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9: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廣東話
我不是名人

港二代「斜棟青年」疫情下用流利廣東話幫有需要群體

Source:

很多香港移民很早已到澳洲落地生根,不少人對俗稱ABC的「華人二代」都有某程度的刻板印象,認為他們不諳中文、或者會說話時一定是「中英兼雜」,但今集【我不是名人】的嘉賓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這些迷思,因他不但樂意身兼多職做「斜棟青年」、而疫情期間,他更加入政府的團隊,善用其流利的廣東話向有需要市民講解防疫的情況。

所謂的「斜棟青年」是近年出現的潮語(台灣稱之為「斜槓族」),這說法是衍生自斜槓符號「/」的英文「Slash」、形容身兼多職而並樂意以不同臨時或兼職工作過活的人士。

而今集的嘉賓、在澳洲土生土長的Andy就表示,由於他自少就熱愛音樂,而他在大學修讀音樂課,畢業後亦順利成章、成為一名鋼琴老師,亦間接開啓了他的「斜棟人生」。Andy亦指,他目前正身兼五份不同的兼職。

「因為我本身是音樂系畢業,之後就主要教鋼琴,而我同時亦是一名健身教練、有治療按摩牌,同時亦是新州衛生廳的社區輔助員、有經營小生意。」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稱ABC)說話一定是「中英兼雜」?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這些迷思,因他不但樂意身兼多職做「斜棟青年」、而疫情期間,他更加入政府的團隊,善用其流利的廣東話向有需要市民講解防疫的情況。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稱ABC)說話一定是「中英兼雜」?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這些迷思,因他不但樂意身兼多職做「斜棟青年」、而疫情期間,他更加入政府的團隊,善用其流利的廣東話向有需要市民講解防疫的情況。
Facebook/Andy Fung

「教琴老師通常都是會在下午才有學生來學習—因為他們一般會在放學後才學琴,因此,在日期我會有不少空餘的時間。但因為時間並不能配合,若要找另一份全職的工作則並不一可行,因此,我就決定做多幾份工時較短的工作,亦希望可以有更多元化。」

「其實我是享受這種工作的方式,因為這樣我可以更易安排時間,想上班就上班,否則就可以安排其他節目;亦因為工作時間更有彈性,令我亦可以自行分配作息的時間。」

「事實上,因為工時短及其彈性,好多時我甚至不覺得自己是在上班。」

雖然「斜棟」的生活方式,近幾年在美國、台灣及香港盛行,並成為輿論的焦點,但這種身兼多職的工作情質,在澳洲則似乎並非主流,自少在Andy所認識的朋友之間,他亦自覺自己是唯一的「斜棟青年」。

「其實我還未認識到和我採取同樣工作方式的朋友,特別在澳洲,我的朋友都是做一份職業,或者他們亦可能會在工作外進行些少投資,但投資亦並非職業。」

除了教琴之外,他亦是有牌的健身教練及治療按摩師,他亦指,在疫情下由於他深信網上教學對學生並不是最有利,因為令他教學的工作幾乎停頓,而積極的Andy則趁此機會,投身「新州衛生廳社區輔助工作員」的工作。

「因為我本身能說廣東話,亦可以講普通話,當局就需要像我一樣能操多種語言的人,到疫苗中心,幫有需要的人作簡單的翻譯,或者向他們講解有關疫苗的資訊。」

「完成基本的訓練後,我們主要是幫護士,因為有不少護士並不會說廣東話,而若有不說英語的人士前來打疫苗時,我們就可以成為兩者之間的溝通橋樑,用中英雙語為對方作適度的翻譯,但我們就並不能稱作正式的翻譯員。」

「其實需要我們幫助的人都不少,而我們亦需要到不同的區域工作,例如以我身在的雪梨衛生區為例,我們服務的地區範圍其實較廣,而除了疫苗中心,我們有時亦需要前往一些長者護理中心、為確診長者作翻譯,所以服務的對象,亦並不止於疫苗中心內人士。」

由於Andy的工作,需要用上大量廣東話為社區服務的人士,而Andy作為在澳洲出生的港人二代,以廣東話溝通卻毫無難度,因為他除了與家人用廣東溝通之外,其實他亦不斷以自己方式自修。

「通常會多看電視(的廣東話節目)、或者到卡拉OK唱廣東歌、甚至看中文報紙,令到我說廣東話的水準得以維持,而我與家人溝通時,亦會盡量用廣東話。」

「至於普通話,因為我以前亦有上中文學校的普通話班,而我亦有說普通話的朋友,我亦會盡量用普通話與他們交談;而現時,教琴或教健身時,亦多了說普通話的客人,亦要以普通話向他們講解。」

「所以,(在社區服務的工作上),說廣東話的部份基本是沒有問題,反而在用普通話時,就較為有難度,但若與到此情況,我們亦通常亦可以直接致電給普通話的翻譯,要求他們作支援,與病人與翻譯直接溝通。」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稱ABC)說話一定是「中英兼雜」?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這些迷思,因他不但樂意身兼多職做「斜棟青年」、而疫情期間,他更加入政府的團隊,善用其流利的廣東話向有需要市民講解防疫的情況。
澳洲出生的港二代(俗稱ABC)說話一定是「中英兼雜」?溤文俊(Andy)就打破了這些迷思,因他不但樂意身兼多職做「斜棟青年」、而疫情期間,他更加入政府的團隊,善用其流利的廣東話向有需要市民講解防疫的情況。
Facebook/Andy Fung

對Andy而言,身兼多份臨時職業的收入相對地不穩定,但換來的卻是較高的收入,與更自由的時間安排。

「因為這樣的安排,工時上比較鬆動,而我自己亦樂意有此自由,相反,要我長時間坐在辦工室工作,我可能做不到。」

而Andy在疫情期間,亦同時開展了網上售賣糖水的生意,而他亦直言,有機會的話,仍然可能會再尋求其他工作與專業證書。

更多訪問內容,請留意【我不是名人】的足本錄音。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港二代「斜棟青年」疫情下用流利廣東話幫有需要群體 18/01/2022 21:05 ...
【路難行無阻記者夢】畢業生堅持向澳洲主流媒體投稿報「中國新聞」 17/05/2022 22:43 ...
從教書匠到太極師傅 張繼沛人生新路向繼續傳揚中華文化 09/05/2022 34:06 ...
【我不是名人】鄭曦鴻 — 立地成佛 一日戒除廿年機癮 03/05/2022 31:39 ...
【我不是名人】王允楠分享在寄宿家庭居住的經驗 19/04/2022 28:58 ...
【菲傭變養母】童年缺愛變自強 「不能改變現實就改變自己」 07/04/2022 31:13 ...
雪梨港人牙醫:曾助戒毒病人剝24隻爛牙 重建自信展笑顏 25/03/2022 21:21 ...
【專訪】港人西餅師單挑五星級大廚 全澳結婚蛋糕比賽奪冠 12/03/2022 20:33 ...
【澳網後專訪】由大肥仔到「世一」 黃澤林擬棄哈佛轉攻職業賽 04/02/2022 21:53 ...
【我不是名人】勿以善小而不為 從藝術認識澳洲文化 10/01/2022 22:27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