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我们的故事】Home schooling让我成为VCE状元

Home-school hero Stephen Zhang Source: Supplied

Stephen Zhang是2015年VCE考试的状元。从小学5年级到完成中学学业,他一直在父母的监督下在家学习。从上大学起一路拿着奖学金,如今在加拿大读研究生的他说,自己让人们看到了Home schooling成功的可能性,但这种教学方法也并不一定人人适合。

要点:

  • 2015年VCE考试状元之一Stephen Zhang从5年级开始在家学习,直到中学毕业。
  • 全澳现有2万名6-17岁学生在以home schooling的方式接受教育。
  • “Home schooling并不适合所有人,家长们无需仿效。”

随着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亚逐渐稳定,各州各领地的学校、学生已回到课堂教学。回顾过去一个多月网课和在家学习的经历,不少家长都表示挑战十足。在他们焦头烂额地帮孩子调试电脑、设置网络、连接打印机,辅导孩子功课,监督孩子完成作业,陪孩子玩的时候,他们或许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其实是一种早已存在的教育方式——home schooling。

Home schooling就是学龄儿童不进入常规的公立或私立学校,而在家学习。早在疫情开始前的2019年初,全澳就有2万名6-17岁学生在以home schooling的方式接受教育。Home schooling的形式有很多种,常见的是父母担任起老师的角色,也可能是父母请专门的老师来家里教孩子,类似私塾,还可能是几个home schooling家庭一起组成学习小组,或者是父母监督孩子使用视频或网络教育资源完成学业。

Home schooling出的VCE状元

Stephen Zhang是2015年VCE考试的状元之一,当年他以英语46分,数学方法48分,专业数学47分,化学50分,物理48分的优异成绩,拿到了墨尔本大学的校长奖学金,入读生物化学和应用数学的本科学位。2019年毕业后他前往加拿大,目前正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研究生。

“我的兴趣主要是应用数学,我主攻的是生物中的数学应用问题,叫做系统生物学。”他说。

在进大学之前,Stephen走的是一条跟大多数学生不一样的求学之路,从5年级开始,父母就选择了home schooling也就是把孩子留在在家里自己教。这也让Stephen Zhang的学霸之路格外地令人瞩目。事实上不仅是Stephen,他的其他三个弟妹也是这么学出来的。

“我父母对子女成长过程中他们所扮演的角色非常看重。他们很想参与我和我弟妹的养育过程中扮演角色。这就是他们为什么会决定让我们在家学习的一个主要原因。

“对我的父母来说,他们相信在家上课的核心是一种观念,或者一种态度。所以他们不仅仅是把孩子放在家里教,当然这是其中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我的父母有一套很强的道德观和价值观,不仅是关于教育的,还有关于人生的,他们很清楚想把什么样的道德观和价值观灌输给子女。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们放在家里上学的原因。”

从“懒”学生到发奋图强:Home schooling怎么教?

Stephen Zhang的父母来自中国,像不少移民一样,来澳洲以后父母为了工作四处迁徙,孩子们也跟着搬来搬去。Stephen读4年级的时候,他们全家从新州搬到维州,Stephen也随之入读了离家稍远的一家乡村公立小学。但是学校的教学和纪律让张家父母不甚满意,孩子似乎离他们所认可和秉承的价值观也远了,而这些都让这对虔诚的基督教徒尤其担心。Stephen妈妈在新洲时就接触过在家自己教孩子的朋友,也曾经考虑过这么做。思考再三,他们下定决心,把孩子带回家自己来教。于是妈妈开始给儿子当起了老师。而这显然是一条充满挑战的实验性道路。

Stephen说,小时候他其实是一个很懒的学生,刚开始home schooling时,父母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想办法把他的心拉到学习上。

“小时候我很难对付,父母让我努力,我是不听的。但在几年里,父母一直对我言传身教,激励我,教育我要对自己的学习承担起责任,要力争上游。直到15岁9年级的时候,我决定开始努力学习。这要归功于很长一段时间里父母给了我正确的态度。”他说。

