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澳大利亚能否在新冠疫情后出现移民潮?

The closure of international borders has led to an unprecedented fall in Australia's migration numbers. Source: AAP

澳大利亚在经历了超过18个月的新冠疫情后,经济开始重建,建议中的五年内有200万移民涌入可能成为“我们历史上的分水岭”。

经过三个多月的封锁,大悉尼地区周一重新开放了经济,这让企业主松了一口气,但一种由病毒导致的“并发症”有可能使经济复苏黯然失色。

自去年3月澳大利亚关闭其国际边界以来,工商业一直在努力解决工人长期短缺的问题。

这促使一些领导人呼吁迅速重新开放国际边界,并以二战以来从未见过的方式提高移民水平。

那么这会对澳大利亚产生什么影响呢?

人口短缺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在澳大利亚国际边界关闭后的12个月内,澳大利亚人口仅增加了35700人。

增长率仅为0.1%,与前几年相比显著下降。

包括澳大利亚居民出生和死亡在内的“年度自然增长”稳定在131000人。

但这被海外净移民的大幅下降所抵消,下降至负的数值95300人。

An ABS graph titled 'components of quarterly population change'.
The closure of international borders has had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total growth of the Australian population.
ABS


这比上一年减少了334600人。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人口统计学家利兹.艾伦(Liz Allen )博士告诉SBS新闻:“自澳大利亚历史上的战时以来,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与我们在新冠期间经历的人口变化相近的事情。”

劳工短缺

在大流行爆发之前,澳大利亚企业已经在为劳动力短缺而苦苦挣扎,而现在边境关闭加剧了这一问题。

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的乔克.柯林斯( Jock Collins)教授告诉SBS新闻:“从非技术移民到高技能的医疗专业人员,我们意识到我们作为一个州和一个国家对移民的依赖程度。”

希望定居或返回澳大利亚的移民的需求被压抑,但艾伦博士表示,在不久的将来,移民数额不太可能恢复到之前的水平——那时候的人口每年增长超过1% .

“这对澳大利亚和经济来说意味着一场严重的灾难,”她警告说。

“这个国家的基本需求不会得到满足,因为当地劳动力不足以满足我们行业的需求。”

NSW Premier Dominic Perrottet speaks during the release of the NSW Government’s Hydrogen Strategy in Sydney, Wednesday, October 13, 2021. (AAP Image/Joel Carrett) NO ARCHIVING
NSW Premier Dominic Perrottet.
AAP

对于新南威尔士州州长多米尼克·佩洛提(Dominic Perrottet) 来说,这是一个左右为难的想法,他本周早些时候谈到了他渴望重新开放国际边界的想法。

“我们需要开放边界。然后我们需要向那些海外国家推销,以吸引一些技术移民,因为如果我们失去这个机会,这些技术移民将前往其他国家,”他周一表示。

在大流行之前,前任州长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ijiklian) 参加了2019年的州选举,以基础设施和交通拥堵问题日益严重为由,希望将该州的移民人数减少50%。

“雄心勃勃”的增长?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道称,高层机构希望佩洛提将他的移民目标设定得更高,五年内移民人数将达到200万。

他们敦促他游说一项“雄心勃勃”的移民计划,就像二战后澳大利亚人被告知“要么移民要么灭亡”的信息一样,大量接纳移民。

1945年,政府担心该国需要更多人口来维持其防御和经济复苏,因此成立了联邦移民部,并制定了每年增加1%人口的目标。

Dutch migrants arriving in Australia aboard the Sibajak in 1954.
The 50,000th Dutch migrant arrived in Australia aboard the Sibajak in 1954.
Supplied: National Archives of Australia

在接下来的15年里,约有120万移民进入澳大利亚,主要来自饱受战争蹂躏的欧洲,推动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

“这些新移民贡献了经济中一半的就业增长,一半的人口增长,”柯林斯教授解释说。

“第二天,移民到达......直接下船,直接进入工厂。”

他说,澳大利亚今天也面临着类似的劳动力短缺——这需要移民人数的大幅增加才能解决。

但类似那时候的移民增长将对基础设施和住房构成挑战,公共交通、道路和医疗保健系统需要扩大规模。

柯林斯教授说:“在过去,政府经常利用移民带来的好处,但是同时推迟必要的公共基础设施投资,从而为以后埋下了潜在的问题。”

他还告诫人们,不要依赖临时签证持有人来填补劳动力短缺,因为这将增加剥削和工资盗窃的风险。

文化影响

战后的移民热潮也标志着澳大利亚文化构成的重大转变。

接纳来自欧洲各地的难民的决定标志着英国国民优先定居的结束,以及澳大利亚从以盎格鲁为中心的殖民地向多元文化社会转变的开始。

它引发了对移民观点的转变,最终惠特拉姆政府取消了白澳政策。

“战后的移民热潮为澳大利亚开辟了新的道路。我们远离了那种单一的白人文化……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超越我们移民历史的对立面,而展望未来,“艾伦博士说。

尽管战后大量吸引了欧洲移民,但艾伦博士预计,在新冠病毒之后,中国和印度将继续在澳大利亚的移民中贡献相当大的份额。

“我们将需要来自不同背景、劳工、专业人士等人的技能。 我预计我们将继续看到,来自其他地方的移民,”她说。

“此时此刻,这次新冠疫情后重建将成为我们历史上的分水岭。”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