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侍女的故事》全回顾,带你一起迎接第四季

Elisabeth Moss as June Osborne in season 4 of 'The Handmaid's Tale'. Source: Hulu

《侍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最新一季已经让观众们等待了太久。第四季已在SBS on Demand独家播出,这篇文章将带你一同回忆前三季精彩剧情。

我们正在倒数着等待已久的《侍女的故事》第四季首映的日子。经过漫长(几乎两年!)的季终休息,该剧的忠实粉丝们急于知道在第三季大结局中的史诗级事件之后将会发生什么。

如果说我们都做好了迎接大动作的准备,那就太轻描淡写了;我们花了三季的时间在菊恩·奥斯本(伊丽莎白·莫斯饰)身上,看着她在迫使生育能力强的“堕落”妇女为国家领袖繁衍后代的残酷政权中被奴役,靠着自己的智慧求生存。在第三季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看着菊恩逐渐扩展她的世界观,克服她对女儿自由的盲目追求。在这一季里,吉拉德的人们在不断谈判中进行着权力的转移,并测试着他们交易关系的底线。也许没有比弗雷德和瑟琳娜·沃特福德(约瑟夫·费恩斯和伊冯·斯特拉霍夫斯基)夫妇更甚的了,他们的故事值得好好讨论。

新一季改编自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反乌托邦杰作的剧集侍女的故事》有望带我们走出吉拉德的家,进入革命的中心。大幕,即将拉开。

如果您还没有机会重温第三季,请熟悉下面的关键故事情节,为《侍女的故事》第四季的澳大利亚首映礼(将于4月29日星期四在SBS和SBS On Demand独家点播)做好准备。

《侍女的故事》:第三季回顾

本季由菊恩决定留在吉拉德救出汉娜开始,我们看着埃米莉抱着婴儿妮可坐在车后朝着北部边境疾驰而去。埃米莉必须在危险的水中徒步走完旅程的最后一段,在妮可被水流淹没而心跳停止片刻后,两人都赶到了安全的加拿大河岸。埃米莉带着她的珍贵“货物”妮可寻求庇护。

与此同时,菊恩被困在街上,但劳伦斯指挥官回来了,他对菊恩放弃逃跑感到疑惑。她向他表明她会逃跑——但她必须先找到女儿。菊恩潜入了麦肯锡指挥官家,警察的到来宣告汉娜今晚注定无法离开吉拉德。在和熟睡的孩子短暂温存后,菊恩在汉娜的手腕上系上红绳。菊恩遇到了汉娜的新“母亲”麦肯锡夫人,她斥责菊恩“残忍,对汉娜洗脑”。 菊恩和瑟琳娜也为妮可的命运发生了类似的争吵,瑟琳娜最终决定让妮可离开吉拉德,这让她们二人感到既难过又欣慰。这个决定也直接导致了沃特福德家中燃起的大火。瑟琳娜真的点燃了这场大火,准确来说,她点燃了那张施行受精仪式的床——太多罪恶在此发生。

弗雷德连忙编了一个故事,不揭发妻子和菊恩。若非如此,她们都会丧命。他谴责埃米莉,说她绑架了妮可,逃到了加拿大。他在吉拉德的信誉正面临考验,作为出逃侍女家庭的主人,他早已名声在外。

Burning down the house.
Burning down the house.
SBS

火灾发生后,菊恩因她试图与汉娜见面而被送到拉结与利亚中心接受惩罚,随后她被分往一个新的家庭。无奖竞猜:菊恩被分往了哪个指挥官家庭?正是劳伦斯家。他的玛莎不满地指出,并向菊恩证明,除了模糊的世界观之外,菊恩对这个世界缺乏了解。“你根本不知道这里的规则,”其中一个玛莎说。她们是对的。第三季的重头戏正是菊恩不断地扩展她对事物规则的认知。

