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政府资金哪里来?专家称年轻人以后可能要缴更多税

People are seen queuing outside a Centrelink office in Bondi Junction, Sydney. Source: AAP

经济学家警告称,澳大利亚税务系统意味着年轻人将不得不支付政府应对疫情的开支,增加代际之间的不平等性。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经济学家Robert Breunig教授警告称,澳大利亚应该进行税务改革,提高GST税率和土地税,不然政府为应对疫情而支出的2140亿澳元债务将不得不由年轻人来偿还。

Robert Breunig教授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税务与转让政策研究所( Tax and Transfer Policy Institute)的主任,他认为COVID-19疫情可能会增加代际之间的不平等性,而联邦政府需要改变税务系统以避免这一结果。

他说:“政府为应对COVID-19带来的经济打击至少花费了3300以澳元,这笔支出必须由年轻人来承担。澳大利亚税收制度的设计方式已预先确定了这一结果。”

他解释到:“我们严重依赖直接向公司或个人收税,这意味着偿还债务的税收负担将严重依赖于年轻人未来的收入,而由于疫情,现在年轻人的收入将降低。”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已经推出了2140亿澳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和援助措施,其中就包括1300亿澳元的“JobKeeper”工资补助措施。

财长Josh Frydenberg对澳广网ABC节目Insiders表示,这笔债务“将在未来数年内还清”。

Robert Breunig教授还提到,政府的经济援助措施更倾向于保护有资产的人士以及他们所持有资产的价值,其中包括住宅和股份,但大多数年轻人都并没有持有资产。

他说:“这对于持有资产的年轻人来说没问题。但对于大多数没有资产的年轻人来说,如果他们的父母没有这些资产,他们甚至不能希望继承到这些资产。所以他们就是那些不得不支付债务的人。”

Breunig教授呼吁政府改良税收系统,让其变得更加公平。他提供的其中一项建议就是提高GST税率。“这有一个附加的好处,那就是在人们支出时对他们的累积财富征税。”

他认为这将导致经济增长同时降低房价。“这两件事对年轻人来说都是好事。通过对累积财富纳征税,这些政策还将有助于将疫情的经济负担重新分配给整个社会,这将使所有人,特别是年轻人受益。”

据智库格拉顿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04年以来,澳大利亚35岁以下人士的家庭财富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而55岁或55岁以上的人为户主的家庭在奢侈品方面的支出却在过去六年里增加了50%至80%。

该研究认为,年轻人可能会被“甩在后面”,不断加剧的代际不平等可能会带来“承诺关系紧张”。也就是说,适龄劳动人口需要照顾退休人口,包括为前几代人的福利纳税买单。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聚会最多两人参与,除非您是与家人或同住者在一起;

如果您自认为已感染了这种病毒,请致电您的医生,请勿直接前去就医;或者您可致电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

如果您呼吸困难或遇到紧急医疗事故,请致电000。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向澳大利亚多元社区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language/coronavirus

更多信息前往联邦卫生部网站,您同时可以收藏该网站关于COVID-19的中文信息专页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