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校园银行储蓄计划被禁 一刀切是否有利孩子的理财教育?

Choice has accused the Commonwealth Bank of paying "kickbacks" to schools in order to promote their products to kids. Source: Commonwealth Bank

自校园银行储蓄计划School banking programs于90年前出现以来,如今的消费者正在迅速走向一个无现金的社会。


要点

  • ASIC调查研究校园银行储蓄计划引发州和领地对该计划发出禁令
  • 不同的研究发现大多数儿童都能识别出劝说性广告的性质和意图,孩子比我们想象的更聪明
  • 父母应为子女树立积极的理财知识榜样

2月初,首都领地议会通过了一项议案,要求在今年晚些时候禁止如联邦银行的Dollarmites小澳元计划的校园银行储蓄计划School banking programs进入学校。

此前的2020年底,维多利亚州宣布将在州立学校禁止这类项目。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对校园银行储蓄计划为期两的年审查于2019年12月发布。审查发现幼儿是脆弱的消费者,他们会接触到校园银行储蓄计划提供商的复杂广告和营销策略。

但另有研究表明,许多幼儿都知道营销策略,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脆弱。

有学者提出,如今要教育孩子更复杂的消费和金融知识,政府,家长和老师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校园银行储蓄计划

对校园银行储蓄计划的批评大多针对联邦银行的Dollarmites小澳元计划,该计划自1931年以来一直在澳大利亚的校园中运行。但ASIC的报告发现,全国至少有10个这样的项目活跃在各个学校。

Maximise your money this pandemic.
One in five households have less than $1000 cash savings.
Getty images

虽然约有63%的澳大利亚小学加入了校园银行储蓄计划,但大多数小学生(92%)没有参与或拥有账户。

Wendy六岁的的孩子也参与了校园储蓄计划。她告诉SBS中文,听起来参与该计划很好,但实行起来并不容易。

Wendy表示,学校需要找义工来实施该储蓄计划,再加上时间较短以及实际存钱的学生和家长人数不多等因素,义工的积极性受影响,实际操作起来有一定困难。

家长Helen的孩子所在学校没参加这个计划,她也是最近才通过银行了解到这个计划。因为恰逢农历新年,孩子收到了一些红包,且想拥有一个自己的银行账户。

Helen认为这样的储蓄计划很好。她说,这样可以培养孩子的储蓄习惯,定期存钱然后查看账户的金额,也可以提高孩子对数字的认识。

ASIC对1349名澳大利亚居民的调查发现,大多数(84%)有孩子参加校园银行储蓄计划的家长对该计划感到满意,63%的家长支持金融机构通过校园储蓄计划让学生开设银行账户。

但调查也发现,51%的家长对金融机构向年幼的小学生营销有顾虑。

ASIC的调查研究还发现,学生并没有从这个项目中学到更好的储蓄行为,相反,研究认为各银行只是在做广告以图自自身利益。

孩子比我们想象的更聪明

昆士兰科技大学广告、市场和公共关系讲师王莎莎博士告诉SBS中文,虽然大多数家长可能会对校园银行储蓄计划持谨慎态度,但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儿童可以表现出负责任的消费行为,节省他们的零花钱,并能识别有说服力的广告信息。

8岁以下的儿童被认为特别容易受到营销传播的影响,因为他们对“有说服力的广告信息”没有足够的认识。

她说,儿童是弱势消费者的推论,似乎推动了从学校中取消此类项目的说法。而她所参与的研究表明,许多幼儿都知道营销策略,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脆弱。

王博士进行的一项研究调查了233名4-7岁的儿童,除对照组外,190多位小朋友看了所提供玩具广告视频,其中82%的小朋友知道所看广告是想让自己玩这个玩具,76%的小朋友知道广告是由玩具制造商制作的,37%的小朋友知道“广告中的玩具商希望他们购买产品”。

Toy advertising
Toy advertising
Pixabay/anaterate

王博士说,虽然很多人可能认为儿童对广告一无所知,但她参与的研究表明,大多数儿童都能识别出劝说性广告的性质和意图。

过度监管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王莎莎博士认为,虽然ASIC的报告是有效且平衡的,但禁止校园银行储蓄计划的反应可能无意中否定了这种项目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即使Dollarmites小澳元计划没有直接教育孩子们的消费行为,但营销在消费者的社会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它可以帮助他们了解自己的消费权利,理解单位定价或如何省钱等。

她表示,过度监管可能会让消费者产生对抗心理。当消费者感到对自己的选择缺乏控制,行为自由受到威胁时,就会产生消费者对抗心理。

她举例说,儿童可能只能根据他们的父母和朋友的喜好或知识来了解产品。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会失去选择或实践自己应对营销说服策略的机会。

教授孩子理财知识还需更多工作

自联邦银行在1931年设立校园银行储蓄计划向小学生传授“理财”技能以来,生活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消费者正在迅速走向一个无现金的社会,而上个世纪所要求的理财技能已经演变成了明显更复杂的消费和金融知识技能。

家长Wendy对这一点也有同感。她说,孩子实际上看不到那些储蓄的钱,仅仅是数字,他们还需要比较长时间去理解钱的概念。这需要父母和孩子都有持之以恒的毅力。

西悉尼大学数学教育副教授Catherine Attard在The Conversation撰文称,除了基本的资金管理,学生离开学校时还需要了解订阅服务的财务影响,如健身房会员资格,手机计划,甚至电视流媒体服务。他们需要了解信用卡债务、现购现付计划、学生贷款、养老金、税收,当然还有传统的个人贷款和抵押贷款结构等。

虽然金融知识已被纳入课程,但在学校内外还有更多工作要做。学校需要确保将金融知识与主要学科领域明确结合起来进行教学。确保这一点的一个方法是在澳大利亚课程中更加明确地规定金融知识教育。

她表示,父母会影响孩子的财务行为。遗憾的是,我们不能假设所有的父母都具备良好的金融知识,也不能假设所有的教师都具备。

Attard副教授建议,如果我们要确保父母为子女树立积极的财务行为榜样,那么面向广大社区的财务知识教育是至关重要的。ASIC的MoneySmart网站是家长们提高金融知识水平的好地方。

同样,教师必须有机会参与专业发展,以提高他们的个人金融能力,以及将金融知识纳入教学的能力。

家长Helen告诉SBS中文,她刚开始并不觉得有校园银行储蓄计划有弊端,不过听到孩子们攀比谁的银行账户钱多的时候,她觉得这对那些零花钱不多的孩子可能有伤害。

家长Kingburg Sun八岁的孩子已经开设了银行账户并且存有非常少的钱。他说,“准备等孩子大点再正式引导”。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