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半年前因疫情离开澳洲的中国女孩Shirley:“再选一次我还是会回国”

半年前选择离开澳洲返回中国的Shirley Sun Source: Shirley Sun

今年30岁的Shirley Sun有着令人艳羡的全球500强金融公司和互联网行业市场营销从业经历。2021年4月,她决定离开生活了七、八年的悉尼,只身前往北京发展。半年多之后,她依然认可当时的决定。(点击封面图片,收听完整音频故事)

中国女孩Shirley Sun 2013年来到澳洲留学。在之后的七、八年时间里,她不仅完成学业、拿到PR、买了房子,还握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全球500强金融公司的工作。

“在2021年4月选择回国之前,我的生活非常稳定,各方面都不错。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我考虑了一年的时间。”她对SBS普通话节目说,“后来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首先我父母在国内,我有点担心无法长期和家人相聚。其次是考虑到个人的发展。”


要点:

  • 今年四月,Shirley 因为疫情决定离开澳洲回中国发展
  • 在中国渡过短暂的不适应后,Shirley认为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状态
  • 疫情以来,澳洲出现了43万海外人口增长缺口,职缺数量一度高达37万
  • 更开放的移民政策和更具发展力的经济环境或许是澳洲挽留人才的途径

Shirley回忆说,在回到中国之前,自己已经在家工作一年多了,不仅缺少人际交流,也缺乏晋升的空间。

“受疫情影响,生活有种缺少激情的感觉,无法和同事朋友外出聚会。而且公司内部也没有很多新的职位放出来,缺乏晋升空间。澳洲经济受挫,金融行业也没有以前那么好。”

当时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在澳洲发展的空间是很有限的。但自己还年轻,人生还有很多可以成长进步的空间。

那么回中国之后,Shirley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吗?

澳洲疫情期间在家办公的Shirley Sun
澳洲疫情期间在家办公的Shirley Sun
Shirley Sun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回国。”

Shirley说,自己不后悔当初回到中国的选择。“但我觉得世上应该没有完美的地方,每个地方肯定有好有不好。但我在中国我找到了我想要寻找的状态。”

在聊到究竟要寻找什么样的状态时,Shirley解释说,自己在澳洲的七、八年一直处于努力奋斗的状态。在回到中国前,自己在澳洲好像什么都有了,正处在一个“舒适区”。

觉得自己一下子没有了奋斗的方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是中国人都特别勤劳吗?我还是希望有一种奋斗的状态。回国之后的生活又重新给了我这种感觉。

Shirley现在在一家北京的互联网公司任职。这个前景无限、充满挑战的行业是她之前没有涉足过的。

“回国之后挺辛苦的,因为要适应很多新的东西。同事都很激情有能量,行业发展迅猛,新的职场环境是个很大的挑战。我觉得我又回到了积极生活的状态,去奋斗去学习,有很多的进步。”

“回国之后肯定有改变”

返回中国前,Shirley一度在一家180多年历史的世界500强金融公司任职。她回忆说:“在澳洲的时候,大家很注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不会在工作以外的时间打搅彼此的生活。五点后很少有人加班。”

回到国内之后,我的Work-Life Balance(平衡工作和生活)受到了很大的挑战。大家都开玩笑说,互联网公司一年相当于人间的三年甚至五年。这一点和澳洲非常不一样。

除此之外,不同的公司文化让她不得不对自己的工作方式做出改变。

“在澳洲工作时,每个人的职责和边界非常明确。在中国,大家比较喜欢齐心协力完成一件事,工作职责没有清晰的界限。我一开始被人说,我对一件事的ownership(主人翁意识)不够,好像我就只做了我自己的分内事。这让我觉得这和我过往在澳洲的经历不一样。”

半年前选择离开澳洲返回中国的Shirley Sun
半年前选择离开澳洲返回中国的Shirley Sun
Shirley Sun

“未来我也许会回到澳洲,但时间不确定”

Shirley说自己属于“活在当下”的人。“现在既然回到了中国,我就希望自己能在中国吸收我能吸收的,尽量学到我感兴趣的东西。等到我觉得自己又进入舒适区了,我就会再去别的地方挑战自己。或者比如说,我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结婚生子。”

