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载有澳洲煤炭的船只被困中国沿海半年 印度船员表示绝望

Virendrsingh Bhosale aboard his vessel, which is stranded off a Chinese port. Source: Supplied

约20名印度船员在中国沿海已被困半年,中国当局拒绝让他们停靠,因为船上载有16万吨澳大利亚煤炭。

一群印度船员因他们的船上装载的是澳大利亚煤炭而被困在中国沿海,绝望的情绪在船员之中蔓延开来。

他们无意中发现自己已陷入了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冲突,约有20名船员已被困半年。

中国当局拒绝让他们停靠,因为他们的船上载有16万吨澳大利亚煤炭。

一名船员Virendrsingh Bhosale说,在海上停留了这么长时间后,船员们处境很困难。

他所在的Jag Anand号船被困在京唐港附近,他对SBS新闻说:“我们彻底精疲力尽。”

“您可以想象我们正在经历什么——我们有家庭、我们家里有孩子、家里有父母。”

The crew of the Jag Anand.
The crew of the Jag Anand.
Supplied

这条船隶属于印度大东方航运公司,该公司曾屡次尝试如何减轻船员们的压力,但由于疫情限制而无法达成。

这条船于5月24日载着煤炭从昆州中部的Gladstone出发,在6月13日抵达中国的港口,此后船员们一直被禁止离开该船。

SBS新闻看到的信函显示,中国外交部与印度大使馆已讨论了可能的遣返工作。

但目前,这些船员们仍是堪培拉与北京之间贸易争端的意外“受害者”。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表示,船员们一次在海上停留时间不应超过11个月。

Bhosale表示,尽管他自己的合同原定于4月结束,但他已然在船上工作了长达16个月。

他说自己与在印度的妻子和5岁的儿子被迫分开。

“有时候我打电话回家的时候也会哭——我在跟妈妈或妻子说话时简直也会哭。”

他说随着船上药品和物资减少,船员们正变得忧心忡忡。

他说:“您可以想象情况有多糟——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有多糟。”

The view from the vessel.
The view from the vessel.
Supplied

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周二证实,仍有数艘载有煤炭的澳大利亚船只停泊在中国沿海。

伯明翰表示,这给航运公司造成了“巨大的困难”,显然也给相关船员造成了“非常困难”的处境。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已敦促中国、澳大利亚和印度政府合作解决争端。

另一艘Anastasia号也已在中国沿海停泊了近五个月。

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将船上的情况描述为一场酝酿中的“人道主义危机”,并呼吁对船员进行“紧急救助”。

大东方航运公司上月表示,他们愿意自费将货轮送到日本,但该公司一位发言人对印度媒体《印度报》表示,“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努力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SBS新闻已联系该航运公司寻求评论。

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二呼吁中国澄清中国官方媒体关于禁止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的最新报道。

The living conditions of the vessel.
The living conditions of the vessel.
Supplied

今年以来,中国已将木材、龙虾、牛肉、葡萄酒和大麦等澳大利亚出口商品作为目标。

船员Bhosale说,他只希望目前这种情况能结束,这样他才能尽快见到家人。

他说:“请帮助我们尽快回家。”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