从学校回到家庭,父母成为了Stephen Zhang和三个弟妹教育的掌舵人。一方面,他们逐步引导孩子学会自我管理,另一方面,父母并没有把学业看成子女教育中最重要的东西,而是更注意平时生活中待人接物、价值取向方面的言传身教。

Stephen Zhang说:“在我们在家上课的时候,总是能够看到父母的所作所为,我们在家里总能看到父母,我们会从他们待人接物中学到很多,虽然不是从课本里,但我们学习父母身上那些优秀的品质。我的父母会跟我还有弟妹经常聊天,直到现在也是如此,他们会在聊天的时候把那些品质灌输给我们。

Stephan Zhang and his family
Stephan Zhang and his family
Supplied

“我们会聊很多东西,比如政治、天气、生意或学习,还有父母小时候的事。他们的成长环境跟我们很不一样。对我和弟妹来说,他们经历了很多不同的挑战,那些其他移民也经历过的挑战。父母分享的生活经历,启发了我们开始思考,开始意识到每个人的经历有多么不同。

“另一方面,父母一直鼓励我们读书,我和我的三个弟妹。父母鼓励我们阅读不仅仅是数学书,事实上如果那时候让我读很多数学书,我今天也许都不可能再来搞数学。他们鼓励我们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学书籍,比如历史或人物传记。通过阅读其他人的经历,我们学到了很多。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经历很么多事,但是他人的经历,向我们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在家学习,父母辅导不了怎么办?

这几年,在澳大利亚和其它一些西方国家,home schooling正在形成趋势。在昆州,2013年只有大约1100名学生在家接受教育,到2018年,这个数字已上升到了3232人。在维州, 2013年在家接受教育的有3545人,2018年增长到了大约5300人。新州2013年到2017年的增长是3300到4700人。

说到家长为什么决定把孩子留在家中自己教育,有些是因为宗教信仰或文化原因;有些是因为孩子受到校园欺凌;还有些是孩子自身的问题,比如有一些特殊的需求。

Home schooling
GettyImagesKlaus Vedfelt

由于Home schooling的孩子在澳洲已经有相当大的一个群体,所以政府也为这些脱离常规教育系统的孩子,他们要学什么,怎么学做出了详细的规定。事实上在澳洲,父母或监护人如果决定要让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在家接受Home schooling,他们必须向所在州或领地的教育部门申请并获得批准。家长要为准备如何实施教学提出计划,大多数情况下还需要让孩子的教育跟全国教学大纲接轨。开始在家教孩子以后,家长需要定期向所在州或领地的教育部门汇报教学进程,有的州比如新州和西澳州,还会派人定期上门家访。而在昆州,家长是需要定期给教育部门写报告汇报情况。这就意味着,Home schooling的家长或监护人对孩子的教育要承担很多责任,对英语要有相当的掌握。

Stephen Zhang告诉我,他的父母来澳已经有一段时间,妈妈的英语还是挺不错的,但是这也不意味着,父母能帮他解答所有学业上的难题。低年级的时候有什么不懂,妈妈还可以辅导他,到了高年级遇到课业上的难题,他只能从外界求助。

他说:“10年级以后,11年级、12年级我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向外界求助。尤其是11、12年级VCE的时候,那时候我是一名远程教育的注册学生。当时维州有一个远程教育中心,现在可能改名成虚拟学校了。在我读VCE的时候,就是在那里注册就读。

“他们有很棒的老师,这些老师接受过专业的培训,来使用多种多样的网上技术来尽可能地给学生提供帮助。所以他们对我的VCE学习很有帮助。那时候,我每周或者每几天就会给他们发一次电邮问问题,或者给他们打电话。而他们也很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Home schooling会养出书呆子吗?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去学校在家读书的学生,怎么跟外界保持接触,尤其是同龄人的社交接触?

