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复盘特约科维奇事件:从法律角度看,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Australian Open Novak Djokovic Source: AAP

虽然德约科维奇事件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但是,一波三折的签证之争仍有许多法律和事实争议。 一直密切关注庭审走向的澳大利亚执业律师Bonan Xia认为,从法律角度看,德约科维奇事件,可能是一个与大众认知相左的故事。(点击上图收听采访)

上周,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公布德约科维奇签证案败诉的原因,围绕这名世界排名第一的网球选手的签证之争似乎已经落下帷幕。复盘案件全程,法律专家表示,从法律角度看,我们看到的可能是一个完全不同版本的故事。


要点:

  • 联邦法院支持移民部长取消德约科维奇签证的决定,称该决定合法且符合“公共利益”。
  • 尽管德约科维奇医疗豁免之谜、疫苗立场之争、不遵守COVID限制之实都紧紧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但律师认为,这一切都不是两次庭审抗辩的要点。
  • 移民部长的自由裁量权范围广泛,极大地压缩了司法复核的空间。某种程度上,这导致德约科维奇在第二次上诉中取胜极其困难。

德约科维奇签证事件时间线

2020年,德约科维奇曾公开表示他“不想被迫接种疫苗以实现全球旅行”;6月,他在比赛中COVID-19测试呈阳性。

2021年11月18日,德约科维奇获得澳大利亚408签证。408签证又叫疫情签证,属于临时活动签证的一个子类。持该签证可以可来澳进行短期、临时的特定类型工作。

2021年12月16日,根据德约科维奇的一份声明,这位网球明星进行了PCR检测和快速抗原检测。

2021年12月17日,在未得到PCR检测结果的前提下,德约科维奇在塞尔维亚参加公共活动。当局公布的照片显示,他与约20名青少年共处,无人佩戴口罩。

12月18日,德约科维奇收到PCR测试阳性结果,并接受了法国《队报》(L'Equipe)媒体采访。

1月4日,德约科维奇在社交媒体上透露自己将前往澳大利亚,且已经获得了“医疗豁免”。同一天,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德约科维奇不会得到特殊待遇,“如果证据不足……他将乘下一班飞机回家。”

#djokovic
Djokovic departs from the Park Hotel government detention facility in Melbourne, Sunday, January 16, 2022.
AAP James Ross

1月5日,德约科维奇抵达墨尔本。随后,澳大利亚边防部(Australian Border Force)以其“未提供合适证据以证明符合澳大利亚入境要求”为由,取消了他的签证。德约科维奇被送入移民拘留酒店。

1月6日,塞尔维亚民众举行集会,对澳大利亚政府的决定表示抗议。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称德约科维奇受到迫害,是“政治棋子”。

1月10日,德约科维奇赢得司法复核。法官撤销取消其签证的决定,德约科维奇从移民拘留中被释放。当日,德约科维奇表示,将参加澳网公开赛。

1月12日,德约科维奇承认由于代理人的失误,导致入境申报填写错误。他在入境申报时错误地勾选了“抵澳之前14天无海外旅行史”,而他本人曾到访西班牙。

1月13日,德约科维奇参加澳网抽签。

1月14日,移民部长霍克(Alex Hawke)行使个人裁量权,以健康和良好秩序为由,取消了德约科维奇的签证。

1月15日,德约科维奇第二次提起上诉。三名法官支持了移民部长霍克的决定。

1月16日,德约科维奇被驱逐出境。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表示,可以在“适当情况下”重新审视对拒签者实施的三年签证禁令。

1月21日,联邦法院公布德约科维奇上诉失败的原因。三名法官认为,如果移民部长认为存在《移民法》116条下取消签证的情形,且这样做符合“公共利益”,那他有权取消签证。

谁给出的医疗豁免?

