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SBS 普通话电台

双城记:疫情病例数飙升信息滞后,悉尼墨尔本华人共互助

华人志愿者组织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AAV)在疫情期间为有需要的华人准备的物资。 Source: 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

墨尔本的留学生Yvoone Liu的室友确诊了新冠,举目无亲无法获取帮助的情况下,一群陌生人给她送来了温暖。其中就有华人志愿者组织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的志愿者。而疫情之下,这样有组织或自发的华人互助早已经存在。

中国留学生Yvoone Liu与5个女生住在墨尔本的一间合租屋里。今年9月底,一名室友出现了身体不适后检测出新冠阳性,这一消息让这个合租屋慌了神。

9月末,墨尔本的病例数正一路攀升,在Yvoone室友确诊当天的9月24日,维州的日增病例数为836例。

“我以为会像中国,当天晚上就会把这个人接走,”Yvoone这样说。但是,她的室友在收到两条来自维州卫生部的通知短信后就再也没有其他消息了。

病例数飙升导致信息滞后

Yvoone和室友们首先想要确认的就是自己有没有得新冠。

在两天后,9月26日上午Yvoone的3个室友们自行前去检测点做了检测。Yvoone和另一名女生想要寻求在家检测(home test)却被告知她们并不符合资格。

根据维州政府网站上的信息,居家检测仅适用于4种脆弱人群:有受伤、慢性健康问题或影响行动能力的脆弱人群,有中度至重度身体或社会心理残疾人群,有中度至重度心理健康或行为问题且未被归类为社会心理残疾人群,照顾中度至重度残障人士的护理人员。

Yvoone觉得要防止病毒扩散,这样的规定并不合理:“其实我觉得我们(做home test)很有必要,因为我们都是是非常close contact(密切接触),房子里人也很多。”

根据维州卫生部的规定,与确诊病例住在一起的密切接触者必须隔离14天。孤身在外求学的Yvoone只能一边焦虑地等待病毒检测结果一边在家里和室友一起隔离。

在无法获得更多信息和帮助的情况下,她把自己的经历发到了社交网络上。

没想到就是这样一篇帖子让她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温暖。

“我发了这篇帖子之后,就有很多人在私信里问我要地址和电话号码,”Yvoone说,很多看到消息的华人都自发地为她送来了药品、水果、防护用具等各种物资。

Yvoone Liu
Yvoone Liu收到的部分好心人送来的物资。

“他们知道你急需这些东西,都是开车直接送到你门口,他们走了之后我再开门去取。”

华人互助从2020年3月就已开始

华人志愿者组织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AAV)的志愿者们就是在看到了Yvoone的帖子后,联系到了她,第二天为她送去了防疫物资。

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
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志愿者组织。
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

Yvoone的合租屋是一间两层的独立屋,原本楼上住了包括她与确诊室友在内的4个女生。除了住在主卧的Yvoone,其他三人共用一间卫生间。在室友确诊后,另两名女生搬到了楼下,只剩Yvoone继续住在确诊室友的对门。

志愿者在送物资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个问题:“送的时候发现他们的房门密封不太好,第二天又派了志愿者上门,给她送了3M的封条。”AAV的志愿者这样说。

Yvoone用送来的胶带把自己的房门封起来后,拍了照片上传了社交媒体:“真的让人觉得特别感动。”

不过AAV的志愿者表示,类似的事情其实他们一直在做。

“最早是在去年3月份,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志愿者表示,当疫情刚开始蔓延到澳洲的时候,很多医护人员在网上求助,表示防护用具都不够。AAV的志愿者就发起了捐款行动,在2020年帮助了维州120多位医护人员。

自那时起,这个志愿者组织就一直在帮助维州因为疫情而遇到困境的华人和亚裔社区的居民。

“从去年到现在,我们总共送出了1500份的餐食,100多份的果蔬。因为(疫情中)有些人不方便去买菜。”志愿者介绍道。

同时她也表示,在疫情之下,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困境,有一些学生,失去了工作,经济会比较困难,另外,“比如说我们有(帮助)一位单亲妈妈,她因为孩子生病没有办法出门买东西,然后她又需要一些亚洲的东西,很难网购,所以我们会给她送过去。”

说起这些自发的帮助行为,AAV的志愿者表示他们很自豪:“像我们有些志愿者都是主动地开车几十公里……每次只要发出一个求助信,立即就会有志愿者当天(把物资)送到。”

