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太狠了,大家都没得做了!”——澳洲红酒商重击之下艰难求生

Source: Getty Images

中国对澳洲红酒实行反倾销调查以来,华人酒商的头上就一直悬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如今剑刃落下,他们正在经历着怎样的重击?

上周六,中国正式对澳洲红酒开征最高212.1%的关税。这项巨额关税措施令澳洲的红酒业者措手不及,澳大利亚葡萄及红酒协会(Australian Grape and Wine)首席执行官Tony Battaglene预测,大约1400家完全依赖中国市场的小型葡萄酒厂有可能面临倒闭。其中就包括不少华人酒商。


本文要点:

  • 华人酒商Charlie W:主动积极应诉、改变出口策略
  • 华人酒商Will W:欲上书总理莫里森,倾吐业内呼声
  • 华人酒商Jennifer W:感受到了中国经销商的压力
  • 国际贸易商高管Sara C:长期依然好看中国市场

Charlie Wang经营的依恋森林酒庄近日被通知销往中国的红酒将被加征160.6%的保证金。Charlie说,自己是在六年前买下这座酒庄的,每年销往中国的红酒在二十万瓶左右。虽然他对中澳贸易关系恶化早有心理准备,但厄运降临之时还是让他心情低落。

“前几个月葡萄酒商还是处于观望的状态,还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打击。可是这两天行业内都已经炸开了锅。”

相比其它一千多家红酒商,Charlie的酒庄看起来似乎稍微幸运一些。

“我们当时主动参加了反倾销调查的应诉,就是提供材料说明我们没有倾销。总共是31家红酒商参加应诉。我们最后被加征了160.6%的税收,比其他没有应诉的好一些,其它都是212.1%。”

然而眼下160.6%的关税依然远远超出了Charlie Wang预计。

“本来想积极应诉可能会降低一些损失。本来预计可能中国政府会总体加征100%的关税,参加应诉的企业加征50%。这样我们咬咬牙也能过。”

“现在收到的结果比较狠,大家都没得做了。”

A woman shops at an imported food and wine shop in Shanghai, China, on 27 November.
A woman shops at an imported food and wine shop in Shanghai, China, on 27 November.
AAP

一些澳洲的红酒商认为中国出具的反倾销调查报告漏洞百出,但Charlie Wang表示自己没看调查报告,有没有漏洞完全不重要。

“问题出在中澳政治层面,澳洲的态度比较坚决,所以这个(加税)不可避免。对红酒出口行业基本是毁灭性的打击,没得说了。”

“中国在提出反倾销调查的时候,我们就做了很多准备了。比如积极应诉,还有增加在中国的库存。希望能在库存卖完之前大环境发生变化。

经营富伦谷酒庄的华人酒商Jennifer Wang因为没有参与之前的应诉,所以她当前出口到中国的红酒就必须被加征212.1%的关税。有着七年经营经验的她和Charlie一样也早早地在中国预备好了存货。

“因为在此之前,反倾销调查就像没有落地的靴子。我们一直在往最坏的方面做准备,库存准备到了明年年底。”

Jennifer说,这次反倾销制裁不仅给出口商带去巨大冲击,国内经销商的反应也相当强烈。

大家比较关心的是,澳洲酒还能做吗?最主要的是,中国官方只说了‘保证金’在什么条件下收取,但没说什么条件下给退。

“一千万人民币的产品,你现在至少要准备两千万到三千四百万的现金流。里外里就是两到三倍,什么时候退、怎么退?我们都不知道。”

“经销商现在开始担心,你们会不会涨价?以及未来什么时候会涨价?”

Charlie和Jennifer都希望自家在中国的库存可以撑到大环境发生变化之后。具体会等多久?他们谁也没法预测。

国际贸易企业China And Beyond执行董事程凯璇(Sara Cheng)认为,这个问题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

“红酒只是中澳贸易摩擦的一部分,我们知道之前还有龙虾、大麦、铜矿、煤炭等都受到了影响。红酒是双方贸易摩擦的一个小部分,不会因为一个行业变化而发生迅速调整。”

“中短期不会有变化,未来12-24个月内不会有变化……两、三年都相对乐观。贸易关系要在双方关系好转,互相沟通、合作,争取进步的前提下才会有政策的转化。”

根据最新消息,澳洲政府有意通过上诉WTO找到解决办法。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学院教授王衡在国际经济法领域深耕多年,他认为如果澳洲政府上诉WTO,那么整个流程的时间跨度可能会超过一年。

那如果它把WTO争端解决所有的流程都走完的话,整个时间会超过一年。

“由于上诉机构存在不确定性,目前采用的是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MPIA),所以从提起到最后出结果肯定是要花费不少时间。”

“而且WTO的特点是既往不咎。也就是说,在裁决以后你需要按照裁决结果来进行调整,但是不涉及裁决之前出现的损害和损害赔偿。”

也许是预料到了这个结果,Charlie Wang一度笑称“库存卖完就回中国算了”。但玩笑归玩笑,他也想了一些办法。

“也没有全部关死,留了一条缝。”

它(中国)对两升以下的征收关税,两升以上的还是按照零关税走。里面还有一些商业操作的空间,看怎么做吧。

Australia's wine exports top $3 billion.
Photo by Mal Fairclough

和手法灵活的Charlie Wang不同,经营着Rawvino wines的Will Wang更倾向于直接从问题的源头着手。

“上周五对于整个澳洲红酒的出口商来说就是一个黑色星期五,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有种靴子落地的感觉。”

“现在的政策会对红酒的企业家带来很大的阵痛,但也是给两国提供一个重新考量彼此价值的契机。”

为了让“澳洲政府更正确地评估对手”,Will Wang打算联合其他酒庄经营者给总理莫里森写信。

不能很简单地把自己(澳洲)的价值观强加于某个行业,政客应该多和从业者、多和行业领导人多一些沟通,真正倾听他们的意见。

“我觉得这几个月,(澳洲)政客完全代表的是自己主观的意见,没有真正去考虑如何两国互惠互利、在商言商,怎么好好地把这个行业长期地推动起来。”

“他们把两国人民30多年来积攒的友谊轻易地消耗掉了……不能十个手指有一个在疼,另外九个也不要了。”

Will说,他会在征集更多业内人士的意见和签字之后再把这封给莫里森的信发出去,希望能代表更多人的真实想法。

在被问及是否会签署这样一份联名信时,Jennifer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我百分之百会签的,我既代表了澳洲种植者、生产者的立场,也代表了中国消费者的立场。”

Jennifer介绍说,在她经营的微信视频号上,中国网友的看法和澳洲民间的主流意见相左。

“当澳洲人认为经贸不应该和政治挂钩时,中国网友的看法是,澳洲政府的做法伤害了中国的利益。‘我们有智利酒、法国酒、南非酒……我们为什么要买澳洲酒?’”

“作为澳洲政府应该更多地去寻求更多的出口市场,而不能太过依赖中国市场。”

程凯璇(Sara Cheng)和她的团队依然抱有一定的信心。她认为,目前的变化只是在政策的层面,中国市场需求并没有变化,甚至是有增长的。

“只要是市场不变,基本供求关系不变。等到政策层面有所缓解的话前景还是乐观的。”

“细分市场还是有发展可能的,可以创新一些价格更高、品质更独特的产品。一方面需要保证成本不增加,另一方面要把创新部分做好。”

“我们的团队在过去一周和几个酒庄出了一些初步的方案,我觉得还是很有效的。”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