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9: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廣東話

居澳港人組國會遊說團 促成啟動《人權法案》諮詢

Australia-Hong Kong Link's members and supporters at Parliament House in Canberra. Source: Australia-Hong Kong Link

《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在上屆國會「胎死腹中」,去年「反送中」運動後,一個成員散居全澳洲各地的港人團體,多番到堪培拉展開遊說工作,希望透過訂立《人權法》來制裁侵犯人權的中國和香港官員,最終國會展開立法前諮詢工作。

前言:2019年6月9日,香港100萬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港人擔心被中國大陸視為「逃犯」遭強行送到中國。自此,香港發生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民主運動,至今未完。本台廣東話組藉「反送中」運動一周年,一連多日圍繞運動在澳洲的各方面發展,作一系列專題報道。

本系列其餘報道:


【國際線•下】

要點:

  • 居澳港人團體「澳港聯」去年起推動《人權法》,希望藉此提高中共的管治成本。
  • 《無聲的入侵》作者則認為,外國的制裁無阻中國全面控制香港。
  • 不過,大量香港人移居澳洲後,北京在澳洲的統戰工作也會變得困難。
  • 下回提要:澳洲「黃色經濟圈」

《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去年「起死回生」,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由居澳港人組成的平台「澳港聯」是推手之一。

它的一名發言人Dennis Tsui向本台廣東話組表示,當年是一批關心香港政事的居澳港人聚合起來,但2014年之後香港政治環境轉趨平靜,「澳港聯」也不再活躍,直至去年「反送中」運動後,各地約10名核心成員再次分工合作,支援香港民主發展。

他們的一項主要工作,是遊說國會議員重啟《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的立法程序。Dennis表示,自「反送中」運動以來,其代表三度前往國會,第一次是在10月,當時他們已遊說議員仿效美國訂立《人權法》。

他說,訂立《人權法》並非只為香港,因為如果世界各國都訂立了這條法例而惟獨澳洲沒有,「那麼違反人權、打擊人權、洗黑錢的人會來澳,對澳洲不是好事。」

第一次赴國會後的兩個月,澳港聯代表再聯同出訪澳洲的香港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前議員李卓人,以及民陣副召集人黎恩灝,向國會議員講解香港最新社會及人權狀況。

Hong Kong pro-democracy movement leaders Dennis Tsui, Jeremy Tam, Cheuk-Yan Lee and Eric Lai met with Liberal MP Tim Wilson (centre) at Parliament House.
Hong Kong pro-democracy movement leaders Dennis Tsui, Jeremy Tam, Cheuk-Yan Lee and Eric Lai met with Liberal MP Tim Wilson (centre) at Parliament House.
Supplied: Australia-Hong Kong Link

譚文豪日前接受本台訪問時說,澳洲最終是否立法是其國內事務,但認為澳港兩地的人和商貿交流緊密,香港遭殃也會影響澳洲利益,「例如『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澳洲在港的投資環境變得不穩定,觸犯『國安法』的澳洲人亦可能受到刑罰。」

Dennis亦認為,在歐美多國均通過了《人權法案》後,價值觀與它們相近的澳洲和新西蘭如再不立法,便會有壓力。

今年4月30日,他和澳洲維港的代表出席因應疫情改為視像舉行的公聽會。同場還有維州維吾爾族協會的代表發言。

Dennis表示,會議後他們按會上議員要求,補交有關香港社會狀況的資料,包括香港警察涉濫暴的情況,以及有留學生回港時在機場被警員截停盤問回港目的等。

堪培拉Charles Sturt大學教授、曾撰寫《無聲的入侵》(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一書揭露北京滲透澳洲工作的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接受本台SBS廣東話節目專訪時表示,澳洲應該要訂立《人權法》。

Author Clive Hamilton: ''The reason they've decided not to publish this book is the very reason the book needs to be published.''
Clive Hamilton
Fairfax Media/ Rohan Thomson

他稱:「一如其他西方國家,澳洲應該對嚴重侵犯人權的個人和官員,實施《馬格尼茨基》式的制裁,而這種人愈來愈可能是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官員。」

