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形婚”,在澳华人同志的无奈选择

Source: EyeEm

今年12月9日是澳大利亚同性婚姻合法化两周年。SBS普通话记者发现,有部分在澳华人LGBT人士最终选择了无爱、无性的异性婚姻形式。

“形婚”(形式婚姻),指的是男同志和女同志两个互相有自主意愿的成年人,进行不基于爱情的法律民事结合。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同性婚姻合法化依然遥遥无期,很多LGBTIQ+性少数群体会选择形婚的方式,缓解自己和家庭的压力。

澳大利亚已经在2017年12月9日正式合法化同性婚姻,在2018年就有6500多例同性婚姻注册。但是,SBS普通话记者发现,形式婚姻的想法依然在澳大利亚华人同志圈中较大程度地存在着。

在一个有60多人的“形婚资源”微信群中,有“形婚报名模板”列出了希望寻找形婚对象的相关条件和要求。其中有常见的性别、身高、体重、年龄、职业、是否有车房等需要填写的个人情况之外,还有是否PR、感情(真实同志感情状况)、是否要小孩和计划结婚时间等。

而在“要求对方”一栏中还有“是否同住”这一情况需要说明。

5.5 per cent of marriages in Australia are same-sex marriages.
5.5 per cent of marriages in Australia are same-sex marriages.
Getty Images

形婚没有“爱”也没有“性”

一位在澳大利亚生活多年并且曾经认真考虑过形婚的华人男同志H君介绍说,在形婚关系中,协议结婚的对象双方并没有真实的感情关系,而且因为是男同志和女同志,所以他们之间也不会有性关系。

通过网站和同志圈认识之后,双方谈妥条件,认为可以彼此接受,一场“假结婚”就开始了。“结婚的整个流程和正常婚姻是一样的,只不过正常婚姻是建立在感情基础上,而形婚只是一种形式婚姻,结婚以后依然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也就是说,在形婚中的男同志和女同志,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同性伴侣,虽然居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完全是分开生活。只有在见对方父母家庭和一些公开场合,才会以“夫妻”的身份出现。

澳大利亚华人同志权益组织澳紐彩盟 ANTRA的主席郑宇正从事法律工作,他介绍说:“形婚从法律上来看并无大碍,说白了就是一个默认的合同关系。互相尊重彼此的空间、界限和生活准则。因此,从道理上形婚并不是一件坏事。”

但他也提到,对于大部分华人来说,婚姻是两个家庭的结合和传宗接待的开始。这种不基于感情的“假结婚”,最怕的就是被戳破。

Friends or sisters playing with a leaf
Two friends or sisters playing with a leaf in Beijing,China.
E+

形婚源于欺骗,最怕被父母戳破

由于来自父母的压力太大,H君也不忍心让父母过分担忧,他曾一度非常认真地考虑形婚这种方式,但考虑到形婚的风险,最终选择了放弃。

他说:“凭着父母对自己的了解,很有可能在平时生活中就发现一些端倪。如果父母发现你们并不是正常的夫妻关系,非但没有解决你要逃避催婚压力的问题,而且还会有其他一系列的问题需要你去面对,这个风险我看来是很大的。

郑宇正也承认,选择形婚“或许就是为了搪塞多事的家人、朋友、同事,甚至是使自己能在中资企业或上流华人社会被视为‘成功人士’的一个表象”。

H君经过慎重的考虑后,最终没有走上形婚这条道路。因为他觉得这不但是欺骗父母,更是辜负了他们的一番苦心。“他们本来是希望你在情感上和生活上都有个人来照顾,但选择形婚的话,两个人也不可能有多么相濡以沫……即欺骗了父母,也辜负了他们的苦心,所以我没有这样做。”

Getting married
Bride and groom at wedding ceremony.
Moment RF

形婚:一种不得已的选择

记者多方了解,发现形婚这种现象确实在澳大利亚华人同志圈中存在,一部分人正在积极寻找形婚的对象。但对于大多数华人同志来说,如果可以选择,他们不希望选择形婚。而这份选择权,主要在于华人父母能否接受自己的同性性取向。

H君也谈到,是否选择出柜和形婚,和自己父母的接受程度有关。他说:“虽然我们在澳洲,但父母不一定在澳洲。父母对这方面(性少数群体)的信息很有限,父母的观念还是以前比较陈旧的观念。”

郑宇正也说到:“很大一部分的华人通过留学、投资、经商等方式获得澳洲的居留权。对很多同志来说,这个居留权的背后或许是父母的积蓄、棺材本。毕竟是得到了父母的财政支持才获得今天的成就,这使得很多华人选择“形婚”来完成对父母的愧疚,以自己看似风光的婚姻回馈父母的大恩大德。”

是否出柜、是否形婚,这个问题对于华人来说更多的是一个家庭问题。一旦做了这个选择,结果就要自己和家人来共同承担。

H君说:

我希望尊重每一个家庭不同的情况,即使Ta选择不出柜,即使Ta选择形婚,我们也可以理解也许Ta有自己的原因。

华人同志采取形婚是为了父母,父母则被期待着成为这个尴尬局面的破解人。

点击收听H君的故事:

“形婚”,在澳华人同志的无奈选择
00:00 00:00

*应采访人要求,文中使用化名,声音经过处理。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本文系SB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Mandarin.Program@sbs.com.au。)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形婚”,在澳华人同志的无奈选择 06/12/2019 08:18 ...
【我们的故事】原住民画廊志愿者June:慢慢读懂原住民画作 04/12/2021 17:42 ...
【园艺热线】初夏时节嫩芽叶子卷曲何解? 04/12/2021 38:03 ...
SBS早新闻(12月04日) 04/12/2021 12:43 ...
【疫苗快报】新州出现疑似Omicron社区感染病例 澳洲疫苗加强针计划时间线不变 03/12/2021 04:54 ...
安居澳洲:入境澳洲不能带什么? 03/12/2021 08:45 ...
SBS晚新闻(2021年12月3日) 03/12/2021 03:02 ...
安居澳洲:谁有资格申请孤儿亲属签证(117 类)? 03/12/2021 05:14 ...
“18个月的合同都取消完了”:歌剧演员王亢谈疫情对演出事业的影响 03/12/2021 09:47 ...
健身课堂:如何开始慢跑? 03/12/2021 08:31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