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9: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廣東話

傳統移民路行不通 港人辦澳洲「全球人才簽證」極速獲批

【移民路多舛】香港企問改辦「全球人才簽證」四個月內獲批 Source: "Cathay Pacific Cargo Boeing 747-800F; B-LJB@SYD;31.07.2012/666cl" by Aero Icarus is licensed under CC BY-SA 2.0

澳洲在大約2年前開展一個「全球人才簽證計劃」,今集【我不是名人】的主角—來自香港的企業顧問梁宛盈Hori,就因申請其他簽署的渠道因不同原因而多番受阻、轉為申辦「全球人才簽證」(Global Talent Independent Program, 以下簡稱GTI),結果卻因禍得褔,四個月內就成功獲批。

「我在(去年)六月得知有此簽證後,用了二個月時問去準備相關的資料⋯⋯到正式提出申請是在八月初才呈交我的申請意向書(Expression of interest)。」

「而我在三至四日後已獲得當局的回覆,要求我開始進入下一階段—去找推薦人,簡單來說,我在八月提交意向書,十二月初已成功獲批簽證,前前後後是四個月內的事。傳統上申請技術移民簽證,可能要九個月以上才獲得回覆,所以,GTI是絶對較其他簽證為快。」

「而我的個案更是特別快,因為政府在2019年才開始GTI的計劃,而我在上年申請,可能申請的個案數量當時還未算太多,加上澳洲政府有言在先,表示會優先處理香港人的GTI申請,因此對我的個案相對有幫助。」

但在此之前,Hori亦因為多次申請其他簽證均受阻,而感到心灰意冷。

「最初我們亦打算用最傳統的方法去申請移民—著手申請『技術移民簽證』、並在四年前遞交過移民申請意向書,但可能是因為我不夠分數,之後就好似再沒有甚麼消息了。期間,我亦曾嘗試過找顧主擔保,但亦因疫情的關係,顧主擔保方面亦變得不了了知。」

「當時我已去到一個心灰意冷的階段,但卻仍想再試多一次,於是就找了另外一個移民中介(再想辦法),對方是一個澳洲的移民律師—專門協助海外人士申請移民。開始時我亦只想問多個意見,看看若我還想申請技術移民時,還有甚麼事情可以再做以獲取更高的分數。」

「那時候我還未十分清楚GTI是怎樣一回事,中介當時卻向我表示,『若果你仍想用技術移民,很抱歉—情況會相當困難,因為基本上澳洲當局在疫情下已盡量削減名額。』而他當時就問我是否有興趣申請這個簽證計劃。」

根據聯邦政府的網頁顯示:「全球人才簽證計劃—亦稱為全球人才獨立計劃,計劃是簡化的簽證途徑,旨在供應給高技能專業人士在澳洲工作及永久居住。」

「澳洲正在尋找在對未來最有貢獻的十個工作領域中、最聰明及最優秀的全球人才⋯⋯通過該計劃,有才華的人將獲得永久居留權,在澳洲開始他們的新生活。」

Hori在最初亦與好多人一樣,認為GTI的門檻甚高,不過,由於Hori多年來一直從事企業目項管理及商業分析等工作,她一直亦參與管理商企的電腦系統的工作,所以她被視為是網絡與傳訊科技專才。而她在詳細了解情況,及花了足足兩個月時間,去準備對申請該簽證有利的證據及文件後,她認為申請的過程並沒有當初想象般困難。

「我當聽要邀請『全球人才』,亦閱讀過政府的網頁、知得當局希望找尋特殊領域的專才,當中亦提到包括航天科技、生物科技、農業科技、或者涉及網絡保安方面的工作。這些對我來說都好像很遙不可及的事情、亦覺得好像要在國際論壇上曾進行過演講,或出過研究論文的專才,或者要好像科學家一樣的成就才能申請。」

「但當我開始申請及再了解多些後,就發現其實它亦並非如想象般『離地』,而我當時是用ICT(網絡與傳訊科技)作申請,當時這項仍然屬於十項可以申請的領域範圍,但之後網頁內的範圍好像有更改,而我當時則以ICT這個領域成功申請到,其實過程亦沒有我想象中困難。」

澳洲政府的網頁內現已更新的十個目標行業包括:資源、農業食品和農業科技、健康產業、國防先進技術與航天、循環(廢物利用)經濟、數碼科技、基礎設施和旅遊、金融服務及科技、以及教育。

Hori認為,疫情反而亦令她的移民之路「因禍得褔」。

「之前我工作的企業顧問公司,本身亦是一間澳洲公司,我也曾嘗試要求公司為我申請僱主擔保,讓我可以用工作簽證先來澳洲,當時已初步成事,布里斯本的公司對我亦很有興趣,並希望我能盡快到當地。」

「而當大家磋商差不多成功之時就爆發疫症,首先是各地封關,同一時間,大家亦有很多不確定性—因為連工作亦未知是否穩定—當時布里斯本公司方面亦有太多未知之數的情況下,我的申請亦就此告吹,所以我才會再找中介,並開始申請GTI。」

「現在回想,我會形容有點是『塞翁失馬、焉之非褔』,因為若果我成功經我公司到布里斯本,首先是因經公司推薦,所以我並沒有太大自由度,若我離開公司失去了推薦的名額,我就要馬上回香港。」

「或者即使我成功在當地工作好幾年,我亦要再問公司去贊助我申請移民才能成為永久居民,亦不知未來公司是否會願意成為我的贊助人,最終是否要舉家返回香港亦是未知之數。」

「另外,因為當時的計劃是我先移居澳洲,待一切安排好後才接家人過來,如果當時我來澳洲後就爆發疫症,一來我必須與家人分隔二地,二來若疫情持續而影響到我的工作,我亦分分鐘要立刻打道回府。」

「相反,GTI的申請是沒有地域限制,即我不用綁死在某一地點或某一顧主,所以這簽證對我而言,自由度是最大。」

Hori亦在今年六月中舉家移民至雪梨,想詳細了解Hori的移民故事,請留意足本錄音訪問。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傳統移民路行不通 港人辦澳洲「全球人才簽證」極速獲批 06/07/2021 22:09 ...
【文化360】之《朝與代的分別》 16/01/2022 10:40 ...
SBS 中文新聞 (1月15日) 15/01/2022 10:58 ...
「觀賞價值高」的素馨葉白英 15/01/2022 12:28 ...
墨爾本夏季活動大人小童都「啱玩」 15/01/2022 24:41 ...
SBS 新聞簡報(1月14日) 14/01/2022 06:50 ...
【疫苗快報】世衞籲加強劑非良策(1月14日) 14/01/2022 07:37 ...
專家指快速抗原檢測結果自行上報漏洞多 14/01/2022 22:58 ...
國際學生簽證持有人獲延長工時彌補勞動力不足 14/01/2022 05:00 ...
疫情下阿德雷德大型單車盛事規模大減 14/01/2022 08:03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