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独家】中国真的不需要进口澳煤了吗?

Emissions from a coal fired power plant. Source: AAP

本周一以来,中国官方禁止进口澳煤一事引发多方关切。澳洲贸易部试图与中方联系但始终未果。那么,中国真的不需要澳煤了吗?

《悉尼先驱晨报》和澳大利亚《卫报》等主流媒体纷纷爆出,中国的国有能源企业和钢铁厂都已经接到了官方的口头通知,让它们暂停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

本月初,中国曾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中国要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因而“禁止澳煤”的做法被广泛解读成是中国节能减排的开端。但常识告诉我们,生产方式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普氏能源资讯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的煤炭进口总量为3.04亿吨。中国真的可以在一夕之间摆脱对澳煤的依赖吗?

一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中国煤炭行业资深人士在接受SBS普通话节目采访时解读了眼前的迷局。


要点:

  • 匿名人士认为,中国眼下的煤炭需求暂不旺盛
  • 中国长期依赖对澳煤的现状不会改变
  • 受气候影响,今年煤价波动剧烈

中国眼下的煤炭需求暂不旺盛

近日有传闻称,目前中国国内的澳洲煤炭进口报关已经受到限制,锚地好多船正在等待批文。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回应称:“这些船只不是最近在等,而是今年一直在等。等三个月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不能报关。”

那么这一现象的发生是否源于中国政府的内部指令,官方禁止进口澳煤入关?对方拒绝进一步透露,只是提及“上个月很多电厂开始检修,提前把机组停掉,不许烧煤了。”

华东、华中、华南地区大面积关停机组,全国的用煤量降下来了。

之所以现在中国没有出现大面积停电主要是因为今年雨季持续得比往年久一些。

“往年枯水期在九月,但是今年十月,云贵川的水电还是非常充足。这在一定程度上省去了煤电厂的原料耗费。”

但是众所周知,水电厂受季节性影响很大。按照往年的经验,基本到十月底水电就会难以为继,煤电厂全面运转后中国对煤炭的需求又会上升。

Emissions from chimneys at a coal-fired power plant in Ji%27nan city%2c east China (AAP)
Emissions from chimneys at a coal-fired power plant in Jinan city east China
AAP

中国对澳煤的需求依然存在

中国当前对煤炭的需求降低并不意味着长期需求的降低。这位匿名的行业人士指出:“目前中国一个电厂一天可能烧3万吨煤,十月底可能会烧到每天9万吨,对煤炭的需求就上去了。”

“而且今年受到拉尼娜现象的影响,中国很可能会是个寒冬。北方居民要烧煤,南方居民用电取暖,同样需要煤电厂的运转。”

中国每年对进口煤的数量是有额度的,今年的额度控制在2.7亿。他指出:“根据之前的消耗进度,四季度每个月将只有1500万的配额,这对所有的电厂来说都是远远不够用的。”

既然中国对进口煤的依赖无法改变,那么是否有可能受到澳中关系的影响,转而寻求从俄罗斯和巴西进口煤炭呢?

这名行业人士否定了这种可能。

要是停掉澳煤,那不仅是量的缺失,更是结构性缺失。

“因为澳煤主要是5500-5800的高卡低硫,品质很高。相比之下,巴西的煤炭含硫比较高,而且航运船型小、路途远。俄罗斯十月之后航线就会结冰,而且俄罗斯煤炭本身含硫高热量低,所以这两块(巴西煤和俄罗斯煤)是靠不住的。”

澳煤上下半年出口差异巨大的原因

政府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了73亿元的煤炭--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8%。然而进入下半年以来,澳洲对中国出口总额大幅下降,其中煤炭和铁矿石受到的影响很大。这位行业人士解释了这串数字背后的原因。

“中国进口煤炭用采用的是‘每年十三个月的额度’。每年11月份,中国各大电厂和钢厂基本就把额度全用完了,十二月份用的进口煤会被算在第二年的一月份里,使用的不是当年的额度。这种“寅吃卯粮”的做法是国家默许的。”

这只是上半年数字比下半年好看的原因之一,另外一大原因依然和气候有关。

“今年5月份曾经出现过煤炭价格疯涨的情况。一天涨5块钱,最多时16天涨了100块钱。”

“价格疯涨的主要原因是,今年中国南方雨季来的比较晚。五月份水期来的比较晚,水电无法开足马力。”

“加上中国三条特高压输电线路中的两条在五月份检修,西部的电送不到东部。华东、华南煤电厂的煤炭紧缺,进而推高了价格。”

出人意料地是,今年疫情倒是对中国的煤炭价格影响不大。

“中国国产煤生产在三、四月份部分停摆。受疫情影响,湖南、湖北、四川、河南的矿工无法前往山西、陕西、蒙西地区开工。但由于当时全中国大面积停工,所以需求也不高,价格高企的现象直到五月份才出现。”

The mine project was once valued at $16.5 billion, which would have been the largest in Australia.
China has reportedly clamped down on imports of Australian coal.
AAP

既然中国无法改变对澳煤的依赖,进口煤又能在一定程度上稳定煤炭价格,那么近期的“禁止澳煤”风波又作何解释呢?这名业内人士拒绝做进一步解释。

澳中关系发展、焦炭期货走势成焦点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施训鹏博士曾在5月份接受SBS普通话节目采访时表示:“澳洲向中国出口的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三样大宗商品,面临着不一样的命运。”

“在这三样商品中,煤炭是最有可能受到中国进一步贸易限制的,因为中国有更多的替代供应商,比如印尼、蒙古和俄罗斯。”

他认为,煤炭有可能成为澳中关系交恶的下一个牺牲品。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近期煤炭期货价格波动剧烈。自从“中国停止从澳大利亚购买煤炭”的消息爆出之后,大连炼焦煤期货连续第六个交易日上涨。

而在消息爆出的当天(10月12日),动力煤、焦煤期货2101合约分别收涨3.61%和2.36%,均创出年内新高。

“中国停止澳煤进口”的消息是否给资本运作提供了获利空间,外界暂时无法查证。但是此前,煤炭类期货确实曾经因为“矿难或例行检查”等消息产生过价格波动。

今年疫情发生以来,大量资本流入楼市、股市、期货市场。也许澳煤出口中国受阻仅仅是发生在水面之上的现货交易,隐藏在水面之下的才是更激烈的资本角力。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