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半剂量、延迟:多国考虑未经验证的疫苗接种方式

Residents of Florida's Cape Coral wait in line to receive a COVID-19 vaccine 30 December, 2020. Source: AAP

多国政府正在考虑是否能延后接种第二剂疫苗、减少疫苗剂量或混用不同生产商疫苗以让更多人获得免疫力。

第二剂可以延迟接种吗?剂量可以减少吗?来自不同生产商的疫苗混用可以起到保护效果吗?

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疫苗接种的迟缓以及多种传染力更强的变种病毒被发现,世界上多个国家正在面临以上这些问题。

英国卫生官员已宣布将会推迟接种第二剂疫苗。已经接种第一剂的人有可能在最多三个月后才能接种第二剂,远超推荐的三至四周。

这一措施是为了尽可能让更多人接种到疫苗,但代价是已接种的人获得的保护会有所下降。

世界卫生组织于周二表示,由辉瑞和BonNTech共同研发的新冠疫苗“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延迟几周接种第二剂。

英国卫生部门还将允许人们在货源不足的情况下,在接种第二剂时接种来自不同生产商的疫苗。

与此同时,美国则选择了一条更为谨慎的道路。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watches as Jennifer Dumasi receives the Oxford/AstraZeneca COVID-19 vaccine at Chase Farm Hospital in north London on 4 January.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watches as Jennifer Dumasi receives the Oxford/AstraZeneca COVID-19 vaccine at Chase Farm Hospital in north London on 4 January.
AAP

本周一晚,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局长史蒂芬·哈恩(Stephen Hahn)说尽管这些是“应当考虑和评估的合理问题,”但它们“不够成熟且没有以坚实证据为基础。”

医学专家们对此意见不一,支持反对双方都有科学家支持。

理想情况下,决策应该以临床试验为基础。但由于全球范围内的疫情泛滥,一些人说现在的情况离理想状况差得很远。

“我们说辉瑞疫苗等三周或者莫德纳疫苗等四周接种第二剂,并不是因为我们知道等这么久可以获得最好的效果,”耶鲁大学公共卫生专家霍华德·佛曼(Howard Forman)说。

“在这个时间接种第二针,是我们能做出的最好的猜测。”

佛曼教授补充说,医学中有很多都是基于不完美的数据——比如说一种药物要服用多久,而且医师们常常会把批准用于一种目的的药物开给有其他疾病的病人。

“所以对我们目前的推荐做法做出一些轻微的变动可能会有很大好处,能让我们用已有的疫苗获得最大的效益,”他说。

佛曼强调他只对65岁以下的医疗风险较低的人群建议推迟第二剂的接种。第二剂的接种对于保证长期保护效力非常重要。

疫苗接种进展缓慢

美国曾计划在12月为2000万人接种疫苗,但截至1月4日,只有450万人接种。

美国和英国已为各自越1.4%的人口接种新冠疫苗,欧洲则远远落后。与此同时,以色列已为13.5%国民接种,遥遥领先。

辉瑞和莫德纳疫苗使用mRNA技术,可以在接种第二剂后达到95%的保护效力。通常接种者会在接种第一剂后预留第二剂。

莫德纳疫苗则可以在第一剂后达到较高的保护效力,约为90%左右。但这一数据来自于一个较小的样本,并不完全可靠。

耶鲁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研究员萨德·欧莫(Saad Omer)告诉法新社说,他认为只有在疫苗供货短缺的国家才有必要改变接种策略。

在美国,疫苗发放到各州的进度只是略微迟于计划,欧莫教授认为解决接种过程中的瓶颈才应该是工作重点。

至于混用不同生产商的疫苗,耶鲁大学知名免疫学专家岩崎明子说这种做法理论上可行。但专家们都认为应该开展更多的研究,目前只能作为最后的无奈之举使用。

或让民众困惑

欧莫教授及佛罗里达大学生物统计学家娜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认为,应当进行进一步的数据分析,寻找抗体水平等生物指标到什么水平才能对新冠病毒起到防御作用。

为达到这个目的,研究者们可以就现有的临床试验数据进行进一步梳理,计算出一个有效阈值,然后展开小规模研究来确定多大剂量的疫苗可以让人们达到这个阈值。

Margaret Keenan, 90, received the Pfizer-BioNTech COVID-19 vaccine at University Hospital in Coventry, England, on 8 December.
Margaret Keenan, 90, received the Pfizer-BioNTech COVID-19 vaccine at University Hospital in Coventry, England, on 8 December.
AAP

国家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科学家约翰·马斯克拉(John Mascola)周二告诉《纽约时报》说,一项类似的研究已经在进行中,将会研究一半剂量的莫德纳疫苗是否能产生相同的保护力。

迪恩副教授说,她担心有关改变接种方式的讨论会让民众感到迷惑,“我对任何可能削弱公众信任的事情都很担忧。”

她说,任何变化都会经过透明的监管批准程序。正是这一程序批准了这些疫苗的紧急使用,所以民众不需要担心。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Source AFP - S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