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9: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廣東話

【專題】掘澳寶石礦掀移民潮 港人定居南澳內陸小鎮

0:00

19世紀50年代華人移民在澳洲的淘金潮,已經耳熟能詳;但超過120年之後的一次規模較小、鮮為人知的「澳寶石(opal)潮」,你又聽過未呢?一些來自香港的移民,也因為這些蘊藏的商機而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 香港的澳寶石商人在上世紀70至90年代來到南澳內陸小鎮Coober Pedy,直接與礦工進行交易。
  • 澳寶原石被帶回香港加工,然後出售,主要是銷往美國。
  • 儘管存在語言和文化差異,但本地人和定居當地的香港家庭相處得很好。

被譽為「全球澳寶之都」的Coober Pedy鎮約1700名居民,三份之二都住在地下室,以躲避炎炎夏日。不過,張焜培(Wilson Cheung)就拒絕這種顛倒生活:「因為中國的迷信,只有死人才住地下。」

張焜培在1990年來到這個小鎮,在他之前已有很多代講廣東話的移民在此留下足跡。據估計,70至90年代每年都有數十名香港澳寶商人來做生意,以供應美國和日本的龐大市場。

Wilson Cheung first arrived in Coober Pedy in the 1980s.
Wilson Cheung first arrived in Coober Pedy from Hong Kong in the 1980s.
Supplied

當地人還記得,當年在地上的旅店「很多房間」,都用來接待這些飛來飛去、在短期簽證允許下盡量停留的香港商人。

這些過客中很少人最終定居Coober Pedy,而張焜培是為數不多的嘗試親手「挖掘」財富的人之一。

「亞洲人難以適應」

張焜培帶同妻子和兩名幼子來到Coober Pedy後,繼續收購澳寶然寄回香港的加工廠家。

在當地數年,他耳聞目睹礦工挖掘一星期就賺取上百萬元,於是在1995年轉型做礦工。「我開始覺得很容易就能成為百萬富翁。」

不過,哪裡能掘到澳寶,在鎮內卻是秘密。一名本地人向SBS中文表示,有「銀行存款百萬」的礦工很不起眼地「穿著舊鞋,開著舊車」。

Rare opal fossil with no standard market value.
Rare opal fossil with no standard market value.
Tony Wong

張焜培投資購入了一部挖掘礦井的機器,之後獲得了土地租約和挖掘澳寶的許可證。

他和匈牙利礦工以及信得過的人合作。礦工掘礦,而他在地上「看管機器」。

華人在體格上不夠強壯。澳寶是岩石,非常重。Coober Pedy大部份礦工都是歐洲人。歐洲人很強壯。

蜂擁而至

定居Coober Pedy的香港澳寶商人黃通利(Tony Wong)說,掘礦不是容易的工作。

他說:「這是艱難而且危險的工作。你要有強健體魄。想想以前的礦工要下去(地下)70英呎,來來往往地找澳寶,如同大海撈針。」

他還記得有兩位年輕華人一起掘礦,其中一人在礦井操作機器時失去了一根手指,因而草草結束了短暫的冒險。「這種事在這司空見慣。」

Chinese opal trader Tony Wong (centre).
Chinese opal trader Tony Wong (centre).
Tony Wong

黃通利在1975年19歲的時候來到Coober Pedy,經歷了香港蜂擁來到小鎮的移民潮年代。

儘管香港人基本是來做澳寶貿易,但也有一些人參與掘礦。他相信「中頭獎」是需要「大量的運氣和辛勞」。

「商機」吸引華人

和淘金潮一樣,挖掘澳寶被視為直接且支出低廉的致富方法。不過,與19世紀50至60年代有4萬華人前往維州淘金相比,20世紀去Coober Pedy的華人少很多。

黃通利認為兩者很難比較:「來掘澳寶的華人都受過教育,就算不掘礦也能去市區找工作,有其他生存途經。」

Opal mine in Coober Pedy.
Opal mine in Coober Pedy.
Tony Wong

挖掘澳寶的許可證為92.50元,採礦權費用通常為50至100元,視乎租用的土地大小。

Coober Pedy礦務登記部門的寶蘭(Jacqueline Boland)表示,通常要掘地三四層才能找到澳寶。「你只需要鎬、鏟和篩就可以開始在淺層搜索。」

高級一些的礦工會花數千元挖掘30米以下的土地。寶蘭說:「再往下就是泥了。」

張焜培表示,雖然像他一樣的華人被商機所吸引,但他沒有那麼好運。「最好的一次是一年(賺到)50萬元。」

但他說,這數字和成為百萬富翁的人相比是九牛一毛。2005年,連續兩年虧損之後,他結束了掘礦工作。「對於華人,一旦知道哪裡有機會,大家就會趨之若鶩。」

多元的小鎮

自1915年成為澳寶礦基地以來,Coober Pedy有著長期的移民歷史,近年吸引了很多來自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和印度的人。