漢密爾頓又認為,目前澳洲籍港人回香港時,面對愈來愈大的被捕和騷擾的風險,香港在北京管治下遠較以往不安全。

像我這樣的人已經避免去香港,害怕遭到任意拘捕。現在風險較以往大得多。

去年12月,外長派恩(Marise Payne)委託國會外交國防及貿易事務常設委員會展開調查,以決定是否訂立《人權法》。

團體冀居澳港人反映意見

根據國會網站,上述委員會已舉行4場公眾聽證會。澳港聯的Dennis表示,所有公聽會諮詢完結後,法案終會交到國會參眾兩院討論,這段時間他們會加緊向議員遊說,包括在非會期到議員的地區辦事處見面,希望集齊足夠通過法案的票數。

他又稱,希望澳籍港人去信本地議員表達想法,當每個議員均收到數封這些信件時,便可能在議會中提出討論,「由下而上」使各黨派高層了解澳籍港人的看法。

漢密爾頓也說,他預料將有大量港人移居澳洲,當泛民主陣營的社會運動者進入澳洲華人社區,中國共產黨的統戰組織和其領袖,便難以發揮影響力,「這是令人樂見的發展」。與此同時,澳洲政客是時候展示他們不會被親北京的澳洲港人噤聲。

不過,漢密爾頓認為即使受到經濟制裁,中國仍不會放棄全面控制香港。他說,北京正處於「徹底控制香港的停不下來的道路上」,該城市內所有機構都受到巨大壓力要滿足北京,包括司法和教育制度。

Riot police clash with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in Hong Kong on May 27, 2020.
Riot police clash with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in Hong Kong on May 27, 2020.
Lam Yik Fei/The New York Times

Dennis亦有類似看法。他認為即使《人權法案》通過,香港未來仍會陸續出現大型抗爭,就如過去幾年一樣,而繼續打「國際線」的目標是提高中共的操控成本,使其分身不睱,吐出香港的喘息空間。

續打「國際線」爭港喘息空間

他以今年初的台灣總統選舉為例,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曾到香港拜訪中聯辦,被指立場親共,而民進黨的蔡英文一度民望低迷,惟香港發生「反送中」後,多番表態支持港人民主運動的蔡以史上最高票數當選。

國際線也好,在港的香港人也好,議會也好,當大家堅守崗位,立穩原則,同心合力提升其管治成本,終有一日會爆煲,起碼迫使中國交還在《基本法》中承諾的民主自由,到時再決定下一步是要香港獨立、普選,還是回到九七前的模樣等選項。

有關中國對澳洲等國的裁制和施壓的回應,本台分別以電郵和電話向中國駐澳大使館查詢,惟截稿前未獲回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本月1日在記者會上稱,香港事務屬中國內政,外國無權干涉,「(中國政府)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

港議員冀澳洲予惠港移民政策

在達成民主目標之前,Dennis、漢密爾頓和譚文豪,均希望澳洲政府或在澳港人協助被迫移民到本地的港人。

漢密爾頓表示,北京已有決心消除香港一切民主,過去在澳洲等國生活的港人一直支援香港民主運動,但現在已進入一個新的局勢。

在我看來,專注力應該轉移向幫助那些決定無法在家園裡自由生活、想移民澳洲或其他地方的人。

譚文豪則希望澳洲政府推出一些實際的措施協助港人,例如當年輕抗爭者要離開香港,澳洲會否「給予方便」,改變政策讓他們更易前來就學或定居。

澳洲外交部發言人向本台表示,在解除疫情限制措施後,港人可以申請一系列簽證來澳洲工作和居住。

下回提要:將政治理念融入消費習慣,形成了香港的「黃色經濟圈」,但澳洲要找一間「黃店」並不容易。本台訪問的其中一間在做了較明確的表態後,隨即要承擔後果,反映澳洲「黃圈」難成。在這種氣氛下,有組織正籌備開設一間類似台灣「保護傘」茶餐廳的商店,計劃聘請流亡澳洲的香港抗爭者,以助他們維持生計。


瀏覽更多最新時事資訊,請登上廣東話節目 Facebook 專頁,或訂閱廣東話節目 Telegram 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