菊恩的新女伴,虔诚的侍女奥芙马修(阿什利·拉斯洛普饰)告诉她,曾被革命军控制的芝加哥即将落入吉拉德之手。我们无从得知奥芙马修是否真的认为这是件好事。在剑桥,玛莎们通过传递信息和武器暗中帮助五月天反叛军。黑暗把革命带到了劳伦斯的家门口;一个玛莎死在了他的地下室。劳伦斯与菊恩发生了冲突,因为她引来了警察。但那时,我们已经可以看出他对菊恩影响力的觉察。

听《吉拉德之眼》深入分析每一集

菊恩下定了决心,如果想要成功,她必须变得更聪明:“如果我想活下来,”她指出,“我需要盟友,强大的盟友。”她需要拉拢劳伦斯或瑟琳娜,或者如果可能的话,让他们都加入五月天反叛军。她抓住了瑟琳娜的一个弱点(“只有母亲才能做你所做的事”),但瑟琳娜没有动摇——她告诉菊恩,她不会帮助建立反叛联盟。在一次指挥官会议上,菊恩与弗雷德和尼克(!)取得了联系,菊恩偷听到了重要的信息。劳伦斯在指挥官们面前羞辱了菊恩(当众支使她读了一本书的书脊 - 唉)。后来,菊恩试图奉承和引诱他(没有成功,他不像弗雷德那么容易受骗),他透露了实情,他对埃米莉的慷慨既不是出于反叛之心,也并非出于对女人的尊重;只是因为世界需要她卓越的科学头脑。当他为难菊恩,只允许她拯救少数刚被“收集”的女人的生命时,她比他更聪明,选择了拯救有能力对抗吉拉德的女人(“一个工程师、一个IT技术人员、一个记者、一个律师和一个小偷”)。

在一次新生儿集体施洗仪式(或者说“祝福日”,用吉拉德的方式来说的话)上,菊恩扫视人群寻找潜在的盟友。她回忆起汉娜的施洗仪式,回忆起她与卢克、莫伊拉和母亲霍莉(霍莉不喜欢有组织的宗教仪式)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在仪式后的招待会上,菊恩试图利用她对瑟琳娜和弗雷德的影响力帮他们和解(目的是继续说服瑟琳娜背叛吉拉德)。珍妮一看到她的孩子小安吉拉就无法控制自己,她乞求再做普特南家的侍女,好和女儿在一起。莉迪亚嬷嬷仍未从被推下楼梯中康复,她用拐杖往死里殴打珍妮使她屈服,直到菊恩上前阻止才停手。

Handmaid's Tale
SBS

在加拿大,埃米莉与妻子希尔维亚(克莱·杜瓦尔饰)和儿子奥利弗团聚。对他们的记忆支撑着埃米莉度过了她在吉拉德的痛苦岁月,而当她走进奥利弗满是照片的房间时,她意识到对她的记忆同样也支撑着他们。后来,吉拉德当局找到了录像证据,证明妮可现在由卢克照顾。

沮丧的瑟琳娜似乎接受了革命的想法,但她要求见妮可‘最后一次’(“我希望我对她来说有意义,”她哭着说,是真心话)。瑟琳娜需要菊恩的帮助才能到达加拿大。沃特福德强迫菊恩打电话给卢克,说服他允许瑟琳娜探视。菊恩和爱人的这次联系仅限于两分钟的通话,且受到严密监视。卢克察觉了菊恩的变化,但他(非常)不情愿地按照她说的做了。在机场会面时,卢克谨慎而充满敌意,因为不像菊恩,他受法律的保护(当瑟琳娜对卢克说“上帝保佑你”时,他用了菊恩无法使用的语言回应:“去你妈的。”)。瑟琳娜终于见到了“她的”宝宝,无论这次会面时间多么短暂,她的想法都改变了,她希望妮可回国与她在一起。她拒绝了背叛吉拉德的提议,回到吉拉德与弗雷德团聚。菊恩与她恰恰相反,她宁愿无法团聚,也要将妮可送出吉拉德。瑟琳娜和弗雷德策划了一个仪式性的电视活动,发誓要让“被偷走的”妮可回到吉拉德。回到加拿大后,菊恩找到了向卢克传递更多信息的方法:她用劳伦斯的旧录音带给卢克录下心声,由瑟琳娜作为感谢礼转交给了他。卢克得以知道了妮可出生的真相,知道了她的诞生是因为爱。菊恩恳求卢克理解她的改变,希望他把自己从过去的记忆中解放出来。