Stephen回答说:“我有很多朋友,我们一直在在家上课的社区里成长。这个社区有很多家庭,这个社区里有50个孩子,甚至更多。当然我们没法跟所有人交往,但我也在那里面交到了一些朋友。所以我不认为交朋友是一个问题。但是正如我之前说的,在家上课对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我的父母,他们确保了我们有机会跟人社交,比如上网交朋友或者给别人打电话,可能是一周一次,可能是两周一次。但是在成长过程中我绝对是有一些很亲密的朋友的。”

Stephan Zhang
Stephan Zhang
Supplied

Stephen自己说,在离家去上墨尔本大学以后,他遇到了很多对他影响深远的人,学校里讲师、教授,还有其他学生,这些人里很多成为了他的朋友,至今仍然保持联系。这个小伙子开玩笑地说,去上大学他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不再能坐在家里开始一天的学习,而要每天坐火车上课。

因为Home schooling早早学会自律、自觉地学习,Stephen上大学以后感到如鱼得水。他说,对一些还没有复课的学生,他们可能现在会觉得,没有老师面对面辅导很难,但是重要的是,家长和孩子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把握住学习的主动性。

他表示:“对我对我的弟妹,我父母能帮的不是教我们哪门课。如果我问我母亲说,能不能教我这道不会的数学题,或者能不能在写作上帮帮我,他们可能是爱莫能助的。但是他们给了我能力和动力来把握学习的主动权,联系老师或者上网找答案,或者请教朋友。至少对我来说,我觉得是有很多地方能得到帮助或建议的。而我们的父母给了我动力来去尝试。

“尽管不可否认的是,不能经常见到老师,有时候求助的确很难。但是那些在上网课的孩子,他们还是可以找到老师提问的,即使不能面对面交流也可以通过网络交流,所以重要的是确保学生用好这样的机会。上大学以后的经历让我意识到,经常很多人都不懂某个问题,但没人愿意提问。我们经常会在课堂看到这样的现象,不懂的问题没有人问,这让我很不理解。这在学生当中很常见,也许是因为大家不好意思开口,但学生是需要问问题才能学到东西的,他们不用担心老师或其他人怎么评价他们。”

Stephen Zhang在采访中再三强调,他的成才道路只是Home schooling的一种可能性,不一定适合所有人,家长们无需仿效。

“每个家庭的教育都有所不同。Home schooling在家教孩子就像烤面包,不同的厨师作品也不相同。如果你去看youtube或者上网查一下,会发现很多面包烤得很棒的人,但如果让我来做,我可能会搞得一团糟。

“前面我提到,我父母努力做的是确保我们作为孩子有正确的态度,但这一点并不一定要让孩子停学才能实现。如果以后我有孩子,我会觉得即使让他们继续去上学,只要家长努力给孩子灌输正确的态度,正确的思想和价值观,还是能培养好孩子,不必一定让他们要退出常规的学校留在家里。”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目前全澳各地进行广泛的冠状病毒测试。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您现在可以在手机上下载联邦政府推出的冠状病毒追踪应用程序COVIDSafe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向澳大利亚多元社区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language/coronavirus

更多信息前往联邦卫生部网站,您同时可以收藏该网站关于COVID-19的中文信息专页

(本文系SBS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Mandarin.Program@sbs.com.au。)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Coming up next

# TITLE RELEASED TIME MORE
【我们的故事】Home schooling让我成为VCE状元 02/06/2020 22:45 ...
SBS早新闻(5月24日) 24/05/2022 14:01 ...
【我们的故事】放射师唐昕晟和他的病人们 23/05/2022 25:31 ...
SBS晚新聞(2022年5月23日) 23/05/2022 05:26 ...
SBS晚新闻(2022年5月23日) 23/05/2022 05:26 ...
【疫苗快报】小儿多系统炎症综合征发病率上升 当局敦促父母让孩子接种疫苗 23/05/2022 05:10 ...
【澳洲福利】常用优惠卡可以享受哪些福利? 23/05/2022 27:47 ...
【分析】中文社交媒体在澳洲联邦大选期间传递信息方式有何改变? 23/05/2022 11:16 ...
SBS早新闻(5月23日) 23/05/2022 15:01 ...
华裔选民在2022投票中抛弃了联盟党 23/05/2022 04:31 ...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