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论人均收入成“贫困州”,封城对维州经济创伤几何?

A delivery driver is seen on Bourke Street in Melbourne. Source: AAP

全澳所有州和领地中,维州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位列倒数第二,被网友戏称为“Locktoria”。四度封城,对维州经济究竟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就在过去两周时间里,维州——尤其是墨尔本经历了第四次封城,并且被网友取了两个全新的名字——“Locktoria”和“开封”。

这也直接导致墨尔本在“霸榜”多年的《经济学人》全球最宜居城市名单中排名下滑,从上一次的第二直接掉到第八,报告明确指出多次的封城导致城市经济和文化活力受损。

虽然经过州政府与联邦政府的互相指责之后,联邦政府还是最终宣布向维州提供更多经济补助,帮助受封锁影响的人群。但维州经济所受到的打击,恐怕很难靠杯水车薪的政府援助来弥补,而这种影响可能会持续很久。 

在此次封城之初,墨尔本零售行业协会就表示,封锁一周会让墨尔本的零售交易损失10亿澳元。更重要的是,对比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和城市,在大家基本开始走出疫情的情况下,唯有墨尔本今年再次封城两次,最近一次还被延长。这令更多民众不得不对长期居住在墨尔本的前景感到担忧,因为大量小业主、手工业者等收入和生活受封城影响巨大。 

与此同时,最新的经济数据分析显示,历经多年的家庭收入和人均经济增长疲软之后,维州已经成了除南澳以外,澳大利亚“第二穷”的州。

基于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在2019-20财年,维州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8107澳元,在八个州和领地内排名第二低。与南澳(46695澳元)、塔斯马尼亚州(48855澳元)可谓“难兄难弟”,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51394澳元),成为了“贫困州”,而且收入水平低于塔州。

而“隔壁邻居”新州的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则高达53435澳元,要比维州高出约5300澳元,超过10%。

事实上,维州经济过去几年严重依赖人口增长。在新冠疫情之前的两年内,维州吸纳了海外移民总数的33%,当地人口占全国总人数的25%。

但人均生产力则增长极度缓慢,比如维州人均经济总值(GSP)在二十年前的1999-2000财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1%;可到了2019-20财年,维州这一数值为70346澳元,比全国平均水平的77807澳元相比,差距高达9.5%,最近十年间的增速还不及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 

由于在疫情期间比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多实施了三个月的封锁,维州在去年第三季度人口就一下子减少了1.6万人。随着最近的第四次封锁,以及随后出现的病例不断增加,很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推动更多小生意走向破产和更多居民下定决心离开维州。

这也就难怪澳新银行(ANZ)前首席经济学家表示,维州当前的经济损失,完全是由于对新冠疫情的处理不力造成的。他认为包括对酒店隔离体系处理不当、密切接触者追踪不当、以及实行了“警察监管”和罚款额几乎是其他州的两倍等等,都只能让人对政府更失望。 

与此同时,全球两大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近期均下调了维州的AAA信用评级,作为对新冠疫情期间维州政府财政状况不断恶化的回应。在这样的财务压力下,维州政府决定新征税50多亿澳元,包括房产印花税、土地税以及对大型雇主的工资税上调(即所谓的“心理健康税”)。这意味着,维州人将比其他州和领地的居民面临更多的税务负担。

而且,维州还准备“创造”更多罚款收入。

事实上,维州已经是“罚款大州”,州财政对罚款的依赖程度很高,以至于一些媒体戏称,警察局是维州事实上的“税务局”。在截至2019-20年的五年内,维州平均每人平均罚款117澳元,远高于及新州的平均76澳元,几乎是其他州和领地(平均60澳元)的两倍。 

通过这些数字可以看到,一场新冠疫情之后,维州经济在人口退潮后凸显“颓势”。而疫情管理的失败,使得经济和居民信心遭受重挫,陷入了经济越差、财政收入越少,政府就要加税和增加罚款,从而对经济和就业将造成更多打击的“恶性循环”中。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次的封城在两周之后开始放开,而且全澳范围内并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希望不会改变澳大利亚经济逐步恢复的大势。

(本文作者魏睿昊Julius Wei为SBS特约通讯员、澳大利亚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分析人士,转载须经SBS许可;本文观点仅代表嘉宾观点,不能代替理财建议,不代表本台立场。)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