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解封后如何与病毒共存?新州会成为又一个新加坡吗?

People wearing face masks as a preventive measure against the spread of covid-19 walk along Orchard Road, a famous shopping district in Singapore. Source: AAP Image/Maverick Asio / SOPA Images/Sipa USA

新加坡解封后疫情反扑,新冠康复者Agnes Liew的经历也许能为刚刚解封的新州民众带来借鉴。

拥有570万人口的新加坡在今年八月跨过了80%的疫苗完全接种率大关。然而当地在有限度地开放后病例数飙升,从8月19日的日增32例,攀升到10月9日的日增3703例。

居住在新加坡的华人Agnes Liew不幸成为了解封后疫情反扑的受害者。


要点:

  • 新加坡解封后新冠病例数暴增,Agnes不幸确诊
  • 由于医疗资源紧张,居家隔离的Agnes无法获得及时帮助
  • 新州卫生部副首席医疗官承认,新加坡的例子可能在新州发生
  • Agnes康复后参与义工组织,帮助居家隔离的确诊患者
  • 经历这一切后,Agnes依然支持政府解封

根据Agnes Liew的回忆,9月11日那天自己开始感到不舒服,有些流鼻水。第二天,Agnes用政府给的居家检测试剂(ART test)做了自测。“结果有一条线显示不明显。因为有些不放心,所以还是去了附近的诊所做核酸测试。”

第三天,她被告知检测结果是阳性的。这让Agnes很迷惑:“那几天没有接触什么人,真的想不出是在哪里感染的。”

根据新加坡的规定,确诊者会被安排前往特定设施集中隔离。然而第一时间整理好生活用品的Agnes却迟迟没能等到集中隔离的通知。当天她在新闻里看到,因为确诊人数暴增,新加坡卫生部(Ministry of Health,简称MOH)对轻症患者采取了居家隔离的方法。

接着一连好几天MOH都没有人联络我,没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Agnes开始天天给卫生部打电话。因为担心传染给家人和孩子,Agnes把自己关进了自家的小房间里。“我要做的就是如何让自己赶快好起来,全家人在家也戴着口罩,一直消毒洗手,不互相接触。”她说。

Agnes Liew确诊后在居家隔离
Agnes Liew确诊后在居家隔离

“我确诊的第六天,老公也确诊了。他过来陪我关在房间里隔离。”Agnes很乐观,她说自己确诊的第九天是结婚纪念日,没想到两个人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起独处24小时。

更加值得庆幸的是,家里的隔离措施得当,三个孩子没有被感染。甚至在爸爸妈妈养病期间,大儿子还负责料理起了家事。

“他会给一家人煮一些简单的午晚餐。两个小朋友会自己做居家检测(ART test)、洗澡、吃饭、看卡通、玩玩具、吵吵架、睡睡觉……十几天就过去了。他们也会偶尔找爸爸妈妈,戴着口罩远远地站着跟我们讲话。”

确诊十四天后,Agnes终于依照核酸检测结果解除了隔离。

新加坡COVID-19病毒检测点
新加坡COVID-19病毒检测点
Agnes Liew

Agnes的经历让我们了解了解封后的新加坡出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也同样有可能在解封后的新州出现:

  • 哪怕高疫苗接种率也无法有效阻止病毒的传播
  • 医疗资源将会集中救助重症患者
  • 轻症患者需要完备的居家隔离方案
  • 需要建立针对居家隔离群体的社会互助体系

新州副首席卫生官玛丽安妮·盖尔(Marianne Gale)博士在COVID-19多元文化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新州开放后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她表示:

“正如我所说的,在我们开放的过程中,这是我们需要谨慎和小心的事情。而且非常重要的是,人们要遵循卫生建议和限制措施。(解封)路线图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们知道,对于完全接种疫苗的人来说,被感染的风险和传播给他人的风险大大降低。这就是为什么政府为完全接种疫苗的人制定了路线图,以便我们可以开始谨慎和安全地开放。”

在被问到新加坡的现状时,盖尔博士承认,这一幕也可能会在新州上演:

我认为新加坡是一个可能(在新州)发生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那里的病例数激增。

“而这正是我们想要尝试避免的。但最重要的是,我们想要避免的是,即使我们的病例数量增加,我们也希望避免重症患者。我们希望避免人们最终被送进医院,我们希望避免人们最终被送进ICU,以及避免人们因感染COVID而去世。”

NSW Deputy Chief Health Officer Dr Marianne Gale speaks to the media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in Sydney
AAP Image

“这是一个我们都需要适应的调整,在未来会有变化。但是,我认为新加坡的例子是一个重要的例子,可以看到小心谨慎地做这件事的重要性。”

“即使最终我们有了更多的病例,我们真正想要避免的是重症和死亡。这是我们最终试图阻止的事情。”

盖尔博士反复提及要在解封之后避免重症和死亡。然而对于大多数已经接种过疫苗的人群来说,轻症后的居家隔离是最有可能面对的状况,就像前文中Agnes分享的经历一样。

在Agnes居家隔离的过程中,她无法和MOH建立通畅的联络,也没有专业人士主动告诉她应该怎么做。“MOH热线太热了。”Agnes回忆起自己天天打电话的场景。

痊愈后的Agnes加入了一个telegram居家康复互助群组,希望可以帮到在家隔离的确诊患者。“我也参与了volunteers(志愿者)工作,希望可以尽点绵力。”

很快,当地的电视新闻报道了她所在的义工群组。

新加坡民间发起居家隔离者互助群组
新加坡民间发起居家隔离者互助群组
Agnes Liew

解封后疫情反扑的新加坡出现了大量轻症患者,与此同时,民间自发建立的针对居家隔离群体的社会互助体系正在发挥作用。

在被问及是否支持政府的解封决定时,自称是“过来人”的Agnes告诉SBS普通话记者:

支持!前提是民众必须打了疫苗。不能一直封锁,对经济影响很大,很多人没有了收入。我们最终是必须与病毒共存的。

(本文系SBS中文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chinese@sbs.com.au或 mandarin.program@sbs.com.au)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