據說當地有47個國家的居民。張焜培表示,因為當地的多元文化人口,他從未遇過種族歧視。

Hong Kong opal traders would stay at the Opal Inn whenever they were in town.
Hong Kong opal traders would stay at the Opal Inn whenever they were in town.
Tony Wong

寶蘭表示,掘礦這種低成本創業吸引了很多沒有技術的非英語背景人士。

在當地長大的寶蘭,從小便在社區接觸到香港家庭。「我們有一個很大的多元文化人口。每個人都是少數,每個人都從某個地方來,大家都相處融洽。」

我記得小時候,人們開車經過花園會嚮喇叭,問『有澳寶嗎?有澳寶嗎?』

買賣雙方會討價還價,但後者往往得不到想要的價錢。寶蘭說:「澳寶礦工總是處於交易的劣勢。」

Coober Pedy, the mining town where many people live underground.
Coober Pedy, the mining town where many people live underground.
Nelson Tse

寶蘭記得上學時,同班的香港商人的子女都很友善。「有些人會來來去去。他們週末會去賭馬。」

她說,有些本地人會飛去香港見澳寶商人,他們會被招待晚餐並周圍遊覽。

疫情下掘礦再度興起

新冠疫情令Coober Pedy的旅遊業停滯,但買賣澳寶的生意仍在繼續。賣家如今轉為網上銷售,甚至通過視訊電話向買家兜售不同類型的澳寶

寶蘭說:「親自看澳寶的顏色當然最好,但如果買家需要,也會這樣做(視訊)。」

疫情期間仍在向海外熟客銷售澳寶的黃通利說:「這基於信任。」

Crystal opals.
Crystal opals.
Tony Wong

小鎮的歷史協會秘書長Jenny Davison表示,當地的掘礦潮在二戰後興起,特別是在歐洲難民之中。「他們很多都不再掘礦。有家庭的人,會在子女要上中學時搬走。」

她說,和澳洲很多遠離城市的孤立小鎮一樣,Coober Pedy也面臨無法吸引年輕勞動力的問題。「沒有太多年輕人,這(掘礦)是賭博。」

寶蘭表示,澳寶的價格並未上升到足以支撐掘礦的支出。「直至今日,礦工仍然是交易的弱勢一方。」

Everyone knows everyone in Coober Pedy, say locals.
Everyone knows everyone in Coober Pedy, say locals.

不過,寶蘭說,自疫情以來,掘礦活動有了一點恢復的跡象。Coober Pedy目前有400個採礦權登記。

商鋪在關門,人們找不到工作,只好回去挖掘澳寶

黃通利相信,即使經過百年,當地仍有很多未發現的澳寶礦。「1975年,人們就告訴我沒澳寶了。沒人相信。他們總是覺得沒澳寶了,因為已挖掘很多年。但總有人找到澳寶。」

澳寶恆久遠

儘管有些人重返Coober Pedy,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住在這個「沒變過」的小鎮。

本地人要躲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來度過夏天,而其他季節通常都是天晴。不過黃通利說:「每個人都很友善。」

作為澳寶收藏家,他此前尋找機會開設了自己的澳寶銷售生意。「我很喜歡澳寶。沒來Coober Pedy的話,我仍在(香港的)澳寶加工廠工作。」

當地大部份居民參與掘礦方面的工作,其他人則從事旅遊業、款待服務業和政府機構等行業。

Wilson Cheung inside his Chinese restaurant Opal Inn.
Wilson Cheung inside his Chinese restaurant Opal Inn.
Wilson Cheung

在澳寶行業式微後離開當地一段時間後,張焜培攜妻子重返Coober Pedy,這次他開設了澳寶城酒家。過去10年,他的餐廳以本地人最愛的蒙古牛肉、咕嚕肉招待顧客。

他的兩個子女已長大成人,留在了阿德雷德,對接手酒家或者從事澳寶行業毫無興趣。

但對於一些人而言,澳寶已成永恆。張焜培說:「就算讓我回到年輕時,我仍想挖掘澳寶。我很享受掘礦,因為賺到錢很開心,特別是你找到特別大、顏色特別好的澳寶,你會很歡喜。」

《新金山》將提供體中文、體中文、阿拉伯文、越南語和韓文字幕,並將加入SBS On Demand字幕合集。

《新金山》將在10月13日週三晚上9點30分於SBS頻道和SBS On Demand平台播出首集,在10月14日週四、20日週三和21日週四晚上9點30分繼續播出。


瀏覽更多最新時事資訊,請登上廣東話節目 Facebook 專頁MeWe 專頁Twitter 專頁,或訂閱廣東話節目 Telegram 頻道

SBS 中文堅守《SBS 行為守則》及《SBS 編採指引》,以繁體中文及簡體中文提供公平、公正、準確的新聞報道及時事資訊。作為一個公共服務廣播機構,SBS 的主要作用是提供多語種媒體服務,為全體澳洲人提供資訊、教育性及娛樂性內容,並與此同時反映澳洲多元文化社會的特色。SBS 廣東話及 SBS 普通話電台節目均已為大眾服務超過 40 年。按此進一步了解 SBS 中文。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