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混乱无解”:澳洲结束与巴新的离岸寻求庇护者处理协议

In this July 17, 2018, photo provided by Aziz Abdul, a man walks past the East Lorengau Refugee Transit Center on Manus Island, Papua New Guinea. Source: AAP

澳大利亚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离岸处理协议今天结束,但寻求庇护者和倡导者认为他们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有很多疑问”。

随着澳大利亚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离岸处理协议于12月31日结束,来自苏丹的寻求庇护者亚西尔·奥马尔(Yasir Omar)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焦虑感。

“情况很糟糕......人们感到很困惑。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奥马尔告诉SBS新闻。

“我们就呆在这里。我们就是人质。(已经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八、九年了,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

奥马尔在马努斯岛(Manus Island)被羁留了六年,然后在2019年被转移到莫尔斯比港(Port Moresby)。

他在苏丹西部的达尔富尔(Darfur)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和种族灭绝期间逃离,并于2013年乘船来到澳大利亚。

2003年,在非裔叛军反抗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统治下的阿拉伯人主导的政府后,达尔富尔(Darfur)对达尔福里人(Darfuri)的种族灭绝开始。

A displaced Sudanese woman walks past a UNAMID vehicle at the Kalma camp for 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 in Darfur's state capital Niyala on 9 October, 2019.
A displaced Sudanese woman walks past a UNAMID vehicle at the Kalma camp for 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 in Darfur's state capital Niyala on 9 October, 2019.
Getty

根据国际移民组织的数据,该地区的人们仍在遭受着持续的暴力,有超过15万人流离失所。

但对于奥马尔来说,巴布亚新几内亚也没有安全感,自2019年以来,他已被抢劫四次。

“他们揍我然后抢走我手机,这种事发生了4次。2020年,他们甚至到我的房子里袭击了我。”他说。

“你走在街上,人们会议论你。他们会骂你......因为他们看到你不一样,你不是来自这个地方的人。”

奥马尔说,每周给寻求庇护者的津贴——约300基那(合118.17澳元)——是不够的。

奥马尔说:“这些钱不够,因为有些人结婚了,有些人有家庭......靠这点钱他们很难生活。”

他说,负责食品的公司不给寻求庇护者提供现金好让他们自己去买东西。

相反,寻求庇护者必须从该公司的食品清单中选择,他表示这比商店里卖的食物要贵。

他说:“当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协议结束时,这种情况会变得更糟。”

巴布亚新几内亚协议结束,但瑙鲁的离岸进程仍在继续

随着澳大利亚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处理协议的结束,大约118名难民和寻求庇护者仍然留在巴布亚新几内亚。

在决定终止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协议之前,澳大利亚在马努斯岛运营的羁留中心被认定是非法的,2016年被巴布亚新几内亚最高法院下令关闭。

A file photo of asylum seekers standing behind a fence in the Oscar compound at the Manus Island detention centre.
A file photo of asylum seekers standing behind a fence in the Oscar compound at the Manus Island detention centre.
AAP

因此,澳大利亚被迫向那些被非法羁留的人支付7000万澳元的赔偿金。

内政部发言人在给SBS新闻的一份声明中说,“安排全面过渡到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管理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马拉佩(Marape)和总理莫里森(Morrison)长期以来的共同目标”。

两国于2013年7月19日签署协议,授权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对试图乘船前往澳大利亚的人进行区域处理。

“从2022年1月1日起,巴新政府将对巴新区域处理安排下的个人进行全面和独立的管理,”该发言人说。

“巴新将为那些希望留在巴新的人提供一个永久的移民途径——包括获得公民身份、长期支持、定居配套和家庭团聚。”

“巴新一直对安排和安排下的个人负责——这一变化取消了澳大利亚持有的合同,将服务提供过渡到巴新的独立管理。”

虽然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离岸进程即将结束,但瑙鲁的离岸进程仍将继续进行。9月,澳大利亚与瑙鲁签署了一项新协议,无限期地继续进行离岸处理进程。

联邦政府声称,在12月31日之前,它将支持任何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接受区域处理安排、希望自愿转去瑙鲁的人。

发言人表示:“澳大利亚结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区域处理工作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政府政策的改变。”

“那些非法乘船而来的人在澳大利亚定居的机会为零。”

住宿僵局以及“多于答案的问题”

尽管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做出了承诺,但难民行动联盟发言人伊恩·林图尔(Ian Rintoul)说,当他第一次听说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离岸处理协议即将结束时,他认为这“好得不真实”。

林图尔告诉SBS新闻:“这是一份非常光鲜的文件,表明我们将被转移到新的住所,甚至让收入率翻倍”。

“有可能获得家庭团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公民的身份。”

“但是,正如经常发生的那样,承诺和文件与现实根本不符。"

Picture of the immigration detention centre on Manus Island, Papua New Guinea. It closed in 2017.
The immigration detention centre on Manus Island, Papua New Guinea. It closed in 2017 and detainees were transferred to other centres in PNG.
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

林图尔说,一些寻求庇护者的津贴已经减少,而且出现了紧张的对峙,一些人拒绝被转移到新的住所。

他说:“大多数人拒绝转移到新的住所,因为存在一些问题......关于钱、食物(和)其他服务的提供以及公民身份这样的大问题。”

“我们一直无法从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或澳大利亚政府那里得到连贯的答案,或者得到任何关于承诺如何实际操作的回答。”

林图尔说,将寻求庇护者转移到瑙鲁是没有意义的,他只听说有八个人接受了澳大利亚提出的搬迁到瑙鲁的建议。

他说,新西兰提出的每年从澳大利亚离岸处理系统中安置150名难民的建议,巴新应该继续争取,但有强烈的迹象表明,莫尔兹比港的人不会被认为有资格获得安置。”

他说:“在瑙鲁没有更好的安置前景,也不存在解决公民身份的问题。”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绝对不可能提供任何类似于第三国的重新安置......或任何支持其成为可能的举措。"

Asylum Seeker at Port Moresby
Asylum seeker photographed in Port Moresby, PNG.
AAP

对奥马尔来说,巴新的不确定局势也在影响他的心理健康。

他已被拒绝加入美国的重新安置程序,在联合国今年早些时候与他进行面谈后,他正在等待联合国的回音。

“我正在努力变得坚强,但对我来说这变得越来越难。我在面对很多问题。”他说。

"我可以看到其他人也有很多问题,他们呆在房间里,什么都不做。”

“已经九年了,我们仍然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Source SBS News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