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流浪地球》与中国的意识形态斗争

A pedestrian walks past a poster of the movie "The Wandering Earth" outside a cinema in Shanghai, China, 20 February 2019. Source: AAP Image/Imaginechina via AP Images

郭凡导演、刘慈欣原著改编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今年初在中国主流电影院线公映,并由此引发的观影热潮。这就是一场包装在文化商业消费行为伪装下的公民运动,其历史意义在于,它为混沌失语的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通路。

2019年刚刚开年,但在中国国内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文化运动就已不期而至,那便是郭凡导演、刘慈欣原著改编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在中国主流电影院线公映,并由此引发的观影热潮。从中国阴历大年初一正式上映至今(2月21日腊月十七),半个月的时间里,这部号称中国首部硬核重工业科幻电影狂揽40亿元人民币票房,而它所掀起的社会浪潮甚至早已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电影文化范畴,中国各大在线社区围绕此片展开的大讨论大辩论以臻白热化,成为折射中国社会政治意识形态光谱的水晶球、甚至成为“区分敌我”的试金石(德国政治哲学家卡尔·施密特的名言:“政治就是区分敌我”)。

在中国著名在线文化社区豆瓣网的电影评论板块,《流浪地球》的五星好评率远远超过一星差评,但是在首页醒目位置凸显出来的却是为数不多的几条高赞一星差评的评论文章,而沉默的大多数老百姓用人民币投票的结果却是16天40亿人民币的超高票房(有望成为中国影史票房第一)。这在没有普选、且存在“书报检查制度”(参见马克思著《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的中国,实际上等于人民群众将电影票房当做投票箱,用钱包里的人民币做选票,为捍卫自己的价值观而积极投票。这就是一场包装在文化商业消费行为伪装下的公民运动。这场公民运动的历史意义在于,它为混沌失语的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通路。

“不争论”与“中国梦”

Women walk by a poster featuring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and his China Dream in Beijing, Thursday, Oct. 26, 2017.
Women walk by a poster featuring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and his China Dream in Beijing, Thursday, Oct. 26, 2017.
AAP

中国自1979年开启改革开放以来,创造了一段人类经济发展史上空前的经济奇迹,但是在意识形态甚至是现实社会生活的内在逻辑上却陷入自相矛盾的失语状态。文革失败以及苏联解体的事实使得传统的布尔什维克教条失去了说服力;如果回归原教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就意味着全民普选、直接民主的巴黎公社原则,既脱离现实,又与官僚机器的利益根本矛盾;而接受西方自由主义的普世价值观,则将彻底丧失现有体制的合法性,同样是万万使不得的。而在社会实际生活层面,在“社会主义”的外壳下,是社会民生和经济的全面新自由主义改革,中国人民实际失去了传统社会主义体制下的生活保障,大多数人被踢进残酷的市场竞争中,除了尽可能挣更多的钱,钱,钱,实际上别无他法去建立有效的安全感。这种新自由主义革命之深刻,以至于同时拥有中国和美国两地实地生活经验的人会深刻体验到,中国社会被资本重新格式化的程度一点不亚于美国,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在硬币的另一面,列宁式的党国体制被完整保留下来,在事关国计民生的战略性产业中,比如金融、能源、军工、重化工业等,布尔什维克式的党国体制也同样保留了下来,甚至在全面学习发达资本主义的企业管理制度和经验后,“列宁的党”和她的国家资本主义企业榨取剩余价值的规模和效率大大提升了。区别仅在于,对于列宁而言,社会主义=苏维埃政权+普鲁士的铁路管理制度;对于今天的中国执政党而言,社会主义=苏维埃政权+美利坚的经济制度。简而言之,就是一切政府应对人民生活负责的地方(即社会主义公民福利)因为中国特色必须放弃,而一切有利于体制的地方就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毫不动摇。

这是一套在逻辑内核上就难以自圆其说的社会意识和社会存在。你要如何才能在宪法里的“工人阶级领导地位”和现实生活中的国企工人大下岗之间自圆其说呢?开启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最高领导人情知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于是非常聪明地祭出了必杀技:不争论。但不争论只是掩盖了问题而不是解决问题,为了解决问题,此后历任中国领导人如接力棒一样提出自己的理论试图自圆其说,但似乎效果并不显著,这个时期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可以简练地归结为五个字:闷声发大财。但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之高效快速,客观上需要提出能够解释中国经验和中国的道路的意识形态;没有人可以在没有内心信念支撑和背书的情况下心安理得的生活下去,哪怕是山西私人煤矿的小老板和珠三角血汗工厂的资本家也