德约科维奇最初是如何获得医疗豁免并入境澳洲的?这是在签证时间告一段落后,很多人仍然没有厘清的问题。

在接受采访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曾表示,是维州政府给予了德约科维奇医疗豁免。当被问及“这样做是否得当”时,莫里森再次强调,其需要与维州政府确认,给予医疗豁免的理由。

对此,一直关注德约科维奇事件庭审的澳大利亚执业律师Bonan Xia表示,这可能要分开看待。

Xia律师告诉SBS中文普通话,所谓“澳网给出医疗豁免”或“维州政府给出豁免”的说法,都是不准确的。

“澳大利亚网球协会委托了一个医学专家组……最终是专家小组给出了医疗豁免的决定。”

Xia律师认为,维州政府在医疗豁免中扮演的角色和澳网协会相似,“维州政府下面有一个独立的医疗专家小组,而不是维州政府本身,复核了澳网委托的专家组做的决定,并且支持了这一结论。”

“事实上,澳网或政府都不能做这个决定,这是医生做出的决定。”

medical exemption
德约科维奇获得了医疗豁免。
Supplied

德约科维奇获得医学豁免的原因,为“曾感染过COVID-19”。根据澳大利亚网球协会的一份文件显示,他曾于2021 年12月16确诊COVID-19,因此获得医疗豁免,豁免有效期至2022年5月16日。

澳大利亚的《生物安全法》(Biosecurity Act 2015)第44(2)条的规定了获得进入澳大利亚入境豁免的情形,分别为接种COVID-19疫苗、由于医学原因无法接种疫苗且能够提供相关医学建议支持。COVID-19病史并非是豁免事由。

一份泄露的文件显示,在11月22日,澳大利亚网球协会首席卫生官卡罗琳 · 布罗德里克(Carolyn Broderick)曾向维州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寻求紧急建议。随后,萨顿明确宣布,紧急感染的人即使没有接种疫苗,也可以获得入境维州无需隔离检疫的豁免。

德约科维奇第一次上诉为何成功了?

尽管德约科维奇医疗豁免之谜、疫苗立场之争、不遵守COVID限制之实都紧紧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但Xia律师说,这一切都不是两次庭审抗辩的要点。

通过解读法庭文件,Xia律师认为,德约科维奇第一次上诉成功,是因为“法律上的不合理”,澳大利亚政府在程序上出现了失误。

Xia律师分析称,德约科维奇被告知取消签证当天,被告知早晨8:30之前都可以做回复。

法庭文件显示,德约科维奇多次要求与经纪人、赛事举办人和律师会面,但一直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6时许,德约科维奇被要求予以回复。7:42左右,取消签证的决定被做出。

而约7:30,边境执法人员告诉德约科维奇,律师将不会有所帮助,进而要求德约科维奇说明其医疗豁免情况。

庭审中,德约科维奇的律师表示,并非有了这个会面机会,就会对结果造成实质性的不同。关键在于,德约科维奇的这一机会被剥夺了。

Australian Open
Novak Djokovic is missing from the Australian Open
AAP

“所以法庭双方同意,这是法律上不合理的。简言之,如果你是个合理的人,就不会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Xia律师用“比例原则”(proportionality analysis)解释这一定义:“如果给到8:30的时间,对决定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但是考虑到取消签证产生的巨大影响,考虑到给赛事、给他个人带来的影响……提前做出决定是不合理的。”

换种说法,你让他等到8:30再做出(取消签证)的决定又怎么了?

入境虚假申报并非取消签证的理由

据悉,德约科维奇在入境澳大利亚时涉嫌瞒报旅行记录。该入境表需要说明申请人在飞往澳大利亚来之前两周的旅行情况。

法庭文件显示,这位网球运动员称他在抵澳前14天没有旅行。然而,西班牙的一家网球学院上传到社交媒体的视频显示,德约科维奇在澳网公开赛之前在那里练习。

德约科维奇称,入境申报由代理人完成,他本人并不知情。

这是导致德约科维奇签证被取消的原因吗?