沃特福德为了让妮可回到吉拉德而制定的国际策略把这个“家庭”带到了华盛顿,在那里他们见识到了更极端的政权和政策(是的,华盛顿甚至比他们更极端)。华盛顿的侍女们在公共场合都戴着面罩,掩盖野蛮的“沉默”技术的证据。作为这种宗教极端主义的缔造者,温斯洛指挥官(克里斯托弗·梅洛尼饰)邀请弗雷德和瑟琳娜加入他的权力圈,并把他们介绍给他活泼可爱的孩子们(竟有六个!)。弗雷德和瑟琳娜看到了他们的未来,而菊恩(和莉迪亚嬷嬷)看到的则是吉拉德其余地区的未来。争夺妮可的斗争在弗雷德策划的“集体祷告”周达到了高潮,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向加拿大施压,要求其归还“被偷走”的孩子。

瑞士谈判代表与各方进行了对话,其中包括尼克,原来他参与过吉拉德颠覆美国的政权战争,他的这一身份影响了谈判结果,菊恩与瑞士达成的让妮可留在加拿大的交易因此破裂。她意识到,爱着一个曾帮助建立吉拉德极端政权的男人,这进一步模糊了“善”和“恶”以及“我们”和“他们”之间的界限。现在,她离开了沃特福德家(这里是她伤痛的根源,但也曾因为尼克而成为她的绿洲)。

回到剑桥,莉迪亚嬷嬷指挥侍女们拉动绳子对吉拉德国的罪犯执行死刑,类似的处决越来越频繁,这也是五月天反叛军精神的体现。回到加拿大,埃米莉和莫伊拉一同反思自己被迫扮演的吉拉德杀手的角色。她们都享受着新获得的自由,但发现这自由也有局限性:她们因参加反引渡条例的游行而被捕,但与她们所忍受过的折磨相比,加拿大的囚禁简直不堪一提。

回到华盛顿,弗雷德和瑟琳娜在吉拉德国精英们的追捧下度过了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弗雷德和温斯洛制定了一个更广泛的引渡条例(……也许是一个让所有难民都回到吉拉德的条例)。温斯洛说服弗雷德利用妮可的救援活动来获得更大的政治筹码,弗雷德醉心于权力和温斯洛的关注,同意让妮可在加拿大多待一会儿。瑟琳娜非常不悦。

回到超市,菊恩从汉娜家的玛莎那里得到了有关汉娜学校的信息。她带劳伦斯夫人外出散步,呼吸新鲜空气,“碰巧”路过了汉娜的学校。劳伦斯夫人的精神状况在无法得到药物治疗的情况下不断恶化,她认为不能生育是好事(考虑在吉拉德扭曲的世界中孩子们的命运)。菊恩想见汉娜的这次尝试遭到了天眼的阻碍。劳伦斯得知菊恩的行动后非常不悦。

在下一次行刑的绞刑架上,菊恩看到了汉娜家的玛莎。菊恩得知,(一)是奥芙马修告密的,她发现她们在超市说话,(二)汉娜现在已经被转移到了新的家庭。菊恩又回到了原点。菊恩非常不悦。

