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绝处可以逢生? 四个华人逆市创业的故事

对Eileen来说,虽然疫情期并非创业的好时机,但满足签证要求是她现在的当务之急。 Source: Juan Zhang

疫情虽然引致不少企业倒闭,但同时吸引不少人逆市创业。

政府数据显示最近新晋小型企业数量不跌反升。 SBS中文访问了在塔州一些新加入创业大军的华人,了解他们“冒险”的原因。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显示,上个财年,澳大利亚新晋小型企业的数量增长了15.2%,增长幅度超过了2018-19财年。 

8月中旬,YAMSHITA山下日式餐馆在忙碌中度过了周年庆。山下位于霍巴特市中心,周围有多幢学生宿舍和酒店,原本是人流密集的“宝地”。然而,去年8月山下开业时,留学生和游客都没了踪影。 

YAMSHITA山下日式餐馆已开业一年多,店主Jackie认为,餐馆已经度过了最难的日子,一旦边境开放,生意会越来越好。
YAMSHITA山下日式餐馆已开业一年多,店主Jackie认为,餐馆已经度过了最难的日子,一旦边境开放,生意会越来越好。
Juan Zhang

 “我们在疫情前就开始筹备,不巧赶上了疫情,当时开店实属无奈”,店主Jackie透露,疫情和州边境封锁给餐饮业带来了巨大冲击,尤其是市区。 

“周围写字楼的白领一下班就各自回家,又没了游客和留学生,再加上很多补助新店都无法申请,刚开业时压力很大。” 

游客消失变阵出击

Jackie意识到,在这个非常时期,山下的顾客群体不能仅仅瞄准华人。此后,山下根据本地客户群体的口味和需求,开发了不少新菜品,并推出了团购、预定特惠等服务。

 “经过一年的摸索,现在山下的客户群体中,华人和塔州本地人各占一半,我们后续会结合塔州本土的新鲜食材,不断出新,希望能吸引更多的本地食客。”Jackie说。 

塔州边境关闭,本岛游客“缺席”,给Leo 的鱼薯店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塔州边境关闭,本岛游客“缺席”,给Leo 的鱼薯店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Juan Zhang

与山下位于市中心不同,Leo的鱼薯店开在生活气息浓郁的居民社区中。 

这几天,Leo正在为招不到合适的员工犯愁。“鱼薯店是2019年底一位当地人转让给我们的”,Leo回忆,刚开业时,招聘广告一发,简历都看不过来。没成想,疫情一来,招人竟成了难事。 

“因为语言原因,我们只招华人。但留学生和背包客来不了,本地有限的华人群体中,要不没有经验,要不嫌我们的工作太辛苦”, Leo无奈地说。 

更让Leo没想到的是疫情竟持续了快两年,“鱼薯店虽然不以华人为主要顾客群体,但本岛游客来不了,也会影响我们生意的增量。” Leo透露,社区的本地食客毕竟数量有限。“据我所知,不只华人饭店生存艰辛,一些本地人的饭店也无奈关门或艰难维持。” 

求职一年无果自雇满足签证要求

刘洁的饰品店位于霍巴特最大的购物中心Eastland Shopping Centre里,开店的初衷是为了满足489签证对于工作时间的要求。在求职一年也未能找到全职工作后,刘洁只能开店自雇。因为过去没有从商的经历,她选择了风险和投入较小的饰品店。然而,小店刚开业就遇上了疫情。 

“最难的是去年三四月份,塔州出现病例,很多店铺关门。购物中心每天空荡荡的,一天不开张都是常事。”由于顾客群体以本地人为主,华人游客和留学生减少对她的生意影响不大。“但是,疫情前会有本岛来的游客和学生团,现在州边境一关全没了。本地人天天逛,没了新鲜感,消费能力也有限,营业额相比疫情前有不小的差距。” 

刘洁透露,她的饰品大部分都从中国进货,但受疫情影响,运输时间和费用都在暴涨,以前45天就能收到的海运,现在要留出90天的等待时间。刘洁琢磨着进一步提升货品的品质和种类,“只要价格和品质在大家的接受范围内,消费力还是有的。” 

