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彭斯讲话:美国屠龙派观点大放送

“China wants a different American president": Mike Pence. Source: AAP

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发表公开讲话明确指责中国,中美关系濒临破裂了吗?持这种评论的人,可能对华府智库圈派别及其观点的多年演变及动态并不熟悉。

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在华府哈德逊研究所发表公开讲话,明确指责了中国的军事侵略、商业盗窃、侵犯人权以及试图干涉即将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国际社会反应强烈,有的甚至评说这场讲话“拉开了冷战的铁幕”,中美关系濒临破裂。

持这种评论的人,可能对华府智库圈派别及其观点的多年演变及动态并不熟悉。

美中关系历来有“晴天版”与“阴天版”

早在2006年,我就写过一篇《美中关系的晴天版与阴天版再次交战》,介绍美国对华关系上的两派——拥抱熊猫派(Hug panda)与屠龙派(Dragon Slayer)的由来。

多年前,美国学者哈罗德·艾萨克斯(Harod Issaacs)就已经意识到美国人对中国的认识极端矛盾,他说:“在西方与中国接触的漫长历史中,我们指认中国的两副面孔——高度文明或残忍荒蛮——不断变换,这两副面孔分别在不同时期进入或淡出人们的脑际。但它们从不会彼此取代,而是相互依存。这两副面孔随情势的变化而发生转换,进而影响人们对中国的复杂感情——或同情中国或拒斥中国,或呵护或迁怒,或对中国热情洋溢或敌意有加,热爱或恐惧,几至痛恨。”

印地安那大学教授杰弗里N.瓦萨斯特罗姆(Jeffrey N.   Wasserstrom)则用“晴天版”与“阴天版”这两个词来说明美国社会对中国的两极看法。1989年中国“六四事件”以后,美国社会形成了“邪恶的中国政府与善良的中国人”这种看法。1999年4月朱镕基总理访问华盛顿与克林顿总统会谈,特别是在关于中国窃取核情报的考克斯报告之后,媒体和公共舆论对中国的问题愈炒愈烈,“中国”这个词反复出现在新闻报道、社论与政治演说中。有时候,与中国相伴的措辞是“核间谍”;有时候,一些媒体和政客努力描画另一幅图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充满了善良人民的国度(其中也包括改革派的领导人),他们坚定地走向了正确的道路。于是,媒体出现了两个极端对立的中国叙述:一个是不断制造人权丑闻的中国专制政府,而另一个则是对中国领导人的美化报导,这种报道后来陷入一个新套路:在无法美化老一代领导人时,则努力美化新一代领导人,直到习近平上台之初还是这个套路,习夫人彭丽媛都成了为习加分的因素(见《纽约时报》2013年3月25日《彭丽媛为中国形象加分》)。

概言之,在两派主张当中,拥抱熊猫派当道,中美关系是晴天;屠龙派当道,中美关系则是阴天。从克林顿以来美国三任总统长达24年的时间中,只有六四之后短暂的几年内是阴天,大多数时候是晴天。

US and China Flag
US and China trade disputes likely to escalate, intensify and spread to other areas. AAP
AAP

彭斯讲话是屠龙派观点的集中表述

拥抱熊猫派与屠龙派并非横空出世,各自有继承关系。

冷战结束以后,中美关系的变化反映在美国对华政策思潮中,有“接触派”和“遏制派”,美国政坛与媒体将接触派称为“红队”,将遏制派称为“蓝队”——美国军事演习中,“蓝队“代表美军,而”红队”代表敌方(冷战时为苏联红军,冷战后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属于“红队”的有主张接触政策的政界和企业界人物,以及深谙中国事务的“中国通”们,包括学术界、新闻界、政策研究与咨询机构和政府职能部门(如外交、情报等)的中国问题专家。他们并不认为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中国是美国必然的敌人,主张通过增加同中国的接触影响中国,实行“和平演变”,使中国在意识形态、价值观和社会制度方面同美国更为接近,从而减少今后中国强盛后与美国为敌的可能性。后来因这一派明确主张对华友好,被命名为“拥抱熊猫派”。布什执政以来,一批“蓝队”人士进入政府出任高级官员,但由于“接触派”以及有钱有势的“中国游说集团”( China Lobby)多年来居于主流地位,在美国朝野根深叶茂,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员多为拥抱熊猫派主力,布什只能采取居中的“熊猫避险”策略。

对华“遏制派”的中坚力量是“蓝队”,主力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崛起的新保守主义“外交政策共同体”(foreign policy community),最初只是七、八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纵论国是的私宅聚会,后来便发展到四十来人的“精英圈子”。 “蓝队”并无正式组织形式,因为它并没有正式的章程和成员,也没有办公机构和领导人,但却有毫不含糊的纲领和影响力。它的纲领非常明确,就是要把在冷战后“迷失了方向”的美国外交“拉回正确轨道”,尤其把重点放在美国对华政策的“纠偏”上。这一派后来被命名为屠龙派,后来觉得对以龙为图腾的中国来说显得杀气太重,一度改称为敲打熊猫派。