我们终于得以了解莉迪亚嬷嬷的故事,它展现了她过去作为一个老师和一个富有怜悯之心的女人的生活。我们看到她和一个学生的单亲母亲诺埃尔成了朋友。她不赞成诺埃尔的生活方式,也认为诺埃尔缺乏母性,但她还是和母子俩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帮着诺埃尔照顾孩子。诺埃尔说服了莉迪亚像她一样勇敢一次(莉迪亚化了妆,试着和校长约会),但莉迪亚的节奏太快了,遭到了校长的拒绝。羞愧和自我否定让她愤怒又悲伤,她谴责诺埃尔和她的生活方式,并向有关部门举报了她,这让这个可怜的女人失去了儿子的抚养权。如今,莉迪亚嬷嬷惩罚菊恩,“一个邪恶的,自私的傻瓜谁选择了另一个邪恶的,自私的傻瓜作为她的榜样。尤其是你们中间有着虔诚快乐的人。”

Handmaid's Tale
Lydia
SBS

一个死胎的出生将紧张的局势推向了高潮。菊恩继续设计惩罚奥芙马修,因为菊恩认为她导致了汉娜的转移,还害死了汉娜家的玛莎(菊恩脑补太多吗?我认为是的)。菊恩对莉迪亚嬷嬷撒谎说奥芙马修对怀孕感到很不情愿,其实她并不想要孩子。当奥芙马修终于在超市精神崩溃时,菊恩朝莉迪亚嬷嬷的方向点点头,仿佛要对吉拉德的首席执行官发动一次精神暗杀。天眼的子弹击中了奥芙马修,她被拖走了,流血不止,如同死了一般。但她没有死,子弹并未伤到她的肚子,所以奥芙马修(真名娜塔莉)必须在医院维持生命直到孩子足月,这是对侍女作为生育机器的命运的最后侮辱。

作为奥芙马修的外出伙伴,菊恩被要求在病房里为她守夜。独自和一个病床上的植物人、她自己的想法、还有医疗设备那可怕的哔哔声在一起,菊恩的意志渐渐崩溃。她试图杀害奥芙马修,还用剃须刀片攻击瑟琳娜。菊恩母亲霍莉的前同事,一位富有同情心的医生意识到隐藏在菊恩杀人倾向之下的是她自杀的念头。他质问她将如何“尊重(她的)女儿”。答案就在菊恩在医院走廊遇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后浮现了,她叫罗斯,刚刚初潮来了,踏上了为吉拉德国生育孩子的第一步。

当奥芙马修的孩子——一个男孩——经过剖腹产出生时,菊恩一直陪伴着奥芙马修,直到她去世。她告诉奥芙马修她策划了一个复仇计划:“我要尽可能多的带孩子离开吉拉德。我还不知道怎么做,但我向你发誓。我要把他们弄出来。因为吉拉德也要尝尝这种滋味。”

'Ooh,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Ooh, Heaven is a place on earth'
MGM

 

弗雷德带着温斯洛去剑桥视察,有消息说华盛顿的强硬政策很快就要出台了(随之而来的将是侍女被强制戴上唇环)。劳伦斯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政治地位不断上升的弗雷德要求劳伦斯现在必须离开家外出开会。菊恩积极劝说劳伦斯夫人参与她拯救吉拉德国孩子的计划,并得知劳伦斯在地下室的箱子里保存着孩子们的行踪档案(在翻箱子时,菊恩得知珍妮的儿子早就在吉拉德死于车祸;谢天谢地,她对可怜的珍妮隐瞒了这不幸的消息)。

弗雷德继续他的权力之旅,他对劳伦斯家的生育情况产生怀疑。劳伦斯家前后共换过四个侍女,却一直没有孩子出生。在一个可怕的夜晚,弗雷德,温斯洛和瑟琳娜突然造访劳伦斯家并安排了“惊喜”的受精仪式,这让劳伦斯一家陷入低落。弗雷德等人在楼下等着,菊恩别无选择,只能尽她所能开导劳伦斯——这个吉拉德的政策制定者——如果只能通过一场强奸把他们都挡在墙外,那么这场强奸势在必行。劳伦斯的妻子在薄薄的窗帘后哭泣,而一位医生在门外等着,准备检查菊恩的受精情况。

