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at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忠诚度考验”:夹在澳中紧张关系中的人们

Balloonist Kiff Saunders (left) told Jennifer Wong (right) how a trip to China changed his life. Source: SBS Dateline.

为 SBS Dateline 节目探索中澳关系向黄玮婷(Jennifer Wong)展示了为何人与人间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某天清晨,乘坐热气球漂浮在墨尔本中央商务区上空,热气球爱好者桑德斯(Kiff Saunders)描述了他20多岁时、为期5个月的中国背包旅行是如何改变他的生活的。

他说:“它让我明白,生活的方式不止一种。”

“这些人,他们真的很有热情,精力充沛。我发现在我们的业务中,他们是非常棒的客户。他们非常轻松。他们工作很努力。 ”

他对于中国人的正面态度是真诚的,而且对我这个澳大利亚华人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变化。

当你在成长过程中看起来或与主流不同时,你会形成一种感觉,即你有多受欢迎,以及这种感觉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摇摆不定。在某些时候,你也会了解到这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

A worker with disinfecting equipment walks outside the Wuhan Central Hospital on 6 February 2021.
The origins of the COVID-19 outbreak have fuelled anti-Chinese sentiment in Australia.
AAP

就拿现在的情况来说。澳大利亚和中国的政治关系从未如此紧张,由于去年的贸易制裁,澳大利亚失去了200亿澳元的对华出口。

这一点,再加上COVID-19最早出现在中国,营造出一种让人想起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气氛,当时政治家宝琳·韩森(Pauline Hanson)在她的首次议会演讲中说:“我相信我们正处于被亚洲人淹没的危险之中。”

她当时的讲话使人们可以公开地反亚裔。而现在是要反华裔。

例如,All Together Now的一项研究发现,在2019年4月至2020年4月期间,55%的评论文章对中国人和澳大利亚华人有负面描述。

这意味着在这一年里,你决定阅读的每一篇专栏文章,都有超过一半的概率会读到反华裔的情绪。

ANU China academic Yun Jiang says loyalties are being questions as tensions with China increase.
ANU China academic Yun Jiang says loyalties are being questions as tensions with China increase.
SBS Dateline.

这种“我们和他们”的态度去年在国会大厦得到了体现。在参议院委员会上,参议员阿贝茨(Eric Abetz)要求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华裔学者姜云和另外两名澳大利亚华人“无条件地谴责中共的独裁统治”。

姜云说:“这是相当显然的种族定性。”

“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一种忠诚度测试。我必须在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做出选择,我必须谴责中国,才能让我的观点被接受。”

“人们在说‘展示你的忠诚,选择一个阵营。公开宣布你站在哪一边’。”

在澳大利亚有120万华裔,而在这占据全澳5.6%人口的人群中,多样性是巨大的——包括19世纪最早来澳的中国劳工的后代,一直到近些年来澳的移民。 

我问姜云,当我们谈论中国和澳大利亚关系不睦的时候,实际上有什么利害关系。

她说:“除了影响某些行业的贸易战的经济层面外,还有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特别是澳大利亚华人和中国留学生被夹在中间。”

“还有未来的地缘政治问题,以及这种国际结构的走向。”

President Xi Jinping is seen on the big screen during an event to celebrate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political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a and Australia has never been more tense.
KYDPL KYODO

虽然所有这些都发生在国家对国家的层面上,但我们很容易忘记那些真正被夹在中间的人。

桑德斯对此有强烈的感受,由于边境关闭,他的生意的运能仅为平时的40%。

他担心,由于中澳关系不佳,即使边境重新开放,中国游客也可能不会再来。但是,他仍然确信一件事。

桑德斯说:“政治不是人的问题。”

“这是政治问题,而非国家问题。不要把它变成国家问题;不要把它变成怀疑,或者说这些人不是好人。 ”

他说的是我们如何看待身在中国的中国人。我不禁想,这对看待澳大利亚华人也是很有意义的。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