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别了,澳大利亚”:这些移民缘何决意离开?

Avustralya yüzde 80 çift doz seviyesine ulaşınca güvenli balon sisteminin uygulandığı ülkelerle seyahate ve TGA tarafından onaylı çift doz aşı olmuş Avustralyal Source: Getty

国门关闭,仅4月就有6.5万余人离开澳大利亚,有些是长期移民,他们中有人甚至说,“澳大利亚堡垒(Fortress Australia)”开始感觉像一座监狱……

根据联邦政府的计划,至少在2022年年中之前不会重新开放国际边境,这成为“压倒”许多移民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表示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去海外见自己的亲人。

温迪·古特里奇(Wendy Gutteridge)于 2015 年从英格兰搬来澳大利亚,从此并没有想过离开。45 岁的她在维州的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担任检察官,并在去年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但随着被她称为家的澳大利亚为防止COVID-19的传播而关闭了边境, “澳大利亚堡垒”开始感觉像一座监狱。

国际旅行禁令意味着她不可能去看望在英格兰寡居的母亲,所以今年1月,她收拾行李,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她告诉SBS新闻:“当时,英国每天有超过7万例病例,每天有超过1000人死亡。这恰恰表明见家人的吸引力有多大。”

Wendy Gutteridge
Wendy Gutteridge had planned to stay in Australia long-term.
Supplied

古特里奇女士说,政府对旅行禁令的处理给她在澳大利亚的经历蒙上了一层阴影,尽管她已经有了公民身份,但她认为自己不会很快返澳。

“我原本会跟每个人称颂澳大利亚,说‘这是一个很棒的地方,你知道,政府很棒’。而这太令人失望了,因为它会让我想到,‘也许他们并不是(很棒)’。”

“那些渴望见到家人的人得不到认可,他们不断地把日期一次次地推迟。”

“我不能被困此地”

33岁的布兰妮·李(Brittney Lee)在五年前与澳大利亚丈夫搬到珀斯后,也与美国的家人长期分离。

她说:“一点都不好。老实说,过去的一年可能是我心理健康状况最糟糕的一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他们。”

“有些日子,我的身体健康状况的确对我产生了影响,我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情况,你知道,你的心理健康状况不太好,所以你的身体健康状况也会恶化。”

布兰妮在残疾事务部门工作,而其36岁的丈夫马克(Mark)是矿业的一名工程师。

Brittney Lee and her husband Mark
Brittney Lee and her husband Mark are calling it quits on Australia.
Supplied

这对夫妇计划搬到加州,并将其归咎于澳大利亚严苛的出入境限制。

“我认为这是长期的,特别是在去年之后,看到澳大利亚是如何处理边境限制诸如此类的事情之后。”

她拥有永久居留权,此前计划申请入籍,但现在看不出这有何意义。

“长远来看,(入籍)可能让事情变得容易,但我有永居——我花了1万多澳元、等了两年半(才得到)——但现在我可能会失去它,这就是签证的运作方式,但我并不会认为这是个损失。”

这对夫妇也暂时冻结了要孩子的计划。

Ms Lee
Ms Lee wants to see her family in the US.
Supplied

她说:“我不能跟孩子一起困在此地,而家人却在别处”,“或者如果我需要回去,而我丈夫在这里陪着孩子,或者我有紧急情况需要回家,但我不能回,我不能冒这个险。”

目前他们离澳计划中剩下的问题就是联邦政府能否批准出境豁免。

“(很快)马克就会拿到他的(美国)绿卡,他将有在美国工作的证明。我们会有证据证明我们辞职了,我们终止了租约,所以我想我们会得到豁免,但我也听说有人有证据却被拒绝了。”

“我们没法等那么久”

对于安内利斯·卡万(Annelies Kavan)和丹尼尔·卡万(Daniel Kavan)夫妇来说,自从去年生了第一个孩子后,他们就不能去加拿大看望家人,这对他们来说是沉重的负担。

卡万太太说:“这难以置信,极其困难。当马克思(Max)刚出生时,我有一些严重的健康问题,无法像原本想要的那样家人环绕,几乎不可能(继续生活下去)。”

Annelies and Daniel Kavan
Annelies and Daniel Kavan are considering leaving the Gold Coast for good.
Supplied

