人数升多跌少。

本台上月曾引用香港警方数据报道,该处向港人发出申请移民必备的「良民证」数目,自去年6月「反送中」运动以后大幅增加。再加上中国在上月底(6月30日)实施「港区国安法」后,移民和留学顾问收到的查询激增。

澳洲总理莫理逊(Scott Morrison)本月9日公布,在澳洲毕业的香港留学生和临时技术签证持有人,可获延长5年签证,之后有申请永久居留的途径。

以上因素令人相信未来数年澳洲可能出现「港人移民潮」。不过,本台广东话组日前独家取得的官方数据显示,原来过去9年港人移民澳洲的人数已愈多愈多,过去一年更是起码2003年以来最多。

由于澳洲政府网站的移民数据不齐全,本台5月引用《资讯自由法》索取自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以来,港人申请澳洲永久居民签证的数据。内政部日前回覆指,早前数据无法从平常用的电脑系统取得,故按法例只提供2003年7月至今年4月的数据。

数据显示,去年7月1日至今年4月30日为止,香港人一共申请了7,264个澳洲永久居留签证,较2003年以来任何一个财政年度多,也较对上一年同期多超过五成。

若再细分各类永居签证的申请宗数,由去年7月1日至今年4月30日为止,技术移民签证、家庭团聚签证和难民签证等,均是2003年以来最多。

The number of permanent visa applications lodged each month by Hong Kong citizens during the period of 1 July 2003 to 30 April 2020.
The number of permanent visa applications lodged each month by Hong Kong citizens during the period of 1 July 2003 to 30 April 2020.
SBS

这10个月里,技术移民签证申请最多,有2,872个,且较之前一年同期增幅达92%。第二多港人申请的是家庭团聚签证,有2,392个,较之前一年同期多52%。另外有1,761人申请回流签证,多前一年10%。

值得留意的是,在这10个月里,多达145名港人申请难民签证,既是2003年以来最多,也较之前一年同期多约179%。

女护士:在香港只有生存感觉

去年在昆士兰科技大学(QUT)护理系毕业的Edith Lui,今年3月入纸申请永久居留签证。23岁的她表示,自留学以来已有移民澳洲的想法,一来她有感香港楼价高、物价贵,单凭自己力量很难负担;二来在香港当护士的工作压力大。

在香港只能生存,没有生活的感觉。

香港去年的「反送中」运动后,社会动荡更加剧了Edith移民的念头。她认为,自己不是想对政治冷感,但留在香港也难以改变大环境,「不是我一个人回去就改变到甚么,我又不会选立法会议员,何况选到也做不到甚么。」

Edith Lui
Edith Lui
Supplied

Edith说,长远而言打算在澳洲落地生根,间中回香港探望父母。然而,对于不在成长的地方生活下去,她说感到可惜,「因为童年回忆全部都在香港,在澳洲找不到一个有童年回忆的地方。」

2012年后移民情绪高涨

观乎过去17年来港人移民澳洲的趋势,大致可划分3个阶段——以2011至2012年,以及去年「反送中」运动为分水岭。

在2003年至2011年的8年里,有5年出现港人移民申请减少的情况,有增加的也不超过1%;之后9年有7年的移民申请上升,其中2019年7月至今年4月更暴升逾五成。

第一阶段:从2003年6月至今年4月期间,港人申请移民澳洲跌幅最大的两年,都发生在香港第二任特首曾荫权的任内(2005年至2012年),分别为他刚上任的2005/06年度,下跌15%,以及2007/08年度下跌约17%。

Former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Donald Tsang
Former 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Donald Tsang.
AAP-AP-Kin Cheung

申请移民人数最少的一年,也是在曾荫权任内的2010/11年度,只有约2,218人。

第二阶段:在第3任特首梁振英上台(2012年至2017年)后,申请移民澳洲人数连升3年(12%、42%和31%),人数分别为2012/13年度的2,744人、3,916人和5,137人。

The number of permanent visa applications lodged each month by Hong Kong citizens during the period of 1 July 2003 to 30 April 2020.
The number of permanent visa applications lodged each month by Hong Kong citizens during the period of 1 July 2003 to 30 April 2020.
SBS

在他下台后一年,申请移民澳洲的人数立即减少7%,但随即在2018/19年度回升5.2%。

第三阶段:在2019/20年度,即发生「反送中」运动后,单单10个月已有7,264名港人申请澳洲永久居留签证,较之前一年同期大增51.6%。

Men dress in white shirts have been filmed attacking protesters in Hong Kong. Vision on social media shows men wielding rods and beating demonstrators at Yuen Long MTR station.
Men dress in white shirts have been filmed attacking protesters at Yuen Long MTR.
SBS World News

学者:反映不信「一国两制」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向本台表示,港人移民问题一直都反映他们对「一国两制」的信心,以及对香港自由和自治的评价,这些情况在2012年转差,成为港人去留的分水岭,之后14年再出现雨伞运动、去年出现反送中。

他说:「(港人移民)或多或少反映中国对港政策,从而影响港人对『一国两制』的观感,很多人都会觉得香港的自由和自治下滑。2012年是分水岭,那年(香港)梁振英上台,同时(中国)也是习近平上台,中国更加强硬的政策令很多香港人信心受损,令很多人寻求移民。」

马岳认为,去年反送中运动发生后,港人因社会不稳定、对政府缺乏信心、对前景悲观等原因更加想移民,「现在是97年以后移民情绪最高涨的时候。2012年至13年时开始有人讲,但没多少人会付诸实际行动,现在多了人会付诸行动,而且会送子女到外国读书,叫他们别回来。」

Associate Professor of Government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
ABC

他估计,未来会有更多港人移民,他们会视乎移民政策而决定地点,例如很多上一代的人因为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而选择英国;澳洲也是重要选择,一来是英语地区,二来之前已有不少港人移居,也适合生活。

本台曾向中国外交部及香港特首办公室查询,但截稿前未获回覆。

*上文中部份年份的申请宗数出现约数,是由于部份签证分项数据少于5而多于0,内政部文件只显示「<5」。为方便统计,上文一律当作3人,与实际或有最多2人的差距──除了2007/08年度,因当年有两个分项的数据少于5而多于0,故实际或有最多4人的差距。


浏览更多最新时事资讯,请登上广东话节目 Facebook 专页,或订阅广东话节目 Telegram 频道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