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香港《国安法》掀起港人移民潮

Source: Zachary Lee

“香港变得不一样了!”今年40岁的刘先生说。几经考量他决定离开香港前往台湾。

墙上贴着“支持反送中、我要真普选”的海报及布条,台湾南部的嘉义市一间港式茶餐厅内摆上香港街头的老照片,这间茶餐厅老板是来自香港的一对夫妻。2016年香港发生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运动雨伞革命后,他们俩毅然决然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香港,申请投资移民台湾。


要点

  • 2019年在台湾居留的港人数量较前一年增加约41%
  • “香港在中美英三国中是个棋子 ”
  • 2020年3月台湾提高移民要求

“香港变得不一样了!”今年40岁的刘先生说,雨伞革命前,他就认为港府很多政策都偏向中共政权,或以维护中国人为主,几经考量决定离开香港。

不过他强调,这种改变一直缓慢的,直至有议员因宣誓事件被剥夺议员资格,接着2019年发生“反送中”运动,看到催泪弹出现在从小生长的土地上,才让他惊觉中国的强权和干预是来的如此真实与快速。他无奈地说:“我觉得香港已经不是法治的地方。”

每说几段话,刘先生叹气又摇头。他与妻子向SBS普通话节目透露,“反送中”期间,曾多次回香港参与游行和抗争,但看到香港人在疫情期间,又因《国安法》走上街头,难免会觉得自己像是“逃兵”,仅能靠其他方式来支持留下来抗争的人。

刘先生坦承,香港《国安法》与已经移居台湾的他,没有太大关系。但他说:“在香港土生土长,当然对心情有很大影响。他表示,前阵子很多朋友都在询问有关移民台湾的门槛。

事实上,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后就掀起港人移民潮。台湾政府数据显示,2019年在台湾居留的港人数量达5858人,较前一年的4148人增加约41%,是2016年以来的新高。

过去,台湾政府规定,香港、澳门居民要申请居留,只需在台湾有新台币600万元(约澳币30万)以上的投资,并通过主管机关审查,但今年3月提高门槛,要求港澳投资人须营运投资企业至少3年,并聘用2名以上的台籍员工才能申请居留。

针对香港《国安法》通过,台湾总统蔡英文也在第一时间通过脸书表示,台湾有责任与国际民主阵营的伙伴们携手合作,持续撑香港、撑港人,“我们不会坐视民主、自由、人权在香港倒退。”同时指出,行政院将组专案,对香港人提出人道救援行动方案。

对此,中国国台办发表声明警告民进党当局“停止趁火打劫,拨弄是非,引黑暴势力入台只会祸及台湾民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另外,香港《国安法》通过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随即重申,此法不会影响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不过,已移居台湾的刘先生的妻子显然不买帐,她向SBS普通话节目表示:“过去享有的言论自由,我们觉得很平常的事情,在《国安法》下,我们可能都已经触犯了。”

中国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周四通过了香港《国安法》。香港民主活动家及部分其他国家担忧这部法律将侵蚀香港的自由,并危及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刘先生说:“一个国家的根基是国民,但这是反过来的啊!对香港政府实在太失望了。”

虽然林郑月娥曾强调,香港《国安法》是“为了防范、制止和惩治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违法分子,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但这似乎无法止住香港人欲移民的风潮,已经有部分香港人开始着手准备移民台湾的手续。

今年40岁的戴咏仪就是其中之一,她向SBS普通话节目表示,2019年12月就离职,准备要移民台湾。她说:“反送中运动发生后,觉得香港变成一个很陌生的地方。”

出生在英国殖民最后几年的她,刚好处于中国经济快速起飞的时候,也受惠于中国经济而生活无虞,因此总认为政治不关她的事。过去几年里,戴咏仪在积极参与社会运动过程中,强烈感受到中国政府对香港的态度导致香港情势急转直下,才决定要离开家乡。

戴咏仪对SBS普通话节目说:“我是很悲观的,这场抗争是输定的,但我会持续抗争,这是消极的反抗,我们在中美英三国中也是个棋子,我们这一代实在失望。但抗争不是为了赢,是为了姿态。”

对香港政府满是失望的戴咏仪早已着手申请移民手续,今年三月底提交申请。戴咏仪说:“通常长辈在98年会选择移民欧美,但真没想到,我们这代香港人还需要移民。”她解释,选择台湾是因为大部分的台湾人都不会抗拒新移民。

戴咏仪也曾考虑到台湾后生活必须从头开始,加上两地薪资水准落差大,必须重新适应,但她乐观地说:“饿不死的!台湾不是要帮你发达,而是让你生活,若想赚钱就留在香港就好了。”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