这对夫妇自2017年3月以来一直住在黄金海岸,事业有成。卡万太太是一名自由编剧,她的丈夫是一名法律技术行业的顾问。

他们现在考虑与这一切告别。

卡万先生表示:“如果我们能见到家人的唯一方式是离境,那么我们真的别无选择。”

“边境至少要到2022年年中才开放。我感觉我们没法等那么久,我们会考虑在年底或明年初搬到加拿大。”

他说:“我们(当初)决定搬来澳大利亚,因为我们认为这里是养家的最佳地点,但是如果我们无法见到家人,无法时不时出入旅行与家人团聚,那么它已经失去了作为养家好地方的价值所在。”

卡万先生认为,联邦政府无视了像他们这样的家庭。

The Kavans miss family in Canada.
The Kavans miss family in Canada.
Supplied

“关闭边境有助于将冠状病毒拒之门外,确保澳大利亚人的安全,但与此同时,长期与家人分离对许多澳大利亚人的心理健康造成的损失也不应被低估。”

卡万太太持有相同观点,称政府的政策会危及这个移民国家的根基。

“我认为政府有一点反移民情绪。它没有考虑到所有那些在海外有密切关系和家人的人,这也是大多数人。”

2016年的人口普查发现,近一半(49%)澳大利亚人要么出生在海外,要么父母中至少有一人出生在海外。

离开人数在增加

澳大利亚边防局(Australian Border Force)的数据显示,自去年3月以来共计有329180人申请离境豁免,其中156507名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的豁免得到批准。

84301名澳大利亚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申请被拒绝。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今年4月有65100人离开澳大利亚,这是疫情开始以来的月度最高值。

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经济政策项目主任布伦丹·科茨(Brendan Coates)说,离开澳大利亚的人中有长期技术移民,而澳大利亚无法承受这些人离开的代价。

他说:“移民带着宝贵的技能离开时,这些技能在短期内将很难找到人顶上。”

“如果我们无法通过移民或培训填补,而培训可能需要一段时间,那么澳大利亚经济在一段时间内就不再拥有这种技能。”

科茨表示,澳大利亚因成功阻止COVID-19的传播,而可能仍然是技术移民的热门目的地,但这可能受到疫苗接种计划推进缓慢的拖累。

“虽然海外移民可能仍把澳大利亚视作充满吸引力的目的地,但事实上,你会发现,难以回家看望家人——当然正如预算案中预测明年将会结束——这的确让澳大利亚失去了点应有的吸引力。”

“如果我们让疫苗接种计划推进得更快,我们就能向世界开放,不再需要边境上的这些限制(,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安居与安全

目前,让4万名仍被困海外的澳大利亚人返澳仍然是联邦政府的首要任务,但为那些有家人在海外的人提供帮助的呼声越发强烈。

澳大利亚移民委员会(Migration Council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卡拉·威尔希尔(Carla Wilshire)表示,亟需作出改变。

“在持续的边界政策不确定时期,我们将不得不面对的政策挑战之一是,我们如何确保我们在澳大利亚范围内保留足够的人才,以保持经济正常运行?特别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吸引新的移民来到澳大利亚。”

“家庭团聚必须成为优先事项,我们需要开始重新审视移民计划,研究疫情后移民的情况。我们将不得不考虑家庭(签证)类别,尤其是在家庭或照顾义务中存在弱势情况时。”

“现代移民的事实就是流动性很大,当你移居海外,你会有定期再见家人的期望——通常一年不止一次,而是一年三四次——因此,长期没有家人在侧,这个想法对移民定居的体验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指标。”

Prime Minister Scott Morrison
Prime Minister Scott Morrison says the safety of people in Australia needs to remain a priority.
AAP

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上月表示:“对我们来说,确定重新开放国际边境的清晰计划是极其困难的。”

他也曾表示,澳大利亚人的安全始终是重中之重。

“我理解,每个人都渴望回到我们曾经熟悉的时期,但现实是,我们今年生活在比去年更糟糕的大流行中。”

“澳大利亚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实施了成功的边境控制政策,我不会拿它冒险。”

他说,让接种过疫苗的澳大利亚人离境的计划“只有在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实施。

有关出境豁免的更多信息,请访问内政部网站:homeaffairs.gov.au

需寻求心理健康支持的读者可拨打00 22 4636 联系 Beyond Blue 或访问Beyond Blue.org.auEmbrace Multicultural Mental Health 项目能为来自不同文化及语言背景的人士提供支持。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