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9: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廣東話

流亡港人憂人身安全 申請難民簽證亦艱難

Source: iStockphoto

「反送中」運動中近9,000人被拘捕,亦有部份未曾被捕過的抗爭者擔心遭政治迫害,開始流亡海外。身在澳洲的一部份流亡者,雖然呼吸著自由空氣,面對的處境卻是毫不輕鬆。

前言:2019年6月9日,香港100萬人上街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港人擔心被中國大陸視為「逃犯」遭強行送到中國。自此,香港發生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民主運動,至今未完。本台廣東話組藉「反送中」運動一周年,一連多日圍繞運動在澳洲的各方面發展,作一系列專題報道。

本系列其餘報道:


【難民路難行】

要點:

  • 南澳一警員「自拍撐港警」後,一些流亡澳洲的香港人擔心人身安全。
  • 過去半年,有最少62名港人向澳洲政府申請庇護。
  • 本地移民顧問表示,政治難民簽證申請人要證明會受不公審訊且危及生命。
  • 下回提要:只留澳籍保平安?

香港《頭條日報》報道,自去年「反送中」運動開始以來,已有8,981人被拘捕,其中約1,700人被起訴。此外,一些人雖然未有被捕,但亦擔心遭到「秋後算帳」,遂決定流亡海外。

早前香港傳媒《壹週刊》報道,有香港的大學生於理大衝突中被捕,隨即倉卒逃亡澳洲,只有數小時與家人道別,抵澳後又遭無牌移民代理公開資料及僱主欺壓。

本台曾透過多名中間人,嘗試聯絡正流亡澳洲的香港年輕抗爭者,希望了解他們的近況。然而,一名幫助流亡港人的中間人表示,最近國際警察協會(IPA)刊登了南澳一名警員舉起寫有「支持香港警察」的紙張的照片,令一些流亡者擔心人身安全而暫時不敢受訪。

南澳警務處長史蒂文斯(Grant Stevens)上月底表示,該照片是在未得南澳警方同意下拍攝,而當局已展開紀律調查。

Hong Kong protests
Riot police pepper spray while clashing with a group of mediators during demonstrations in Hong Kong
Getty Images

支援「反送中」運動的居澳港人團體「澳港聯」,早前發起募捐禮品卡活動,協助正流亡澳洲的香港年輕抗爭者。

「澳港聯」的雪梨發言人Dennis Cheung向本台表示,已收到價值四位數的禮品卡,包括超市現金券和交通卡,並轉交給有經濟困難的流亡者。

他說,在「衣、食、住、行」四方面,一般流亡者都帶有數套衣服過來澳洲,目前通常暫住別人家中,故這兩方面問題較小,而發放禮品卡可助他們解決「食和行」的問題。

Dennis又表示,長遠會成立法人組織,一方面成立一門生意,以類似台灣的「保護傘」聘用流亡澳洲或需要支援的港人;另一方面配對價值觀相近的僱主和流亡澳洲的港人。

半年來62港人申澳洲庇護

根據澳洲內政部網站的公開數據,由去年11月至今年4月的半年內,有最少62名港人申請庇護。

然而,由2015年7月至今年3月31日期間,沒有一個香港出生的人獲得難民簽證而定居澳洲,顯示要走「政治難民」這條路並不容易。

澳洲註冊移民顧問黃逸卓(Richard Wong)向本台廣東話組表示,難民簽證的申請門檻雖然低,但要成功的門檻非常高,相比其他更易有人命傷亡的國家,港人較易遭拒批簽證。

要能證明受不公審訊且危及生命

他提醒,無論任何理由,「被拘捕」本身不會構成可申請難民簽證的條件,內政部會考慮該人能否獲得公平審訊,而不公審訊又會否危害其生命,提出證據來說服內政部是申請人的責任,惟香港相比其他國家的司法制度仍有一定水平,故「絕非單憑被捕就可以申請庇護」。

黃逸卓提到,他曾看過一個馬來西亞人申請難民簽證被拒的信件,申請人向當局表示自己受到種族迫害,而政府在拒簽信中逐點反駁。

它(政府)不會很簡單一二三便拒絕你的申請,例如你說到在馬來西亞受種族迫害,它會像歷史書一樣分析馬來西亞有多少個種族、它的分佈等。如果你提出三句(受迫害)理據,它可能會用三頁紙來回應那三句。

黃逸卓說,如果真的要申請難民簽證,應找有豐富經驗的《人權法》律師協助,千萬不要濫用制度,因為一來當很多來自同一地方的申請人都被拒簽時,政府便會加強警覺,日後有可能會收緊審批;二來如果被拒簽時身在澳洲境內,上訴又失敗的話,再難申請其他簽證。

澳洲難民議會(RCOA)行政總裁包亞(Paul Power)亦表示,很多人以為申請難民簽證可能是延長留在澳洲的方法。

Refugee Council of Australia chief executive Paul Power said the government had to ease the cramped conditions.
Refugee Council of Australia chief executive Paul Power
Supplied.

他說:「我們聽過一些傳聞,說一些人對難民審批程序有錯誤印象,或被給予錯誤資訊。他們不明白其處境不太可能成功。」他說,獲得難民身份的人,都獲得良好的意見,並且能說明他們遭受迫害。

部份申請人等3年才有面試

另一方面,當局審批難民申請的時間頗長。雖然內政部網站未有交代最新的審批時間,但根據它在2018年向參議院提交的數據,平均審批時間長達257日或8個月。

尋求庇護者資源中心(ASRC)的高級律師薩拉瓦那穆圖(Rachel Saravanamuthu)更說,部份人要等最少3年才獲得面試。

被定罪仍可能申請其他簽證

如果難民路不通,被定罪過的人又是否無法申請其他簽證?

黃逸卓表示,不要以為被定罪過便不可能移民,因為《移民法》並無列明若有刑事案底便不可獲批。

他說,當局主要考慮申請人能否通過品格審查,特別是被判刑短於12個月的人,若能證明案情並非嚴重、對澳洲不構成威脅、申請人對澳洲社會可有貢獻等因素,仍有機會獲得簽證。

澳洲內政部向本台表示,每項人道援助都是按逐個個案考慮。

根據香港警務處向本台提供的資料,去年6月(「反送中」運動開始的月份)到今年5月期間,一共批出3萬589張「無犯罪紀錄證明書」(俗稱「良民證」),以供申請人向其他國家申請各類入境簽證,數字較之前一年同期增加28%,亦是最少自2010年以來最多。

截至去年6月前的近10年裡,香港警方單月最多發出2,363張「良民證」(2018年8月),但由去年7月至12月期間,警方每個月發出的「良民證」數目均超過3,000張。

The number of the Certificates of No Criminal Conviction issued by Hong Kong Police Force
The number of the Certificates of No Criminal Conviction issued by Hong Kong Police Force.
SBS

下回提要:香港入境處表明,持有外國護照的中國公民在香港不受外國領事保護,除非已申報「國籍變更」並獲批。根據本台取得的數據,過去一年申報「國籍變更」的澳籍港人大幅增加。有港人表示擔心在香港求助無門,遂決定只保留澳洲籍。


瀏覽更多最新時事資訊,請登上廣東話節目 Facebook 專頁或訂閱廣東話節目Telegram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