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9: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廣東話

澳洲父母簽證規定「拆散家庭」?

Can worries that if his parents are made to fly out of Australia, they may not be able to get back in. Source: SBS News

根據聯邦政府目前的規定,一些尋求143父母類別簽證的人士在當局決定其簽證申請結果時,申請人必須在澳洲國境以外。但是,隨著新冠疫情爆發,有不少人希望政府能夠改變有關的規定。

要點:

  • 根據聯邦政府目前規定,143父母類別簽證人士在當局決定其簽證申請結果時,申請人必須在澳洲國境以外。
  • 聯邦政府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更改有關規定,讓申請人可在澳洲境內獲得簽證。
  • 內政部指,父母簽證申請人並沒有被包括在政府的臨時優待申請類別中,是因為父母並非直系親屬。

 

聯邦政府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更改有關的家庭簽證計劃,允許申請人繼續在澳洲境內獲得簽證。而上個月,政府經已對一些伴侶簽證申請人作出暫時性的讓步,但另一些家庭類別的簽證申請人仍然感到十分沮喪。

居住在墨爾本的Can Liu和Julie Jin夫婦在新冠疫情封鎖期間,讓他們可以有更多時間與Can的父母一起。他的父母來自中國,自去年5月以來一直住在澳洲,並正申請143父母類別簽證。但他們對聯邦政府要求申請人需要在海外獲得簽證的要求感到擔憂。

Julie Jin對 SBS新聞部表示: 『我丈夫的雙親申請了有關的父母簽證經已有六年半的時間,目前正處於申請的最後階段。』

『目前,移民部通知他們需在兩個月內離開澳洲,否則他們的申請將會被拒。』

她說,他們為申請簽證經已花費了近$100,000元, 當中並不包括來往中國及澳洲額外的數萬元旅費。

Julie Jin說:『以往申請人一般只要往巴厘島度假兩到三天,然後等候政府的批准是很容易的,但是目前的情況就比較困難。他們必須離開澳洲後才能可以重新永久進入澳洲。』

Julie Jin說,除了必須在返回澳洲時進行檢疫外,如果新冠疫情令更多地方的邊境關閉或有更多航班被取消,兩位老人家亦有可能被困在海外。

Can Liu和Julie Jin表示,由於兩人都是全職工作,所以能夠得到父母的幫助看顧他們年幼的女兒是很重要。而對於父母要在疫情期間離開, 他們都感到「非常擔心」。

居住在墨爾本的Can Liu和Julie Jin夫婦
居住在墨爾本的Can Liu和Julie Jin夫婦
SBS News

工黨議員希爾(Julian Hill)認為政府需要更改有關的規定。

他對SBS新聞部說:『強迫一些家庭在疫情期間飛往海外,然後回來進行隔離檢疫以獲得簽證,這是瘋狂的(做法)。』

他又說: 『(移民)部長其實只要大筆一揮便可成事,所以他應該立即採取行動。現時,正有成千上萬的澳洲家庭在聖誕節前夕,擔憂他們年邁的父母需要被迫離開澳洲、付出昂貴的航班費用、有被困海外的風險,並且亦浪費了本地隔離檢疫的一個位置。』

他說: 『他們應該給這些人簽證。』

Julie Jin說, 她感覺現時她的家人是在「沒有明顯原因」之下被「拆散」。

她說:『在我們的文化和許多移民社區的文化中,父母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我希望政府能照顧在疫情期間一些脆弱的人士,並照顧一些將成為我們社區一部分的人。』

聯邦政府於上個月取消了申請伴侶簽證的人士要離境的要求,Julie Jin說, 她亦希望政府能夠將這項豁免包括父母。

內政部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政府在考慮簽證申請時亦會「考慮到由疫情所引起的問題。」

聲明又表示:『簽證申請人會被給予更多的時間來完成必要的要求,包括目前在批准簽證時,申請人必須離境的任何要求。』

聲明又補充說,該部門「一般不會」要求申請人要離開澳洲國境,以達到批准簽證的標準,雖然政府曾經在一些個別的情況下,在今年年初新冠疫情開始之前,可能會要求申請人必需暫時離開澳洲往海外等候申請。

發言人又說,父母簽證申請人並沒有被包括在政府的臨時優待申請類別中,是因為父母並非直系親屬。

該聲明指:『直系家庭成員包括配偶、同居伴侶、受撫養的孩童和法定監護人。』


瀏覽更多最新時事資訊,請登上廣東話節目 Facebook 專頁或訂閱廣東話節目Telegram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