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at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代价是整个地球”:环保战士胡贺颖下个目标是亚裔社区

0:00

是不是觉得商店里很多亚洲食品都过度包装了?环保战士胡贺颖提供了方法,教你如何在减少包装浪费的情况下消费亚洲食品。


胡贺颖减少包装浪费的技巧

  • 在超市外侧通道或在有亚洲商品的农贸市场购物
  • 购买玻璃、纸板或不锈钢包装的产品,而不是塑料包装的产品
  • 跟食谱学习自己制作食物。例如,学习如何从头开始包饺子并冷冻。胡医生说,它们不仅味道更好,而且更节省成本,而且实际上也培养了一种从你父母那里代代相传而来的来之不易的技能,这是无价的

胡贺颖承认她曾经是一个各种意义上的极繁主义者。

她买设计师品牌产品,她的合同工作以及收入负担起她舒适的生活方式。

但后来她意识到,她所追求的生活让她感到空虚。

Anita Vandyke has written two books on sustainable living.
Anita Vandyke has written two books on sustainable living.
Ranky Law

“因为没有任何东西——不论是纪梵希的鞋子还是路易威登的包——能让我开心。”

因此,胡医生说她抽出时间去服务,并更多地了解环境。

对我来说,零浪费实际上是不得已为之,因为我通过从高收入变为零收入,来寻找我真正想要的生活。

她说:“我不得不回到我父母他们那一代人那里去寻根,看他们是如何省钱,如何不浪费食物,如何只在我需要的时候买东西,因此,零浪费的心态由此而生。”

亚洲人对美观、便利和清洁的痴迷

这位在中国出生的澳大利亚人认为,虽然已经出现了针对西方传统食品的零浪费包装或无包装商品的运动,但这种方法不一定适用于亚洲食品。

The vast majority of Asian food items imported from overseas come already packaged in small quantities, exposing small grocers to problems packaging waste.
The vast majority of Asian food items imported from overseas come already packaged in small quantities, exposing small grocers to problems packaging waste.
Ranky Law

胡医生说,澳大利亚的“第一家”零浪费亚洲杂货店Naked Asian Grocers解决了一些问题。

“它们没有覆盖一切但是他们包含了基础问题。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她说。

这位四岁移民到澳大利亚的医生说,消费者需要考虑将塑料应用于更重要的、必须使用一次性材料的事上。

“比如在新冠时期,这将是医护人员的防护设备,无论是口罩还是防护服。或者它可以用于需要防水和轻便的东西上,例如假肢,”她说。

“它不应该浪费在像美观这样无聊的事情上,用到的时间不超过10秒,有很多更好的代替方案。”

胡医生说,在亚洲文化中,人们对清洁、卫生和美观有一种痴迷,给人的印象是用塑料包装的食物更新、更新鲜、更干净。

Food preservation or packaging waste? Individually wrapped rice crackers.
Food preservation or packaging waste? Individually wrapped rice crackers.
Tania Lee

“但实际上,你是以石油的某种形式包裹它。最新鲜、最干净、最纯净的方式其实就是你回家后的存放方式,你可以通过简单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比如说存放在密闭容器中或带你自己的包装袋。

“或者甚至裸着商品,直接拿着新鲜农产品,不需要将它包装起来,”她补充道。

“没有人喜欢被说教如何过没有塑料生活。”

当被问及她是否曾与她去的亚洲杂货店店主谈论过过度包装的问题时,这位有一个孩子的母亲说“是”,但这只是因为他们看到她在用自己的袋子装散装蔬菜的时候才和她进行了对话。

“他们看着我问‘哦,你不拿一个塑料袋吗?’我说,‘不,我不需要,’然后对话就开始了,”她说。

Lettuces wrapped in plastic bags at an Asian grocery story.
Lettuces wrapped in plastic bags at an Asian grocery story.
Tania Lee

这位社交媒体红人与她的丈夫、女儿和母亲住在悉尼的一栋四居室房子里,那里面几乎所有东西都是二手的。

在她的一篇Instagram帖子中,她展示了冰箱中的零浪费物品,包括自制的食物,用纸包装着或是装在玻璃容器里。

胡医生说她有教学精神而没有说教精神。

“这说明了人们会加入到你的行列中来,这很不难也很有趣。”

她说消费者有权用他们手里的钱来投票,这意味着他们可以通过与商品制造商和小企业讨论减少浪费的选择来倡导变革。

她补充道,越多的人开始这样的对话,从长远来看,小的改变会累积成巨大的不同。

亚裔社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胡医生认为,移民社区的了不起之处在于他们在零浪费的精神下长大。

“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是来自凑合、修补、不浪费、不想要的一代。”

Chinese soup ingredients sold in a traditional Asian grocery story.
Chinese soup ingredients sold in a traditional Asian grocery story.
Ranky Law

我们从头到尾吃。我们从不扔东西,因为我们充分利用所有东西。我们有那种勤俭节约的心态。

胡医生说,零浪费精神是移民社区的东西,如果他们还没有的话,应该再次接受它,而不是“大肆接受超级便利的塑料世界”。

但是她认为达到零浪费的时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对亚裔社区而言。

与此同时,这个社区对美观的痴迷,她认为,“真的代价是整个地球”。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