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at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特朗普赢得美国中期选举

Donald Trump's international business empire and political dealings may come under renewed scrutiny. (AAP)

美国中期选举通常被看作是对当选总统施政的全民信任投票,在选举前,从华尔街到中南海,从舰队街到杭州,无数人期盼民主党能够赢得这次中期选举,拿下国会控制权,使特朗普提前跛脚,让这个纽约皇后区出身的新凯撒不再有能力对国际秩序和国内民主造成实质性的威胁;但特朗普又赢了。

在昨天(澳洲东部时间11月7日,美国当地时间11月6日)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击退了媒体炒作中的所谓民主党“蓝色浪潮”,成功捍卫了它在参议院中的多数地位,虽然丢掉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但也算稳扎稳打、有序撤退,拿下了略多于45%的席位,即197席。民主党人在中期选举中发起的大反攻做成了一锅夹生饭。

美国的政治结构基本来源于古罗马,所谓参议院(Senate)实际就是古罗马的元老院(Senatus),众议院(Representatives)就是平民院。参议员以州为单位产生,不论大州小州,一律每州2席,由州普选产生,掌握着帝国的人事权,不但有权批准或否决内阁成员和大法官的总统提名,还有针对总统弹劾案的最终审判权。毛主席有句名言,政治路线确立后,干部队伍就是决定性的因素;同理,只要特朗普想用什么干部还能获得参议院批准,那么他就能组织起自己的干部队伍落实自己的方针政策,就能牢牢把握帝国的组织路线。共和党守住参议院,还有另外一层重要政治含义,那就是民主党人不再有可能成功弹劾特朗普了。因此,保住参议院的多数地位,就被特朗普宣称为重大胜利,因为在过去的105年中,当选总统只有5次在中期选举中成功守住参议院。

People react to midterm election results during a DCCC election watch party.
People react to midterm election results during a DCCC election watch party.
Getty

比起地位显赫的元老院(参议院)来,作为平民院的众议院就逊色多了,众议员们虽然有权提出对总统的弹劾案,但是却要经过参议院的投票表决才能生效,也就是说只有提案权没有拍板权。众议员选举,也是以州为单位,但是却是按照人口的数量和空间分布,由地方选区选举产生,虽然享有充分的民意基础,但比起参议员来可是差远了;参议员只有100名,众议员却有435名之多,物以稀为贵;参议员属于全国性的政治精英,真正的蓝血贵族,参议员的职业发展道路是入主白宫或者执掌最高法院,美国家世最显赫的政治家族都盘根错节在参议院,比如著名的肯尼迪家族和布什家族;众议员属于地方精英,众议员的职业发展顶峰也不过是成为州长,或者州检察官之类的,当年老布什屈居在众议院中,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发誓回到参议院而不可得,干脆辞职进入国务院外交系统,曲线救国入主白宫。可是众议院也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财权。总统提出的各项预算,众议院有权否决。众议院管着美国的钱袋子,特朗普想干什么事,众议院不拨款,他就寸步难行。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党此番拿下众议院,也还是有制衡特朗普的重大意义的。

观察民主、共和两党的胜选地图也是很有意思的。把两党各自占据优势的政治地图,与人口和经济分布的经济地理地图合并观察,民主党占优的地区,主要是东海岸、西海岸、加勒比海沿岸的狭长地带,也就是美国东北部所谓“新英格兰”地区,西海岸西雅图到圣何塞的城市带,南部人口第二多的德州,北部五大湖地区等等,以大纽约地区(约2200万人口,位于东)、大洛杉矶地区(约1300万,位于西)、大芝加哥地区(约1000万,位于北)、大休斯顿地区(6~700万,位于南)为代表。这些沿海大城市共同的特点是密切参与全球化进程,参与国际分工和市场交换体系,并享受全球化带来的主要红利,这一点从人口和经济资源的集中程度上可窥见一斑。这样的物质基础造就了海岸城市地带人们多元开放、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在政治取向上就站到了倡导进步主义的民主党一边,如果用老欧洲的政治光谱去衡量,那就是所谓社会民主党的民主社会主义。