对Eileen来说,虽然疫情期并非创业的好时机,但满足签证要求是她现在的当务之急。
对Eileen来说,虽然疫情期并非创业的好时机,但满足签证要求是她现在的当务之急。
Juan Zhang

跟刘洁类似,Eileen也为了满足签证要求打算创业自雇。Eileen的491临居签证要转永居需要满足每年最低53900澳元的收入要求,“塔州是以农业为主的偏远地区,刚毕业的留学生很难找到对口工作,更别说还要满足收入条件。”Eileen在求职碰壁后,兴起了创业的念头。她近期看到微信群里有不少餐馆和清洁生意转让的广告,计划买个小生意自雇。 

但是,一位老移民的一番话让她十分纠结,“朋友告诉我,暂且不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还将持续多久,我应该先问问自己对于将要从事的行业有多少了解和经验。如果一个经验更丰富的人都难以维持的生意,我是否有信心经营下去并赚到钱?朋友认为,在经济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买个小生意,不仅风险更大,并且预期收益非常有限。” 

Eileen赞同朋友的观点,但她透露,为了满足签证要求,她还是会迎难而上,“可能买个清洁生意吧,投入小点,更容易上手。” 

澳洲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小型企业一向被认为是澳洲经济的中流砥柱。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定义,小型企业为雇员不足20人的企业,也就是通常华人所说的“小生意”。 

澳大利亚小企业和家庭企业专员署(ASBFEO)的最新报告《小企业统计2020》(Small Business Counts)显示,小型企业占澳洲所有企业数量的98%左右,在2018-2019财年为澳洲国民生产总值(GDP)贡献了32%的份额,并雇佣了41%的劳动力。 

此外,根据斯坎隆基金会研究所一份名为《从世界的边缘到社区街道的角落》(From the far side of the world the corner of your street)的报告,在澳洲现有的230余万家小生意中,有三分之一都是由移民在经营。 

而在塔州,小生意同样举足轻重。根据塔斯马尼亚小企业委员会(Tasmanian Small Business Council)的数据,塔州目前约有3.7万余家小企业,占塔州所有企业数量的96%以上,并雇佣了超过50%的劳动力。 

同时,塔州政府十分支持和鼓励移民创业。疫情期间,塔州政府推出了一个总金额10万澳元、为期两年的小型企业商业贷款计划,为符合条件的移民提供每人5000澳元的无息贷款用于创业。 

学者:塔州创业者更需开拓精神

塔斯马尼亚大学商学院讲师杨林(Dr Lin Yang)表示,疫情前,华人创业存在一定的壁垒,“主要围绕中国人做生意,目标顾客以华人为主,因此,行业范围较窄,以餐饮、清洁、亚洲超市、快递代购等为主, 但如今看来,这个壁垒需要打破。” 

杨林认为,华人创业者需要更具有开拓精神,尤其是需要思考如何将市场转到当地客户群体,即澳洲本地人上。“不过,这对于塔州的创业者来讲,并非易事”,杨林说。 

杨林认为,创业虽然风险不小,但也有可能拼出不一样的人生。
杨林认为,创业虽然风险不小,但也有可能拼出不一样的人生。
Juan Zhang

教授市场营销专业的杨林认为,塔州的商业环境并不理想。“人口少,比如霍巴特也就20万人左右,而且属于老龄化社会,本地人的思想偏保守。” 

她举例说,霍巴特的中餐馆接二连三的开张,不少本地人因为不了解,不敢尝试,甚至担忧中餐馆会抢走本地餐饮业的市场份额。“如何吸引本地顾客群体,需要经营者下一番功夫。” 

对于疫情期间是否适合创业的问题,杨林认为,不少华人在疫情期间创业可能属于无奈之举,比如工作难找或者为了满足签证要求。“但我并不认为疫情期间就完全不适合创业,还是有机会的。” 

她举例说,塔州既然是老龄化社会,那么,针对老年客户群体可能还存在一些市场空白,比如健康医疗方面。此外,她认为,有志于创业的人还可以关注下塔州政府大力支持和推广的行业,比如食品、酒业等。 

杨林提醒,创业是一件风险较大的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讲,创业前一定要把方方面面都了解清楚,尽可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