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在澳华人如何看待政府反外国干预之举?

A woman demonstrates her passion for China and Australia. Source: AFP

澳洲华人李猛说欢迎政府的反外国干涉之举,“越严厉越好”,而智库华裔学者倪凌超则对此表示质疑,“这种威胁被过分夸大了”。

本周四联邦警察发布消息称,65岁墨尔本男子杨怡生(Di Sanh Duong)被控准备在澳大利亚境内实施外国干预,而这项指控最高可被判十年监禁。

联邦警察说,这名男子与外国情报机构有关,但并未透露哪个国家。

杨怡生为大洋洲越柬老华人团体联合会的会长,也是墨尔本澳华历史博物馆董事会董事。他于今天下午在墨尔本地方法院出庭,据悉他已获保释,并将于2021年3月再次出庭。

联邦警察助理局长伊恩·麦卡特尼(Ian McCartney)说,这项指控是在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和联邦警察领导的反外国干涉特别工作组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后提出的。

他说:“特别工作组已经采取了预防措施,在早期阶段就对此人进行了干预。

“外国干涉行为违反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这触及了我们民主的核心。”

旨在阻止外国势力干预本国政治的《反外国干涉法》于2018年在参议院通过。

今年早些时候,联邦政府宣布计划推出《外交关系法(Foreign Relations Bill)》,赋予外长取消各州、领地、地方政府、大学与外国政府所签订的违背国家利益的协议的权力。

代理移民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则曾公开发表演讲,称“在澳外国干涉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他提到多元文化社区所遭遇的“骚扰”: “一些批评自己祖籍国的人因受到威胁和恐吓而保持沉默……另一些人则被说服或被迫监督或骚扰其本社区的成员,这些成员的观点可能与其祖籍国统治政权的观点相反。”

塔奇否认了特指某一国家,强调这是针对“任何试图干预澳大利亚生活方式的国家”。 

而这一系列反外国干预之举正值澳中关系紧张之际,中国在贸易领域持续向澳大利亚施加压力。

周四,中国政府在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称,暂停包括葡萄酒和煤矿在内的七类澳大利亚产品的进口,这将为澳大利亚出口产业带来数十亿的打击。

但是中国商务部公开拒绝确认报道。

这些暂停若持续,会让澳洲向中国的出口每年减少50至60亿澳元。

那么,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是如何看待反外国干预以及澳中关系的呢?今年早些时候,SBS普通话节目曾采访多位社区成员。

墨尔本台湾同乡会会长林贤成医师(Dr. William Lin)认为,中国试图透过金钱外交,使其他国家乖乖听话,然而这种“撒钱式外交”已经不合时宜了。

林医师对SBS普通话节目表示,自己百分之百支持澳洲的反外国势力的相关举措。

在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预之举问题上,来自北京的移民李猛与林医师的态度相同。

他对SBS普通话节目说:“(反外国干预)越严厉越好,就算我个人利益受损失我也愿意。”

李猛强调身为亚裔自己在澳大利亚社会遇到的大多数人都非常友好,不曾经历歧视,也并不担心,但他在考虑了出现种族歧视的概率后说:“我也宁可政府更加强势一些”。

这位前IT工程师之所以会如此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心声,是因为曾在中国互联网公司新浪的工作经历。

李猛介绍自己在2000年前后曾在新浪产品部工作,在当时的互联网大潮下,论坛是很多中国互联网用户发表言论的主要平台。

李猛曾帮助客服部门“负责监视论坛上的不同政见的发言,一是删帖,二是举报”,他说自己很清楚“洗脑加严格的言论管制,对统治中国非常‘有效’,西方政府很难抵御”——而这正是他呼吁联邦政府在反外国干预问题上尽量强势的主要原因。

他在今年曾三度向政府建言,警惕微信和TikTok等社交应用程序给澳大利亚社会带来的割裂威胁。

而澳大利亚智库中国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兼《中国的故事》编辑倪凌超(Adam Ni)则对此持质疑的态度。

他告诉SBS普通话节目:“政治媒体和分析人士将(外国)干涉描述成非常普遍、威胁是非常大的,可能这种威胁被过分夸大了。”

他承认政府确实有责任保护其公民免受外国的干涉,同时认为“外国干涉”和“外国影响”两个概念常常被混淆。

“公共舆论中有时把两者强加在一起,” 他补充说,“在学术界、商界及各个领域,我们非常需要客观、理性地判断外来势力干涉或中澳关系等问题。”

他尤其关注到学术界被“政治化”的风险。

他说:“我很担忧近期学术界,因为报告中根本没有证据说学术界的人做错了。”

倪凌超所说的报告是指近期多家媒体报道悉尼科技大学(UTS)两位重量级人物与中国大学及中共当局之间的联系,以及该联系引发的外界担忧。

此前,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一份报告中称中国在澳设有数十个人才招募站点,通过非法或非透明手段获取技术,而多数与华裔学者协会及大学有关。

他说:“我觉得澳大利亚研究人员与中国同行进行技术合作,对澳大利亚有益”,“不能以过去那种非黑即白的来看待中国与澳大利亚关系。”

“对中国问题,澳大利亚应当进行非常深刻的深思。”

长期生活在澳洲、来自台湾的Andrew Shen也同样看到了澳大利亚与中国之间的紧密的贸易联系。

Andrew强调,澳洲根本离不开中国,尤其在经济方面。

“举例而言,如果澳洲与中国切割,澳洲的民生用品进口和矿产出口等,都会首当其冲。”

他认为制定反外国势力干预的法律是必须,也须拿捏尺度,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艘船”,或是用一句话简单区分“中国人是好或不好”。

台裔二代移民Joshua Yang則表示,在顾及人民的自由以及尊重平权的前提上,他倾向支持澳洲的反外国势力干预措施。

他分析,在当今的国际社会中,澳洲文化强调“信任”,变成了体制的弱点,正好给了其他实体有意侵蚀澳洲自由环境的机会,更无法确保澳洲本土学术以及人民的自由。

另外,Joshua Yang补充,虽然中国的《国安法》也有提到“反外国势力干预”,但这和澳洲在反外国势力干预的措施,本质上不同。

“澳洲在相关措施上,更着重于外来资金流动的透明化,合作以及金钱来往需要公开被审核,确保学术独立以及言论自由的完整性。”

而拥有台湾背景的Joshua Yang也提出,若中国不再刻意形塑强势的国际舆论、尊重弱势和维护人权,“成为在国际社会上真正令人敬佩的现代进步国家”,澳中两国之间的关系,才有机会从根本地改善。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