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ANZAC澳新军团日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on April 25, 2014 in Sydney, Australia. Veterans, dignitaries and members of the public today marked the 99th anniversary of ANZAC Day. Source: AAP

每年的4月25日这一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会纪念1915年4月25日澳新联军在加利波利(Gallipoli)登陆。从这一天的拂晓开始,全国范围内各地的战争纪念馆都会举行纪念仪式。如今,这一天也成为澳大利亚人回顾和反思所有战争的日子。

澳新军团简介

  • ANZAC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团的缩写
  • AIF是澳大利亚皇家军队的缩写
  • 澳新军团日是1915年的4月25日,澳新军团从加利波利半岛登陆的日子
  • 澳新军队在加利波利驻扎8个月,其中8千人阵亡
  • 澳新军队是由志愿者组成的
  • 加利波利半岛距离著名古城特洛伊很近
  • 澳新军团日的首个拂晓纪念活动开始于1923年,首个官方纪念活动于1927年在悉尼战争纪念碑举行
  • 士兵们“坚守” (standing to)的礼制是指,他们在黎明之前必须准备就绪,进行巡查或者战斗,因此在第一缕阳光扫过战场时,他们必须清醒、警戒或者在配备各自的武器
  • “最后一班岗”(Last Post)的号声,代表着警戒任何在外的士兵,当晚的集结已经结束。“最后一班岗”的音乐有时也融入到葬礼和纪念活动中,作为最终的告别仪式,代表着逝者的任务已经终结,他们终于可以安息了。

你了解 ANZAC DAY吗? Lest We Forget 是什么意思?华裔军人如何看ANZAC? 请看王千妤的报道。

ANZAC是什么意思?

澳新军团(ANZAC)代表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军团联盟。1917年ANZAC这个词语代表任何在加利波利参加战斗的士兵们,后来这个词语指代任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参加战斗的澳新士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澳新军团日成为了纪念捐躯澳大利亚士兵的日子。澳新军团的精神,代表着勇气、战友情谊、和牺牲精神,而这正是加利波利登陆时,澳新士兵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纪念活动会在4月25日拂晓举行,这时就是百年前士兵们登陆的时候。最初进行纪念的提议,来自上个世纪2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回到澳大利亚的士兵们,他们将每年的纪念仪式作为惯例。1927年悉尼纪念碑(Sydney Cenotaph)附近,举行了首个拂晓纪念活动,当年也是澳大利亚各州和领地将澳新军团日作为公众假期的一年。最初的纪念活动仅有退伍老兵们参加,他们会遵循士兵们“坚守”的礼制,然后进行默哀,最后再吹起“军人最后一班岗位”的笛声。当日晚些时候,澳大利亚各大城市和很多小城镇会组织游行活动,让家庭和其他良好祝愿者进行纪念。

这一天是澳大利亚人回顾战争各种不同意味的日子。全国的各个战争纪念馆都会举行集会。

战争中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在1914年8月4日英国宣布对德国战争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参加了战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其它殖民地和英帝国控制国家都支持英国、法国和俄国协约国阵营,反对德国、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同盟国阵营。当时,奥斯曼帝国是1914年10月29日宣布加入战争的。

那时的作战计划是,协约国军队(英法)穿过达达尼尔海峡,包围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帮助俄国作战。作战目的是海军夺取土耳其在海峡两端的供给资源,扫除水雷,让协约国军队顺利通过达达尼尔海峡。最初,英国针对奥斯曼帝国的战斗计划,并不包括入侵土耳其加利波利。1915年3月18日达达尼尔海峡海军战役失败后,登陆计划才渐渐浮出水面。

加利波利(Gallipoli)战役

为了组建更大更强的皇家军队,澳新士兵在埃及参加了训练,一同参与加利波利登陆。澳新军团士兵包括澳大利亚第一军士兵,以及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联军士兵。和那时欧洲军队不同的是,澳大利亚皇家军队是志愿者们组成的。大部分志愿者是为了承担战争责任,还有一些人只是为了寻找刺激,或者逃离家园的大干旱气候。

澳新军团当年4月25日拂晓从加利波利半岛登陆,遭遇了极强的抵抗。他们发现自己从错误的地点登陆,面临的不是敌军实力薄弱的平坦海滩,而是悬崖峭壁和敌军强大的火力点。在未来的两日内,大约2万名士兵在海滩登陆,他们面临的是土耳其组织完备、军备精良的大批部队,他们决心誓死保卫自己的国家。军队由Mustafa Kemal带领,后来Mustafa Kemal成了现代土耳其共和国的创始人Atatürk。

加利波利战役很快陷入了僵局。澳新军团士兵和土耳其士兵开始在海边挖沟筑壕,他们挖开了数公里的战壕,用狙击手和大炮慢慢地消耗着双方的军力。数千名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士兵在登陆后的几天内死亡。残余的扫雷士兵(澳大利亚人这样叫自己),焦急地等待着增援部队。后来战斗僵局于1915年12月20日在大撤退中被打破。这期间,一共有8,141名士兵阵亡,1.8万名士兵受伤。

加利波利战役后,澳大利亚士兵继续奔赴法国,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其它主要战役,包括波济耶尔战役和索姆河战役。加利波利的士兵和在法国、比利时参加战斗的士兵,遭到了伤寒、虱子等疾害的困扰,他们没有干净的食物和水源,卫生条件差。

战争纪念碑

澳大利亚几乎每一个城镇和区域,都设有一个战争纪念碑,缅怀战争老兵们。有一些登载了阵亡的士兵姓名,另一些则登载了服役和回到家乡的士兵姓名。

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位于首都堪培拉,每个州和领地也有各自的战争纪念馆。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网站上有一个专门讲述澳新军团日传统的页面,解释了这一天对于澳大利亚人的重要性,以及纪念活动的固定仪式,比如摆放花圈、奏“最后一班岗”军乐、以及一分钟的默哀。澳大利亚战争纪念馆和澳新军团日游行从2006年4月25日起,就被记录在民族遗产之列。

土耳其加利波利也修建了澳新军团日纪念场所,当时获得了新西兰政府的支持,以及土耳其政府的批准。

sbs mandarin social
sbs mandar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