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9: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广东话

澳洲「黄色经济圈」难成 黄店卖「何已完套餐」失熟客

布里斯本一間茶餐廳去年推出「何已完套餐」。 Source: Facebook

「黄色经济圈」在香港盛行,澳洲却未气候。有「黄店」店主认为,澳洲的港人散居各地,「黄色市场」不及香港庞大,而且不少上年纪的老移民接收资讯来源偏蓝,未必支持黄色理念,有些店主为了做生意「见黄讲黄话,见蓝讲蓝话」。

前言:2019年6月9日,香港100万人上街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港人担心被中国大陆视为「逃犯」遭强行送到中国。自此,香港发生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民主运动,至今未完。本台广东话组借「反送中」运动一周年,一连多日围绕运动在澳洲的各方面发展,作一系列专题报道。

前文:


【黄色经济圈】

要点:

  • 分析指「黄色经济圈」在澳洲未气候,原因在于港人散居各地,市场不集中。
  • 有「黄店」在售卖挪揄亲北京议员连任失败的餐厅后,失去一批熟客。
  • 一个团体正研究开设生意,聘请流亡澳洲的香港抗争者。
  • 下回提要:抗争者寻求庇护路阻且长

「黄色经济圈」在「反送中」运动以来形成,在圈里,消费者优先光顾同样支持民主运动的商户,部份商户会在店内张贴文宣,一些更会雇用有经济困难的年轻抗争者。根据网上平台「五一团队」统计,全港「黄店」达2,305间,上月「五一黄金周」总营业额超过1亿港元。

然而,澳洲有鲜明政治立场的港人商户买少见少,「黄店」同样一间难求。支援「反送中」的居澳港人团体「澳港联」认为,在澳洲发展「黄色经济圈」虽然有潜力,但未必容易。

澳洲地方大港人散居各处

「澳港联」发言人Dennis Tsui称,去年6月9日和9月29日全球「反送中」游行中,雪梨均有约3,000人参加,是香港以外第二多,反映有一定数量志同道合的人;但毕竟澳洲地方大,港人散居各地,「黄色经济」的市场发展起来未必容易。

Yellow Economic Circle
「澳港联」发言人Dennis Tsui。
SBS

会员人数近一万的「澳洲小香港」平台近月联络了逾100间港人开设的商户,希望结成港人商舖联网向会员提供优惠。其创办人Bosco亦跟Dennis有类似看法。他表示,澳洲的港人比例远不及香港,故虽然不少店主属「暗黄」,但会把个人政治立场和生意分开。

他认为,成为「黄店」会带来不明朗的因素,而且澳洲公众的香港的事认知未必太深,还有一些合资生意的港人老板要顾及来自中国的合伙人的想法。

老移民消费者「偏蓝」

在布里斯本,一间港式茶餐厅去年推出「执叶何已完餐」,售卖「伤心酸辣汤」、「豉汁鱿鱼炒何」等,挪揄亲北京的何君尧在区议会选举中连任失败。

何君尧是香港建制派人物,被指与去年7月21日大量持械白衣人冲入西铁元朗站殴打市民有关,但他已否认。何亦推动北京在香港引入的「港区国安法」。

Yellow Economic Circle
布里斯本一间茶餐厅推出「何已完套餐」。
Facebook

Yellow Economic Circle
一度推出的「何已完套餐」有「伤心酸辣汤」、「豉汁鱿鱼炒河」和冻柠水,「祝贺价」11.24元。揶揄11月24日落选的何君尧。
Facebook

餐厅老板Nelson Chan向本台表示,推出套餐后突然少了一批熟客,他认为因为很多老移民顾客都是立场亲建制的「蓝丝」。

不过,他说不担心推出套餐后会得罪食客,「贴得出来就不会担心的,一定会有(少了顾客)的,但也没有多想。」

他认为,一些店主难以公开做「黄店」,一个重要原因是业主不准,怕担心会引发来自不同地方的人的争执。他以自己为例,其租务条款规定他不准在当眼处张贴这类政治「文宣」,而市内华人聚居的Market Square也有类似情况。

去年5月开业、现已结业的雪梨北区Hornsby的港式餐厅「隐世冰室」,其老板R先生(化名)亦说,一些港人商户不敢表态,是因为要「生意行先」,为了做生意「见黄(顾客)讲黄话,见蓝讲蓝话」,「澳洲好多上一辈仍然收看TVB,从WeChat(中国社交通讯程式)接收资讯,他们不清楚香港在发生甚么事。」

Yellow Economic Circle
位于雪梨北区Hornsby的隐世冰室,现已结业。
Google Maps

他又认为,在消费者角度也难以只光顾「黄店」,例如他购买食材时,卖家一定与中国大陆有关,一般消费者去的亚洲超市又很多是中国人来经营,「连去(本地超市)Woolworths买包热浪,(经销商)也是(被指「蓝店的」)四洲的。」

去年「反送中」运动开始后,「隐世冰室」在店内张贴替香港社运支援基金「星火同盟」募捐的海报,收到了数百元捐款,他说当时有人特意来捐100元。在中文大学冲突事件后,他痛心得暂时关门一天。

他说,自己的客户多是港人,但即使因为公开「黄店」身份而得罪其他客人也无所谓,「本身都唔想做『非黄客』的生意……我们很肉痛香港很多后生仔,他们为未来几代人牺牲和抗争,我们这些(损失)又算甚么?」

团体计划开店聘流亡港人

香港的部份「黄店」会聘用经济拮据的年轻抗争者,台湾更有由港人抗争者义务律师黄国桐(Daniel Wong)在4月开设的「保护伞」茶餐厅(Aegis),聘请多名流亡台湾的香港抗争者,支持他们的生活。

Taipei restaurant "Aegis"
The Taipei restaurant "Aegis" offers work opportunities to Hong Kongers seeking political asylum in Taiwan.
Aegis

「澳港联」的Dennis表示,他们亦正筹备成立法人组织,一方面成立一门生意,以类似台湾的「保护伞」聘用流亡澳洲或需要支援的港人;另一方面配对价值观相近的雇主和流亡澳洲的港人。

Dennis说,希望日后透过这门生意协助在海外孤身一人的抗争者,可过回正常的生活。

至于配对流亡人士与雇主,他说会先对雇主做背景审查,以免对流亡者造成危险,若成功的话便有助他们重建生活,「如果有100个人(流亡港人)在雪梨,每间公司都想请一个香港人,(澳港联)就可以帮助他们配对。」

下回提要:香港一些年轻抗争者因在参与「反送中」运动被捕,担心遭到政治迫害,逐流亡澳洲希望获得庇护。然而,过往几年获得难民签证的港人数目奇低,有本地移民顾问解释其原因,并表示即使曾经被捕也非断绝了其他移民的出路。


浏览更多最新时事资讯,请登上广东话节目 Facebook 专页或订阅广东话节目Telegram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