做不到;人在吃饱了肚子以后就要追求思想上的目标,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内在要求。没有意识形态合法性背书的经济利益摇摇欲坠,不堪一击。

这个时候,对这个问题,中国官方给出的解药,就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中国梦”。这套民族主义的价值观看起来不错,但问题是,它不是一种普世价值。你可以让全世界的人民为了自由民主的乌托邦而奋斗,你也可以让全世界的人民为了共产主义的乌托邦而奋斗,但是你永远无法做到让中国之外的人民去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在意识形态战争的战场上,民族主义最具生命力,却也最不堪一击。“中国梦”的官方说教,与其说是为了配合中国大国崛起而发起的意识形态攻势,不如说是绝望的防御。

硬核重工业朋克

China has a history of slowing Australian coal imports to support its own coal industry.
China has a history of slowing Australian coal imports to support its own coal industry.
AAP

但是《流浪地球》对这个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流浪地球》的故事设定大致是这样的,在不远的未来,科学家发现太阳即将爆炸,为了拯救人类,组成了地球联合政府,动员一切资源,建设了10000座行星发动机,将地球推出太阳系,牺牲一半人类,用时2500年,流浪到4.3光年之外的比邻星系寻找新太阳。故事内核为了避免剧透这里不赘述,但其透过剧情折射出来的价值观,用《人民日报》“钟声”评论员文章的话来说,就是“《流浪地球》中体现的中国亲情观念、英雄情怀、奉献精神、故土情结和国际合作理念。很多国外影评人都注意到这部电影的‘与众不同’——尤其是‘不再是超级英雄拯救世界,而是人类共同改变自己的命运’。这样的理念,是对好莱坞科幻电影叙事套路的突破。将中国独特的思想和价值观念融入对人类未来的畅想与探讨,拓展了人类憧憬美好未来的视野。”

多年以前,鲁迅先生在他著名的《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中,表示虽然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度中国人,但是“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如果我们看完《流浪地球》全片就会惊讶地发现,其中主要人物和故事情节全都与“埋头苦干、拼命硬干、为民请命、舍身求法”这几点暗合。16天40亿的票房证明,人民用人民币投票的结果,这就是最大多数中国人民、沉默的大多数中国人民的主流价值观。

如果我们回顾进入21世纪后的有影响力的中国电影,甚至是回顾与《流浪地球》同属一个档期的其他电影,从《霸王别姬》到《影》再到《疯狂的外星人》,都还在抖机灵,玩反讽梗,无非是在假定存在一个西方普世价值的彼岸世界的前提下,遵循所谓国民劣根性批判的传统,作深刻或故作深刻地反省和批判。不能说这些批判没有道理,实际上大部分是很有道理,但问题是,这已经不再是时代的主流了;时代的主流是解决问题,是硬核科技重工业,是星辰大海。这次,2019年的电影春节档,从票房到网络意识形态战场,文艺小清新们被硬核重工业朋克全面碾压。这对今后至少20年的启示是,谁不能适应这股解决问题为王的时代潮流,谁就要被时代淘汰。

新凯撒

The law has been criticised by breaching freedom of religion, as some observant Muslims and Jews avoid touching unrelated members of the opposite sex.
The law has been criticised for breaching freedom of religion, as some observant Muslims and Jews avoid touching unrelated members of the opposite sex.
Getty Images

冷战后是一个空前媚俗的时代,一切价值都可以被解构、被消解、被戏谑。2017年西班牙发生的一场闹剧充分说明了这一切。那一年,加泰罗尼亚的人民要求公投独立,遭到西班牙中央政府的坚决反对,但加泰人民执意如此。常识告诉人们,这种情况下,你要独立成功,起码要组织独立武装吧,起码要控制银行机场电台电视台交通要道吧,起码要总动员吧,要准备流血吧,起码要穿梭外交争取邻国和主要世界大国支持吧;但是,加泰罗尼亚自治当局啥也没干,只是组织了一场投票,地方议会通过一个决议,然后就是坐等西班牙军警单位冲进巴塞罗那按图索骥、照单拿人。不!沉默的大多数人民对这种“用爱发电”、“嘴炮独立”的文艺小清新腻歪透了!人民需要的是实打实地解决问题,学要的是实打实能解决问题的人、制度和技术。这就是《流浪地球》要传递给人民的价值观,而人民用16天40亿票房致敬了2019年之后的新凯撒。

声明:作者薛晓明,悉尼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研究生。
以上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