我肯定觉得,对于结婚生子来说,澳洲会是比中国更友好的环境。中国的工作压力和节奏太快了。澳洲人对于热爱生活热爱家庭方面,要比中国好很多。

Shirley笑着说,下次回到澳洲的时候,可能是自己进入人生下个阶段的时候。

疫情令澳洲人才流失

疫情发生后,很多原本在澳洲生活的中国人选择回到中国发展。他们中的一些是因为签证的原因,有一些是无法回到校园的留学生,也有相当一部分和Shirley一样,是出于对个人规划的考虑离开澳洲。

“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甚至说,我回中国是受了这些朋友的影响。我有朋友三年前就回国了,他跟我说了很多国内高强度的工作、便捷的生活。当然我也看到了他工作能力上质的飞跃。”

Shirley说,自己在被朋友影响的同时,也在影响其他的朋友。

Shirley在小红书上分享回国的经历和思考
Shirley在小红书上分享回国的经历和思考
Shirley Sun

“我在小红书用YOLO.Shirley的名字,发表了一篇《我为什么离开生活8年的悉尼?》。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文章一下子火了,我觉得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考虑这个问题。通过这篇文章我认识了很多和我有类似想法的朋友。他们都在我的文章下面留言。”

有的人问我为什么想离开澳洲?为什么选择离开?我说是因为父母和工作,他们回答说,我们考虑的是同样的问题。我能看得出来,很多人是有同样的思考的。

自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澳大利亚海外净移民人口就在持续减少。2020-2021财年,净海外人口共减少了96600多人——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最大规模的人口外流。而此前一年的净海外人口是增长33.5万人,因此等于造成了43万左右的人口增长缺口。职位空缺数量一度高达37万左右。

新州州长佩洛提在上任伊始就提出了:澳大利亚需要像二战之后的时间一样,“爆发性”地进行移民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新增200万移民,以便复苏经济、解决日益恶化的劳动力和技术人才短缺问题。

那么,澳洲如果想要留住或者吸引人才需要具备哪些吸引力?Shirley根据个人的体验和观察总结了三种情况。

“对希望得到澳洲永居的人来说,移民政策的放开会有非常大的吸引力。政府可以通过为更多稀缺行业人才提供PR来实现这一点。”

“对另外一部分人才来说,永居签证可能已经不具有吸引力了。澳洲需要为他们提供更多的职业发展计划。澳洲经济复苏和新行业的涌现可能会吸引一些更精英的人才加入。”

“对年长者或者有孩子的中年人来说,澳洲本来就具有天然的吸引力和优势。澳洲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很适应养老和育儿。一些中年人才也许会出于这个考虑,带着孩子和父母来到这里。”

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在上个月公开表示,正在考虑改变移民人数和构成。根据一些移民机构的分析,这种变化可能是把年度移民配额从之前的16万恢复到19万,或者增加整体移民数字中技术移民的比例。

然而相对移民政策的改变,澳洲经济环境和行业竞争力的改善也许会是个更长远、更复杂的过程。

(本文系SBS中文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chinese@sbs.com.au或 mandarin.program@sbs.com.au)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半年前因疫情离开澳洲的中国女孩Shirley:“再选一次我还是会回国” 09/11/2021 11:38 ...
SBS晚新闻(2022年1月24日) 24/01/2022 04:14 ...
“流浪猫送我4只老鼠表达‘感谢’”——流浪猫收容者Jun Liang 24/01/2022 11:01 ...
《我的澳大利亚》系列:黎巴嫩作家迈克尔·穆罕默德·艾哈迈德 24/01/2022 03:50 ...
【疫苗快报】新疫苗2月21日面市 维州新州宣布返校计划 24/01/2022 05:45 ...
【观点】疫情期间澳洲的货币政策或将使纳税人未来多掏腰包 24/01/2022 08:27 ...
《我的澳大利亚》系列:伊拉克难民萨比耶 24/01/2022 04:51 ...
【澳洲福利】一文了解新州的新冠大流行病灾难补助的详细变化 24/01/2022 27:51 ...
【观点】复盘特约科维奇事件:从法律角度看,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24/01/2022 19:53 ...
SBS早新闻(1月24日) 24/01/2022 14:52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