菊恩对劳伦斯说了一句她对自己说过无数次的话“把它当作工作对待”,劳伦斯已经无法思考,恐惧地问:“你确定吗?”。仪式结束后,菊恩得意地瞪着弗雷德的眼睛说:“至少不是你。”。瑟琳娜向泄气的弗雷德透露,她有一部可以联络加拿大的秘密手机,他们决定打个电话继续努力找回妮可。

Muffins mean yes.
Muffins mean yes.
MGM

 

这一季在第11集《骗子》中升华,因为吉拉德的所有主要怪物们都面临着一系列的后果,这是三法则的杰出例证:

  1. 劳伦斯被一把上了膛的枪指着,枪正对着他的脸,他的妻子正责备他对吉拉德的恐惧(提醒:她只在家里举行受精仪式时才这样声色俱厉过)。菊恩劝她不要扣动扳机,并为了安全起见,将枪拿了过来。劳伦斯试图逃离吉拉德,但在边境处被拦住了。由于别无选择,他这次真的同意支持菊恩的计划。

  2. 当温斯洛把菊恩当成妓女,在酒店房间(她去那里与酒保商议偷渡计划交通工具的安排)攻击她时,菊恩的愤怒爆发了。根据劳伦斯在边境碰壁的经验,她决定将转移工具从卡车改为飞机,这使得她的计划更加危险。她用一支笔杀死了温斯洛(手感很好),并把她能处理的每一件东西都处理得干干净净。一个玛莎救了她,她透露自己是菊恩曾经救出来的六个女人之一。她将血淋淋的菊恩假扮成妓女助她逃脱,并将温斯洛被谋杀的所有证据(和温斯洛本人)进行了彻底处理。

  3. 弗雷德被捕了(!),这发生在他和瑟琳娜为与美国特工图埃洛会面而“不小心”越过边境时。是瑟琳娜用秘密手机安排了这次会面。在此之前,我们看到他们放松下来,反思吉拉德对他们关系所做的一切;弗雷德透露,他知道是自己的不孕导致他们无法生育,他(勉勉强强)对瑟琳娜关于家庭女权主义的理论可能与现实不符表示同情(“我不知道这会让你付出多少代价”)。哦,还有,他们做爱了。

温斯洛失踪后,劳伦斯的门口出现了警察。指挥官把枪放在菊恩的手上,担心他们的秘密被发现了。但没有,警察只是问起弗雷德被捕的事,担心他泄露了国家机密。劳伦斯以最劳伦斯的方式向菊恩透露了这一消息:“振作起来,弗雷德和瑟琳娜被干掉了,而你刚刚逃过谋杀。总而言之,这个早晨还不错。”

温斯洛的失踪被认为与沃特福德事件有关,劳伦斯就势恢复了地位。因此,劳伦斯下令开放边境一周,以便有时间让孩子们乘坐安排好的航班飞往加拿大。当娜奥米·普特南打电话过来时,埃莉诺·劳伦斯几乎把整个偷渡计划都泄露了。因为拼命想帮上忙,她竟然提出温斯洛的六个现在“没有父亲”的孩子可能还有“空间”。幸运的是,她含糊不清的话语成了挡箭牌,没有引起注意。但菊恩意识到,埃莉诺对计划的熟悉可能会产生严重风险。因此,当菊恩发现埃莉诺在睡前服用了太多安眠药时,她选择了退出房间,假装不知情。劳伦斯的表情表明他意识到菊恩所知道的比她透露的更多,但他们在埃莉诺的葬礼上统一了战线,菊恩成为了整个计划的指挥官。

在加拿大,瑟琳娜向弗雷德证实,为了可以每周探视妮可,她把他卖给了当局。弗雷德对此很震惊(我们对此没有)。卢克和莫伊拉分别探视了弗雷德和瑟琳娜,他们都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你还是那个把我朋友压在地上让你丈夫强奸她的女人。”莫伊拉尖锐地指出。当弗雷德说起菊恩时,“我改变了她,”卢克提醒。