而共和党获胜的“铁锈红色地带”基本是落基山脉以东,五大湖——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广袤美国腹地。美国不沿海不沿五大湖的内陆州共有20个,其中14个人口不足美国总人口的1%。这些州普遍找不出一个像样的大城市,且人烟稀少,经济落后,发展机会也有限——但这些州大多农业条件良好,交通便利,有在美国中部地区长途开车经历的人,都会感到广袤的美国腹地,基本都是人烟稀少的农业区,除了在交通线上有一些非常简易的服务网点,完全见不到太多的居民点。可以说,在美国,有大农业和农场主,却基本没有东亚社会中常见的所谓“农村”、“农民”。这些农业州,畜牧业州,再加上五大湖地区衰落的传统重工业地区,这些地区由于全球化导致的去工业化的冲击,挤满了下岗工人和待业中青年,与废弃的高炉厂房一起,形成了破败的所谓“铁锈带”。正是这个“工农联盟”,这个有美国特色的“钢铁与燕麦的同盟”(普鲁士军国主义),形成了保守主义共和党右派的铁票仓,也是特朗普跟全世界打贸易战,要逆天改命,制造业回流美国政策的社会和阶级基础。

这些人是美国社会中真正的沉默的大多数,是美国核心价值观、也是WASP(白种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的中流砥柱。这些“沉默的大多数”的声音基本不受海岸狭长地带媒体精英待见,国际社会接受到的“美国之音”也往往是一小撮海岸媒体精英扭曲过的,而“沉默的大多数”却实实在在掌握着选票的力量。这也是国际社会对于美国国内政治走向往往看走眼的深层原因之一。世人往往被垄断话语权的左派主流媒体所虚假炒作起来的反特朗普宣传遮蔽了双眼,看不到“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力量”。

The United States midterm elections are being seen as a judgement on whether Donald Trump’s presidency is on the ascendancy or setting.
The United States midterm elections are being seen as a judgement on whether Donald Trump’s presidency is on the ascendancy or setting.
AAP

特朗普这个魏忠贤,搅得全世界的东林党官僚地主阶级都不得安宁,官不聊生。可以说,这次中期选举,除了几个不会用抽水马桶的中东土豪,全世界“穿长衫的”都盼他输;美国号称有一半人盼他输。就这样,特朗普的共和党还是保住了参议院,并且成功遏制了所谓民主党大反攻的“蓝色浪潮”。

昨天选举结果陆续开盘,民主党并没有气势如虹,反而双方咬得很紧,很多选区初期开出的票数都是类似52:48这样的微乎其微的差距。共和党内部,2008年以来先是受到茶党(Tea Party)冲击,动摇党本;而后共和党(特朗普派)来了个篡党夺权,现在已经是共和党的壳子,共和党(特朗普派)的里子。 特朗普派靠着煽动民粹,一方面清洗了共和党建制派,把传统的体制内精英党棍“礼送出党”;另一方面也清洗了基层党员,只留下了红脖子,现在共和党基层同气连声,同仇敌忾,上下同欲,队伍好带,端地是一支精兵强将,战斗力不容小觑。

本次中期选举的结果,共和、民主两党各取一院,使得战场上暂时形成堑壕战出现僵局,特朗普的共和党虽然最后输掉了众院,但属于有序撤退,在参议院则射住了阵脚,根本谈不上兵败如山倒。反而是民主党那边,仍然是乱哄哄的乌合之众,顺风仗也打不利索。民主党的党纲仍然比特朗普的共和党来得“开明”、“进步”,但是又有什么用呢?政治如战场,执行力、战斗力才是王道。昨晚民主党拿下众议院,佩洛西出来发言,颇令人反感。2016年的美国大选,民主党就是由于佩洛西和希拉里这几位娘娘私欲太重才搞砸了,到今天还没有中国国民党高雄市长选举参选人韩国瑜那样的新生代来取代她们,前景实在堪忧。眼下来看,老迈的索罗斯是民主党里的曾国藩,是能够干点实事,独撑危局之人。由此,接下来的看点,就是特朗普和索罗斯的终极决战了,两人谁先出局,决定了下次美国大选的胜负,也就决定了地球上其他很多地方的命运。让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作者薛晓明,悉尼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研究生。
以上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