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两个月5名骑手死亡 华人外卖骑手讲述:“抢单是非常大的隐患”

The food delivery industry has come under increased scrutiny after a spate of deaths. Source: AAP

“单来了有12秒的倒计时,你要划开进度条,手速快就是你的,手速慢、网速慢了,就不是你的。”

新州政府周二(11月24日)晚宣布,由新州工作安全局(Safe Work NSW)和新州交通部(Transport NSW)牵头成立专项小组,对外卖送餐服务行业进行调查,了解最近新州接连发生的送餐员遇难事件是否由“可避免的风险”造成。

在此之前的短短两个月内,在悉尼和墨尔本已经连续发生5起骑手送餐途中遭意外身亡的事件——本周一、上周六,悉尼连续发生两起骑手送餐途中车祸死亡事件,此前中国公民陈小军在为熊猫外卖送餐时也遭遇不测,此外还有UberEats送餐员迪德·弗雷迪(Dede Fredy)、DoorDash送餐员Chow Khai Shien两例在送餐过程中遭遇意外死亡的事件。

这一系列不幸事件被交通运输工人工会(Transport Workers’ Union)称为“全国性的重大危机”,该工会再度呼吁更好地保护送餐骑手的安全。

送餐骑手面临哪些安全隐患?

针对周一晚间的事故,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说:“一辆载着挖掘机的卡车正从(悉尼雷德芬)克利夫兰街向左转进入查尔默斯街,这时一名骑车人出现在那里,当卡车向左转弯时,他被压在了卡车下面。”

“卡车司机甚至没有(看到他),因为骑手不在司机的前面,当卡车司机转弯的时候,骑手在司机的旁侧。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总说不要超车吗?这就是为什么。”

墨尔本一位送餐骑手David(化名)说:“自行车和摩托车相对汽车来说是相对危险,特别是天气不好的时候,是非常大的安全隐患”,“骑手的驾车习惯也会造成隐患”。

David从今年4月起与送餐平台EASI签订合同在墨尔本某华人区开始送餐,他说自己最担心的一个安全隐患是该平台的抢单系统。

“EASI是一个抢单系统,单来了有12秒的倒计时,你要划开进度条,手速快就是你的,手速慢、网速慢了,就不是你的。”

他补充说:“要收入高,就要非常高的手速、高度的注意力,抢单系统有非常大的安全隐患。”

起初David十分不习惯,因为他是驾驶汽车送餐,抢单时哪怕一秒钟的注意力不集中恐怕就会酿成悲剧,但受制于平台的这一设置,他目前只能在抢单和安全之间寻求平衡。

EASI媒体发言人Kitty 吕在接受SBS普通话节目采访时表示,老的抢单系统的确有15秒等待期,但骑手如果选择不接单,不会有降分惩罚。而旧分单模式中的抢单功能目前他们正在淘汰。

Kitty强调,“我们一直不建议在有订单的情况下再去抢单。所以,这个抢单的功能也在逐步关闭中,预计在接下来的3到6个月中会退出历史舞台,由新的智能分单系统完全代替。”

交通运输工人工会(Transport Workers’ Union)呼吁联邦政府调查网上送餐平台,并警告说,如不对外卖送餐行业进行监管,送餐骑手的死亡还将发生。

该工会列出了许多问题,例如缺乏对骑手的培训、没有提供个人防护设备,并对骑手施加压力要求在规定时间内送达。

对此,David说与平台签订合同后确实没有接受过安全培训,“但之后有发一些公众号的文章来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而且要保证自己在优先接单的列表内,送餐员必须完成每周至少70单、至少700澳元的最低指标,否则一旦被移出列表,那么平台将不再保障送餐员能接到多少订单。

“有压力在就会心急,一急的话精力就会分散,” David说。

EASI的媒体发言人Kitty表示,从今年2月开始由于订单量不断攀升,他们已恢复了除书面以外的实体培训流程,疫情期间则通过Zoom进行线上培训。培训结束后,骑手在认证前需要通过一个线上的操作安全测试,方可打开账号。

外卖送餐平台Uber Eats在回复SBS新闻时就送餐骑手死亡事件发布了一份声明:“单独来看,这起死亡事件是毁灭性的。但当与整个外卖送餐行业最近发生的其他事件一起考虑时,它更令人担忧。”

“很明显,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改善道路安全,我们致力于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另一主流外卖送餐平台Deliveroo表示,安全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并强制要求新加入平台的骑手接受关于行车安全的在线培训。

工作场所权利为何无法保障?

交通运输工人工会还表示,送餐骑手的平均工资只有最低工资的一半,而且没有得到工作场所健康和安全规定的充分保障。

David目前基本一单收入9-10澳元左右,每天25-30单,收入200-300澳元。

他坦言一天需工作12-15小时不等。

而根据公平工作委员会的决定,从2020年7月起,目前全澳最低工资为每小时19.84澳元。

David认为:“就是因为合作关系,所以不保障每个送餐员的工资符合澳洲最低时薪标准,好像有一个空白(gap)在这里。”

跟很多送餐员一样,David与送餐平台签订的是承包商(contractor)合同,而非雇佣合同。

据ABC此前报道,送餐途中因车祸身亡的中国公民陈小军也因被归为承包商而无法得到平台方赔偿。熊猫外卖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在法律上没有义务向当事人家人赔偿。

David说自上半年一起送餐员事故后,EASI已经为送餐员们购买了保险。

“保险送餐员在接送单的过程中发生意外,保证送餐员接受一个赔偿,好像每周有多少收入。”

但对于具体的条款,他并没有仔细查看。 

EASI的Kitty补充说:“送餐员可以直接通过EASI的app购买保险,根据年龄车型的不同,最低的日保费为95分澳币,可以获得包括在因为受伤后造成不能工作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可以以最高每周500澳元赔偿为受伤的送餐员提供最多一年的经济支持。”

悉尼一位不愿具名的送餐平台承包商表示,他有时间偶尔自己也会帮着送餐,据他说,在悉尼部分区域,一名送餐员一周的收入可以超过2000澳元,而一个店铺一年的保险才1700澳元左右。但是,他了解到大部分送餐司机持有的是旅游签证,对购买个人保险完全没有概念。

另一位匿名人士表示,重点不是安全保障的问题,他认为在华人送餐圈子里其实人所共知的真正问题是:大量的“黑民”身份和一些平台的奖励机制以及监管问题。

联邦劳资关系部长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已承诺在下次的工作健康和安全部会议上提出送餐员的工作场所安全和权利问题。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每位工人,无论他们的就业安排结构如何,都有权获得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并在每天结束时回家与家人团聚。”

在得知政府和行业机构对送餐员群体的关注后,David对此表示欢迎。

“我觉得这是非常积极的一面,让这个行业更加规范”,“把门槛提高,让竞争更加合理化,送餐员的安全和各方面能得到保障。”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