Xia律师认为不尽然。他认为,入境申报卡的填写出现错误,这并非一件少见之事。

“虽然他叫入境申报卡,但其实并不是一个直接与取消签证相关的事情。他与海关(Customs)有关,而与移民(immigration)无关”。

News
Immigration Minister Alex Hawke (L) and tennis player Novak Djokovic (R).
SBS

在第二次庭审中,移民部长霍克(Alex Hawke)给出了其行使自由裁量权,再次取消德约科维奇签证的理由。其中专门提到了与入境申报相关的问题。

部长表示,这些情况对取消签证的影响是“至多是中性的”(at most neutral),这在最终决定中“占比极小”(small weight in favour of the cancellation)。

Xia律师认为,尽管入境时恶意虚假申报、且导致严重后果可能会导致犯罪,但从实务角度考虑,极少有因单一的虚假申报而导致被起诉的情况。

“这意味着,不管(虚假申报)这个情况有没有发生,对签证取消的决定没有任何影响——既不会让它被取消,也不会让它不被取消。”

第二次上诉是“必败之战”吗?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法庭文件显示,联邦政府承认,德约科维奇感染并传播COVID-19的风险是“极低”的。

法庭文件显示,移民部长霍克收到了来自联邦首席卫生官的建议,称“德约科维奇几乎不可能具有传染性……进而其将SARS-COV-2传播给他人的风险很低。”

“考虑到澳网公开赛采取的其他措施,据估计,发生与澳网相关的传播之风险‘非常低’(VERY LOW)”。

尽管如此,霍克仍行使了部长裁量权,第二次取消了德约科维奇的签证。理由是,“符合公众利益”。

那么,这背后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呢?

Xia律师认为,这一切要从移民部长的“神一般的权力”(god-like power)说起。

Bonan xia
澳大利亚执业律师Bonan Xia一直在密切关注德约科维奇签证事件的庭审进程。
Bonan Xia

根据《移民法》第133c(3)条,澳大利亚移民部长拥有广泛裁量权,可以在符合公众利益的情况下,基于健康、安全或公序良俗的理由取消签证。

Xia律师说,部长本人的权力范围极广,几乎不受任何限制。

他补充:“尽管部长本人就取消签证给出了理由,但法律上讲,本身就没有要求部长给出理由。”

“即便部长提供了理由,即便在原因里没有写出来,也不代表部长没有考虑到。”

总而言之,Xia律师认为,当部长行使权力后,上诉或司法复核的空间会被“压缩得无限小”。“部长需要做的很少,只需要证明程序上没有问题就可以了。”

Xia律师表示,这是澳大利亚法律设计的本身想要的结果——政府需要在移民事务上有近乎绝对的裁决权,且不希望这种裁决权受到法院的限制。

在澳大利亚司法史上,有一个著名的判例阿尔·卡特伯诉戈德温 (Al-Kateb v Godwin)案件中,联邦高等法院裁决,政府对难民阿尔·卡特伯的无限期拘留是合法的。

在长达数年的与政府的官司中,这名科威特难民的一次次败诉;然而,在官司落幕后,澳大利亚政府却向他发放了永久居民签证。

“他有非常值得同情的理由,以放他入境,但政府还是坚持不懈地打官司,直到打赢为止”,Xia律师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政府的逻辑是,需要有这个权力决定是否放他进来……至于放不放,由政府来决定,不能让这个权力受到法院的限制。”

(采访代表嘉宾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

请听采访:

【观点】复盘特约科维奇事件:从法律角度看,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00:00 00:00

(本文系SBS中文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chinese@sbs.com.au或 mandarin.program@sbs.com.au)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观点】复盘特约科维奇事件:从法律角度看,可能是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24/01/2022 19:53 ...
SBS晚新闻(2022年5月16日) 16/05/2022 05:29 ...
【疫苗快报】新冠结果呈阳性的选民可申请邮寄或电话投票 16/05/2022 05:10 ...
【税务热线】澳洲PR在新州可能需缴纳土地税附加费? 16/05/2022 29:16 ...
【我们的故事】蜂农老蔡:退而不休--建农场、养蜜蜂、酿蜂蜜 16/05/2022 24:19 ...
【观点】公共卫生专家刘朝杰:从上海本轮疫情看中国长期新冠防控措施 16/05/2022 24:19 ...
上海封城生活:既然无力改变,不如干脆躺平 16/05/2022 17:23 ...
SBS早新闻(5月16日) 16/05/2022 12:27 ...
收藏700双球鞋-球鞋爱好者Michael 16/05/2022 10:19 ...
首位被控犯有战争罪的俄军士兵在乌克兰接受审判 15/05/2022 05:41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