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新闻辞典】国家道歉日,原住民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An Indigenous Australian woman cries in federal parliament as she listens to former PM Kevin Rudd deliver an apology to the Stolen Generations Source: AAP

"向被被偷走的一代进行道歉,对于我,就是要让和解进程的延续性深入澳大利亚人心,同时处理其他问题,而这些问题在我看来就包括为这些饱含伤害的可怜人进行赔偿。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这么做了" 。-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

曾经有一段时间,澳大利亚国内政界和政治制定者们相信这样一种论调:让土著儿童离开他们的父母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保护,我们需要为那些被忽视、侵害和遗弃的混血土著儿童来提供这样的保护。相关言论在当年最受关注的是来自人类学家Walter Baldwin Spencer公布的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在修建Ghan铁路期间,许多混血土著儿童在年龄很小的时候就遭人遗弃。类似的报道和声音也让政府相信,需要采取措施来拯救这些在他们眼中看来的苦难儿童。

在当时,还有种观点认为:在白人抵达澳大利亚之后,土著人人口数量出现了灾难性的减少。在北欧移民来到澳洲大陆以后,他们带来的先进科技打破了当地土著人原有的生存环境。于是有人担心,纯正血统的土著人无法保证自己的种族无法有效的繁衍生息土著人终有一日会从这片大路上消失。

还有人认为,欧洲人同当地土著人生下的混血儿回伤害主流文明的稳定和文化遗产。在上个世纪30年代,来自官方机构“土著保护者”北领地办公室的Cecil Cook博士就曾公开支持这样的论调,他曾这样说:土著人到第5代或第6代就会绝技,混血土著人也会赴纯种土著人的后尘而消失,白人不久后就会迅速占领这片大陆。全国各地的“土著保护者”机构也都纷纷响应这一论调。

File photo of members of the Stolen Generations
SBS
SBS

让土著儿童远离父母的相关法律最早出现在《1869维多利亚州土著保护法案》中。自从该法案获得通过后,维多利亚州政府对维州内的土著人和混血土著人享有范围广泛的管辖权,包括强制性将土著儿童从父母身边带走。之后,全国其他州和领地也效仿维州的做法,出台了类似法律。

在“土著人守护者”的强制性执法行为下,当年,许多年龄在16岁至21岁的土著青少年也被从父母身边带走,之后被指派监护人。在这一大背景形势下,上个世纪早期,全国各地出现了大批半公立半教会性质的混血儿收容所。

到底有多少土著家庭遭受骨肉分离目前尚不得知,有关这一数字也是众说纷纭。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一份名为《把他们带回家》的报告指出,当年共有10万土著儿童被迫同父母分离,并说“每三名土著儿童中就有一人遭此境遇”。但根据1994年的人口普查,截止到当年,全国土著人口为30万3千人,因此之前所报道的“三分之一”的比例就颇受质疑。

这份《把他们带回家》的报告也记录了许多因政策实施而导致的人间悲剧。一些有能力照顾孩子和品行良好的土著父母也被“土著保护管员”认为没有能力照看子女;在孩子被从身边带走后多年,政府告诉他们,孩子已经去世了,而事实往往并不是如此。报告中也记录了许多当事人口述的凄凉故事:

我和堂弟同妈妈和姨妈在邮局。那些人就跑过来,把我们带上警车,说要带我们去Broome。妈妈也被他们带上了车。警车大约开出去10英里后就停了下来,他们把妈妈从车里丢了出去。我们跳下车扑到妈妈的背上痛哭。但警察上前把我们分开,又把我们重新丢回家里。妈妈在后面追赶着警车,哭着呼喊着我们的名字,我和堂弟坐在车后哭成一团。等车开到Broome后,他们把我和堂弟关在一个收容所里。我们当时只有10岁。我们在收容所里被关了2天,直到有船把我们送到了珀斯。

报告显示,被带走的儿童和他们的家庭遭受了巨大的心理创伤。有人这样述说被带离家庭、长大成人后的感受,“我们也许可以回家,但我们无法重新回到我们的童年。我们也许可以与父母、亲人再次团聚,但是光阴已经流逝,我们无法体味亲人的爱与关心,这种遗憾终身无法抹平。我们可以再次回家,但是身心所受到的伤害无法消除,因为‘监护人’们认为他们的任务就是消除我们的土著身份。”

从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建立,土著人被归为“动物群体”,到1967年,土著人被纳入全国人口普查获得投票权,一共整整67年;而让土著家庭骨肉分离的政策从1909年实施到1970年被废除,也整整走过了61年。可以说,土著人争取宪法地位的过程浸泡在无数家庭骨肉分离的泪水之中。

在此之后,民间一直有要求政府对土著人错误政策正式道歉的呼声,但政府却一直没有回应。直到1998年5月26日, 1998年5月26日,澳大利政府设立了“国家道歉日”(National Sorry Day),并规定:在每年的5月26日,在澳大利亚,人们可以用各种纪念活动,向上个世纪“被偷走的一代”的孩子和父母道歉。但政府官方仍不愿作出道歉。1999年,时任霍华德政府发表了一份有关回应道歉的声明,但仍认为政府不应该为之前政府的错误承担责任,拒绝正式道歉和赔偿。

Kevin Rudd hugs an indigenous representative after delivering an historic apology
Kevin Rudd hugs an indigenous representative after delivering an historic apology

2008年,新上台的陆克文工党政府在积极征得了各党派的一致同意后,代表政府首次向澳洲土著居民进行了正式道歉。

在政府的正式道歉会上,澳大利亚时任总理,陆克文连说了三个对不起,他说:

为‘被偷走的一代’及其后代、家属所蒙受的悲痛和伤害,我们要说‘对不起’;为被拆散家庭和社区的父母、兄弟、姐妹们所受的痛苦,我们要说‘对不起’;为由此引起一个自豪民族和自豪文化的尊严受到贬低,我们要说‘对不起’。本届澳大利亚国会满怀敬意地恳求:请以共同促进全国和解的精神,接受今天这个道歉。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国家道歉日委员会”也发表声明说:“毫无疑问,政府将对那些受伤害的一代人进行赔款和补偿。”
2015年2月18日,已经退出政坛的陆克文再次呼吁,现在是时候为被偷走的一代所承受的创伤进行赔偿了。

"向被被偷走的一代进行道歉,对于我,就是要让和解进程的延续性深入澳大利亚人心,同时处理其他问题,而这些问题在我看来就包括为这些饱含伤害的可怜人进行赔偿。我认为,现在是时候这么做了"。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新闻辞典】国家道歉日,原住民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26/05/2021 08:41 ...
SBS早新闻(5月24日) 24/05/2022 14:01 ...
【我们的故事】放射师唐昕晟和他的病人们 23/05/2022 25:31 ...
SBS晚新聞(2022年5月23日) 23/05/2022 05:26 ...
SBS晚新闻(2022年5月23日) 23/05/2022 05:26 ...
【疫苗快报】小儿多系统炎症综合征发病率上升 当局敦促父母让孩子接种疫苗 23/05/2022 05:10 ...
【澳洲福利】常用优惠卡可以享受哪些福利? 23/05/2022 27:47 ...
【分析】中文社交媒体在澳洲联邦大选期间传递信息方式有何改变? 23/05/2022 11:16 ...
SBS早新闻(5月23日) 23/05/2022 15:01 ...
华裔选民在2022投票中抛弃了联盟党 23/05/2022 04:31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