2018年3月以来,屠龙派重要成员、力反全球化且有系统理论的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约翰·罗伯特·博尔顿(John R. Bolton)被特朗普总统任命为国家安全顾问,鹰派人物迈克·蓬佩奥(Michael Richard Pompeo)继之被任命为国务卿,在外交事务中,屠龙派终于占压倒性优势,对拥抱熊猫派的批评终于公开化。今年6月,美国高官离职后为中国游说、成为中国在美国的利益代言人这一多年存在的问题,陆续被The Daily Beast等媒体披露之后,美国国会下属的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于8月24日正式发布报告《中国的海外统战工作背景及对美国的影响》,特朗普总统上任前在葛底斯堡的演讲中誓言的“排干沼泽”见诸行动,打击外国代理人的防谍工作列上美国政府的工作日程,拥抱熊猫派的声音才算沉寂下去,这一派支持、由中国政府出资的孔子学院、在及在大学中的中国研究(信息)中心等纷纷关闭。

如果熟悉美国对华政策,就会发现,彭斯讲话的内容近年来陆续在华府智库的屠龙派研究中出现,彭斯讲话中提到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就是屠龙派的代表人物,他于2015年出版的《2049: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热销,该书的主题就是全面反思中美关系及美国对中国判断失误而导致的外交政策失误。

Attorney General Jeff Session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left,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econd from left,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at the White House
Attorney General Jeff Sessions, Secretary of State Mike Pompeo, left,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econd from left, 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at the White House
AAP

彭斯讲话的意义何在?

彭斯将屠龙派的观点系统地归纳于一个报告中,以副总统公开演说的形式发表,公开否定了历经克林顿、布什、奥巴马三任总统的各种友好关系说辞,例如“经济合作伙伴”、“战略伙伴”、“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将特朗普确定的“竞争关系”推进一步,指出中国对美国的渗透、干预美国政治等恶意行为,只是中国试图在世界各地推动其战略利益的几种方式,实质上是对中国的一种明确警告。

但是,将这一讲话说成是新冷战宣言,却有点夸张。理由如下:

一,特朗普曾强调过:“我们不要竞相颠覆那些我们根本不了解的国家的政权”。这是美国自海湾战争、伊战、阿拉伯之春以来吸取的教训,中东、北非地区的现实,说明依靠外部干预实现的“民主”,与原来的期望完全相反,特朗普撤销外援中的民主资金,就是为此。今年9月25日川普在73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讲话时,重点批评中国对国际贸易体系的滥用,并对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进行抨击,指控他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为该国人民带来了痛苦和艰辛,呼吁各国联手抵制社会主义。但他说的“抵制”更多带有防御色彩,距离“冷战”还有很长距离。

二,彭斯讲话主要还是防守性的。他提到特朗普总统在2017年12月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讲课费,谈到在“大国竞赛”的新时代,外国开始“重塑他们在区域和全球的影响力”,并“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并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使之适合他们的利益”,并特别指出:“在这项战略中,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我们寻求公平、对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权的关系”,这段话表明,美国虽然警告中国必须停止对美的各种渗透与干预,但设定的底线也是明确的:相互尊重主权。被媒体与分析者忽视的一句话,“美国在过去25年‘重建了中国’,……北京仍然口头上在说“改革开放”,然而邓小平的这个著名政策已经变得空洞“,其实表达了美国对中国的期待而非敌意。

三、美国国内政治对外交政策的限制。一国的外交与军事行动,其实就是国内政治在国际社会的一种延续,也因此,彭斯以副总统身份在智库的发言,官方色彩相对较淡,是否代表美国政府立场,其间解释余地很大。之所以会采取这种形式表态,一则因为屠龙派并不主张以摧毁中共政权为目标的强力干预,只是主张扼制中国。因为伊战与阿拉伯之春的前车之鉴犹在,美国社会多数成员希望本国政府“不要再多管国际社会的闲事了“。二则因为美国国内共和、民主两党政争前所未有地激烈,在卡瓦诺大法官提名在极为艰难的情形下获得通过之后,希拉里·克林顿在10月9日接受CNN的 采访时,干脆鼓励民主党选民不择手段:在夺回白宫与国会控制权之前,不要对共和党讲客气。

中美关系短期内不会阴转晴,是否出现“晴天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北京如何应对。无论如何,北京采取的强硬姿态,以及将宝押在中期选举民主党获胜、川普将在2020年败选这一点上,不是明智预设。

作者:何清涟,中国经济学者,现居美国。
以上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