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反对种族歧视!澳大利亚启动国家战略

Race Discrimination Commissioner Chin Tan. Source: SBS News

人权委员会的反种族歧视专员陈振良(Chin Tan)呼吁澳大利亚政府支持并实施新的反种族歧视框架。

陈振良(Chin Tan)制定了一个全新的国家反种族主义框架计划,并呼吁联邦政府支持和实施该计划。

他在周三(3月17日)发布了一份概念性文件,阐述了拟议计划的主要内容并在文件中指出,他“对澳大利亚和全球范围内种族主义的重新抬头深感不安”。

在本周日的“消除种族歧视国际日”the International Day for the Elimination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也就是,“澳大利亚的和谐日”Harmony Day in Australia)之前,陈振良表示澳大利亚需要一个新的反种族主义框架,因为歧视问题“在过去的一年中变得非常明显”。

他指出,COVID-19疫情暴露了针对亚裔人群的种族主义问题。他还指出,ASIO和AFP已经将本土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确定为对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

“现在是时候了,我们应该像看待家庭暴力或虐待儿童一样,来看待种族主义的祸害。”他说,“在这些问题上,我们已经制定了长期的国家框架,澳大利亚所有政府都签署了这些框架,并且为解决一些优先问题制定了三年行动计划。”

此前,联邦政府资助名为“从我做起,终结歧视”(It Stops With Me)的反种族主义运动已经在2015年结束。在那之后,反种族主义战略一直由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AHRC)的预算提供资金。

工党和国家最高的多元文化机构——澳大利亚民族社区理事会联合会(the Federation of Ethnic Communities Councils of Australia),已经倡导了一段时间新的反种族主义战略。

陈振良告诉SBS新闻,AHRC已经与联邦政府就新战略进行了初步讨论,并敦促他们支持新战略并为其提供资金。

“我相信联邦政府会加入,因为建立这样的框架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他说。“种族主义是对我们经济、社会和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现在是时候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威胁来对待了。”

新计划将包括在未来几个月内与社区部门和政府进行广泛协商,解决一些关键问题,如集中收集数据,以确保充分了解澳大利亚种族主义的性质、流行程度和发生率。它还将包括审查目前的法律框架,以确保它能有效地保护人们免受种族仇恨的威胁。

“目前,并没有一个可以受理种族问题的中心场所。从实际情况来看,当你问社区里的普通人,‘在种族问题上,你该去哪里投诉?’大多数时候,他们会说,他们不太知道。”陈振良说。

“我希望我们可以找到某种形式的一站式服务,让人们可以通过电话被引导到正确的地方寻求支持。”

谁正在受到种族主义的攻击?

Vincent Chen最初是从中国来到澳洲留学的,但他一直梦想着能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店。这个梦想在两年前变成了现实,他说自己居住的堪培拉当地社区一直对他非常友好。

但本月早些时候,他却“令人震惊”地成为了种族主义攻击的目标。

Vincent Chen
Vincent Chen was targeted in a racist attack.
Supplied

“我听说过种族主义发生在我的一些朋友身上,但我从未想过它会发生在我身上。”他说,“当一切发生时,我不禁想到自己在这个国家是不受欢迎的。”

Vincent Chen说,事件的起因是他不让一群年轻人在他的咖啡馆外吸烟。对方离开后又回来了。在一名工作人员拍摄并与SBS新闻分享的视频中,可以听到一名十几岁的男孩称工作人员为“病毒”,并对店内工作人员的外表进行了种族污辱。

视频中还可以看到该男孩在店外吐口水。

0:00

陈先生表示,他当时向首都领地的警方报了案,但后来不希望进一步处理此事。

男孩已经向陈先生道歉,他也接受了道歉。

“我不想只关注这起事件,我发布视频的目的是让人们意识到这类事情仍然会发生。”他说,“我相信政府和相关部门可以对此做些什么,澳大利亚是一个多元民族和多元文化的国家,所以我认为确实需要做些什么。”

Vincent Chen对新的国家反种族主义战略的推出表示欢迎,并表示希望这是让澳洲变得更安全、更包容的第一步。

“我相信会有改变,理想的结果是,这类事件不会再发生。”

去年10月,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表示,其战略得到了联邦政府的初步支持。

当时,总检察长秘书克里斯·莫莱蒂斯(Chris Moraitis)在发言时表示,他“完全支持”在该框架上取得工作进展。

“我们在同一个轨道上,我们在同一个波段上。我们希望进一步推进这项工作。”他在参议院评估听证会上说,“我们当然认识到,社会凝聚力问题非常重要。”

当时还没有拨出额外的资金来支持这项对策。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