弗雷德仍然对瑟琳娜的背叛心有余悸,他做了任何一个法西斯主义者都会做的事:他开始告密,发誓要把瑟琳娜和他一起拉下水。他把关于瑟琳娜的一切都告诉了图埃洛,随后瑟琳娜因指使尼克强奸菊恩,导致菊恩怀孕产下妮可而被捕。

本季最后一集的开场以一段关于吉拉德建国之初的回忆开始。在让人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场景中,菊恩、珍妮和数以百计的女性因她们的“价值”被围捕、分类和处理,男警察们似乎对自己的做法非常满意。故事回到现在,该由女人来扭转局面了,五月天带来了全新的一天。52个孩子来到了劳伦斯家。

劳伦斯家里的玛莎们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工作:她们现在如同一群武装的家庭主妇。一个玛莎带着一个名叫琪琪的孩子过早出现在了劳伦斯家,而琪琪的吉拉德母亲只是被下了药(没有被杀)。此时离飞机起飞还有几个小时,她随时可能会醒来并报警。菊恩用枪指着玛莎,随后又指着琪琪,但她很快镇定了下来。在本季,她至少造成了四个人的死亡,所以我们还是不要让这个数字变成五了。不过,玛莎的失误足以让劳伦斯感到不安,他想彻底放弃这个计划。这时,菊恩展现了她在这几季中的成长,她要求劳伦斯继续计划,为此她甚至采用了他的讲话方式。“现在你说了不算,我说了算”。他信服了(不可否认,枪增强了说服力),于是他离开菊恩回去工作。菊恩激励琪琪要突破吉拉德国设下的种种局限。当所有孩子们到达后,劳伦斯给他们读起了《金银岛》,以激发他们的冒险精神。

连续11小时的困境要求菊恩必须做到杀伐决断;为了使偷渡队伍能够成功登上飞机,她冒险站出来分散天眼的注意力,为此她(又一次)牺牲了自己的自由(珍妮也留下来了,为了帮助她的朋友和同志一起完成她们大胆的任务)。菊恩挨了一枪。

当飞机降落在加拿大后,莫伊拉是第一个迎接机上乘客的人(“我叫莫伊拉。我是来帮助你的。”)。她看着一大群穿着吉拉德国粉色和蓝色衣服的孩子,说不出话来。琪琪和她的父亲团聚了,而卢克沮丧地发现菊恩和汉娜都没有从飞机上下来。但丽塔(是的,丽塔!)介绍了自己:“真的很高兴见到你。是她干的。菊恩,你的菊恩。是她干的。她做到了,她做了所有的事。”

第三季的最后一幕,侍女们用斗篷作为临时担架,抬着遭枪击流血的菊恩穿越树林。在画外音中,我们听到菊恩默念《出埃及记》:“耶和华说,我看见我的百姓被奴役,也听见他们的呼求。我知道他们的悲伤。我来是要救他们脱离恶人的手,领我的百姓出那可悲的地方,到流奶与蜜之地去。”

你也可以从这支视频中快速浏览第三季内容:

现在你们已经跟上了节奏,为《侍女的故事》第四季做好准备了。《侍女的故事》第四季在澳大利亚由SBSSBS on Demand独家播出,已于2021年4月29日星期四首映。

SBS已于4月29日(星期四)晚8:30首映第1-2集最新季《侍女的故事》。本剧第1-3集已于晚7:01SBS On Demand播出,第3-4集已于5月6日(星期四)晚8:30播出,晚9:30开始每周播出一集。本剧将在SBS On Demand每周播放,简体中文字幕的版本

菲欧娜·威廉姆斯是获奖的《侍女的故事》播客《吉拉德之眼》的主持人兼制片人。您可在苹果谷歌SpotifyOvercastRSS或任何播客平台上订阅《吉拉德之眼》。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Source SBS Gu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