AAV准备的物资
AAV志愿者为求助者准备的部分送上门的物资。
Asian Australian Volunteers

除了AAV这样有组织的志愿者之外,Yvoone还至少收到了另外4、5波物资的支援,完全是一些当地华人看到消息后的自发行为。

“完全都是陌生人,花的都是自己的钱,”Yvnoone不无感慨地说。

我真的觉得特别安慰到,就会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好的,就不会有那么抑郁的想法。

AAV的志愿者表示,其实在疫情之下,华人之间的互助还是很多的。

双城华人同伸手

类似的故事在悉尼也曾上演,家住悉尼的Martin曾在今年8月份确诊COVID-19,目前已经康复。那时,新州的7天平均日新增确诊数量约为310余例,Martin很快接到了来自卫生部门和警方的电话。

Martin说: “确诊当天大概接了三个电话,基本就是问你去了哪里,接触了哪些人。还接到一个电话,问我要不要去酒店隔离。”

他回忆,当时他未接收到任何关于治疗和康复方面的官方指引。

“我只能去看社交媒体,搜到很多在其他国家确诊的情况。很多华人和我一样是轻症,跟我症状差不多,然后我就参考他们,吃一些感冒药之类的药物。”

Martin说自己很幸运,症状很快消失了:“我隔离了14天,第15天去做检测,拿到的报告就是阴性了。”

Martin收到的通知
Martin收到来自医院的通知。
Martin

但是,一个多月后,新州疫情达到峰值,悉尼的7天日均病例数增至1500例。

自康复以后,Martin一直通过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确诊和康复经验,与一些华人确诊者保持联系,为他们提供帮助。

他告诉SBS普通话,他的邻居也确诊了。

“但他们就没有那么幸运,确诊三天后还没有任何人联系他们。”处于居家隔离中邻居想要一个血氧仪,也一直没有得到政府的回复。

“当时我确诊的第五天,政府就给我送来了血氧仪和温度计。但邻居们一直没等到,于是我就去买来给他们送过去。”

Martin在社交媒体上收到了许多确诊者们的提问:“他们有人问我完成隔离后什么时候才能出门——当时我隔离14天后有人给我发了邮件,告诉我一切良好,我可以出门了。但14天过去了,没人来联系他们,告诉他们怎么做。”

在一周之内,Martin最多曾收到过六七起求助。“大多都是确诊了没人联系他们,不知道该向谁反映这件事。”

Martin说,在9月初,正值悉尼疫情最严峻的时刻,警方的隔离检查也存在滞后。

“我隔离的时候,每天都会接到两个电话,早晚各一个,问我的身体情况。警察也会每天来检查,让我站在阳台,来确认我在家。”

“但是当时(9月)他们就算收到信息,基本上是几天接到一个电话,或者一直没接到过。”

截至发稿,维州的总活跃病例数已经超过了24000例,新州的疫情虽有平缓也依旧有超过4000例活跃病例。

再加上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人数更是庞大,官方部门的信息滞后状况非常常见。此时普通人之间的互助就更显珍贵。

AAV的志愿者认为,华人因为文化背景的原因,“很腼腆,不太好意思求助”。

“我们也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我们的华人社团,或者亚洲社团,做一些贡献吧。”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双城记:疫情病例数飙升信息滞后,悉尼墨尔本华人共互助 27/10/2021 09:11 ...
【现场说法】停留海外的485签证持有者重新申请该签证的时间为何延迟半年? 30/11/2021 35:26 ...
SBS早新闻(11月30日) 30/11/2021 12:16 ...
SBS晚新闻(2021年11月29日) 29/11/2021 03:40 ...
【疫苗快报】政府寻求专家建议 加强针或提前接种 29/11/2021 05:11 ...
15岁夺IMO全球奥数金牌 超强自主学习习惯是如何养成的? 29/11/2021 17:00 ...
【空中汽车诊所】汽车启动有橡胶烧焦的味道是什么原因? 29/11/2021 33:28 ...
SBS早新闻(11月29日) 29/11/2021 12:07 ...
【疫苗战疫】争议乍起:因爱而生的灾难(EP5) 28/11/2021 22:16 ...
【生活杂志】露天影院:澳洲消夏好去处 28/11/2021 15:47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