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智库报告称《反外国干涉法》加剧了对澳华社区的怀疑

0:00

洛伊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发现,许多澳大利亚华人认为关于外国干涉的辩论助长了针对他们的政治、口头和人身攻击。

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涉法》有助于遏制北京的影响企图,但也造成了紧张局面,导致澳大利亚华人感到被疏远。

这份报告是由洛伊研究所在澳中外交关系紧张的背景下,就外国干涉辩论所产生的影响而做出的。

2018年通过的《反外国干涉法》引起了北京方面的愤怒,这项法律设立了新的间谍罪,对间谍实行更严厉的处罚,并建立了外国政治代理人登记册。

但是,洛伊研究所认为,人们围绕外国干涉威胁的意识增强,这也助长了对澳大利亚华人的怀疑,导致许多人在澳大利亚感到被疏远。

洛伊研究所研究员徐元敬(Jennifer Hsu)说:“这种展现方式确实令许多澳大利亚华人及其对澳大利亚的归属感被疏远。”

“许多澳大利亚华人开始质疑政界人士、政策制定者和更广泛的社区对他们的看法。”

洛伊研究所的这份报告报告名为《界限模糊:澳洲华人社区组织》(Lines Blurred: Chinese community organisations in Australia),该报告基于对30位被认定为该领域领导者的采访,其中一些人在政府和一些重要团体任职。

洛伊研究所的报告称,中国政府积极接触澳大利亚和其他地方的海外华人社区,以宣扬中国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发展。

报告发现,许多澳大利亚华人对反对外国干涉的法律表示欢迎,认为这些法律有助于保护他们免受这种干涉。

但更多的人警告说,在澳大利亚国内关于中国的激烈的全国性辩论,将助长对华人社区的政治、口头,有时甚至是身体上的攻击。

智库Per Capita的研究员赵明佑(Osmond Chiu)是去年在一场参议院听证会上被自由党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要求谴责中国共产党的三名澳大利亚华人之一。

他后来形容这个提问是“有辱人格的”,表明他拒绝回答是因为他不想被落入提问背后的策略。

赵先生告诉SBS新闻,他同意围绕澳中关系的辩论给澳大利亚华人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他说:“人们感到被单挑出来的原因不外乎是有中国血统。”

“这是具有侵蚀性的,因为它破坏了在澳大利亚存在平等和法治的信念。许多澳大利亚华人对此事的发展和更广泛的影响感到了真实的恐惧。”

根据洛伊研究所的报告,《反外国干涉法》增强了对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组织的审查。

报告说,过去二十年里在澳大利亚成立的社区组织与中国政府有明显的联系,“主要是出于经济原因”。

但徐女士补充说,“大多数澳大利亚华人”与这些华人社区组织很少或没有接触。

她说:“毫无疑问,有一些组织与中国共产党有互动关系。”

“但总的来说,这些社区组织并不能真正代表大多数澳大利亚华人。”

斯坎伦基金会( Scanlon Foundation)一项研究凝聚力的报告追踪了澳大利亚对移民和多元文化主义的态度,这份报告发现,在2020年和2021年,“对华人的负面情绪有所加剧”。

总部设在悉尼的倡导团体亚裔联盟的联合创始人周文爱(Erin Chew)说,人们确实担心澳大利亚华人会受到错误的歧视。

她告诉 SBS 新闻:“人们总是会有这种怀疑。”

“这种关于疏远的担忧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事情。(但)这些华人社区团体中的大多数根本没有联系。”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此前曾警告说,澳大利亚多元文化群体遭遇恐吓及伤害个体及其家人的威胁。

一份关于澳大利亚侨民社区所面临问题的议会报告建议政府,考虑增强民众对国家安全热线(National Security Hotline)这一报告途径的认知。

(与路透社联合报道)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