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冠军出炉!2021墨尔本杯疫情中开赛

0:00

2021年的墨尔本杯进展如何?在COVID-19疫情下有何变化?墨尔本杯又面临哪些争议?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杯被认为是一个“让国家停摆”的赛事。

在周三下午3:00举行的墨尔本杯马赛上,4号马“雍容尔雅”(Verry Elleegant)夺冠,击败2号马“鼓动”(INCENTIVISE)和3号马“传教团”(SPANISH MISSION),以三个半马位的优势赢得本届马赛。

这也是新西兰骑师詹姆斯·麦克唐纳德(James McDonald)赢得的第一个墨尔本杯。去年“雍容尔雅”在墨尔本杯上夺得第七名。

疫情下的墨尔本杯

每年11月的第一个周二,会举行一场让“国家停摆”的赛事——墨尔本杯。

自1861年举行首届比赛以来,今年第161届墨尔本杯在维州弗莱明顿马场(Flemington Racecourse)开跑。

墨尔本杯赛事全程3.2千米,是全球最长赛道,也是全球奖金最高的马赛之一。2021年墨尔本杯总奖金达到800万澳元。

第一届墨尔本杯吸引了4000多名观众。有57匹马匹预定参加,但实际上只有17匹真正参赛。当时,一匹名叫亚彻(Archer)的赛马以惊人的六个马位夺得冠军,奖金是旧制170英镑和一支金表。

一百多年来,墨尔本杯已经从一场赛马的盛宴,演变成一场集博彩、美食、音乐时尚为一体的盛宴。

1962年以来,维州赛马俱乐部决定举办赛马场上的时尚比赛,获胜者可以获得礼品和高达10万澳元奖金。今年由于疫情原因,时尚比赛转至线上进行。

Melbourne cup race in Flemington race course
Melbourne cup race in Flemington race course
AAP

随着维州81%的16岁及以上人口接种了疫苗。因此,2021年的墨尔本杯是自2019年以来首次有现场观众的赛事。

据维州赛马俱乐部( Victorian Racing Club)确认,约一万人在现场参与本次比赛。在所有门票中,7000张被提供给维州赛马俱乐部成员、500张开放供公众购买,剩下的将分配给当天参赛的赛马主人、合作伙伴和赞助商等。

本届比赛需就坐观赛,在场观众分为三个区域落座,不能在区域之间移动。

观众需完全接种疫苗,室内需佩戴口罩,只能就坐吃喝。

赛马与赌博

博彩是澳大利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统计,由于澳大利亚的酒吧和俱乐部多设有老虎机,按照人均计算,澳大利亚人在赌博上损失的金钱是美国的两倍还多。

研究报告表明,澳大利亚赌博的参与度正在下降。根据一份由中央昆士兰大学撰写、澳大利亚赌博研究中心(Australian Gambling Research Centre)资助的报告指出,56.9%的受访者在过去12个月中曾经赌博,而10年前这一比例为64.3%。赛马的参与率也从22.4%降至16.8%。

尽管比例下降,但赛马博彩的成交额持续攀升,由2010-2011年度的229亿澳元,上升至2018至2019年度269亿澳元。

Punters are seen lining up outside a TAB ahead of the running of the Melbourne Cup, in Sydney, Tuesday, November 3, 2020. (AAP Image/Dan Himbrechts) NO ARCHIVING, EDITORIAL USE ONLY
Punters lining up outside a TAB in Sydney ahead of the running of the Melbourne Cup.
AAP

分析认为,这可能是由于在线赌博的兴起所致。十年里,线上赌博的规模翻了一番,赛马博彩比之前任何时候比都更易参与。

与此同时,对于很多人来说,墨尔本杯是他们一年内唯一一次下注。因此,尽管成交额有所上升,但赌博参与率下降表明,正是这些参与程度较低的人不再投注了。

动物福利保护之争

2020年,夺冠热门之一“御用画匠”(Anthony Van Dyck)成为墨尔本杯中第六匹死亡的赛马。

“御用花匠”因在比赛中后蹄骨折,被人道安乐死。

2019年,澳广ABC的时事节目《7.30》曾报道,尽管存在动物福利保护条款,退役赛马仍被送往昆士兰的一家屠宰场。

这些死亡时间引发了对赛马行业的广泛关注。2019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在2018年8月至2019年7月,有122匹马死在赛道之上。

Anthony Van Dyck (IRE) ridden by Hugh Bowman prior to the Lexus Melbourne Cup at Flemington Racecourse on November 03, 2020 in Flemington, Australia. (Brett Holburt/Racing Photos)
Anthony Van Dyck (IRE) ridden by Hugh Bowman prior to the Lexus Melbourne Cup at Flemington Racecourse on 3 November in Flemington.
Racing Photos via Getty Images

今年早些时候,维州赛马俱乐部宣布将实施新的措施以降低马匹的风险。其中很多措施针对今年的墨尔本杯,尤其是外国赛马。

近年死亡的马匹中,外国赛马占绝对多数。但对于澳大利亚数以千计的其他比赛中的赛马来说,风险似乎和以往一样真实。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Source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