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对从朝鲜逃到澳洲的崔锦熙来说,农历新年令人百感交集

Kumhee Choi. Source: Dijana Damjanovic/SBS News

澳大利亚规模最小的移民社区将在2月1日加入到农历新年的庆祝当中。对于脱北者崔锦熙来说,这是一个令人百感交集的日子。

对崔锦熙(Kumhee Choi)来说,春节意味着可以吃好吃的,直到吃撑。但除此之外,她的童年是灰暗的。

今年38岁的她来自青吉村(Aoji)。这是朝鲜靠近中国边境的一个臭名昭著的村庄,作为流放地而被人熟知。

崔锦熙记得,她在11岁时被学校带到那里,被迫观看一次公开行刑。这让她噩梦不断。

“他们被枪击之后,我看到像是脑子一样的东西从尸体中流出来。”她说,“人们把我推到了前排,我非常不幸地看到了这一切。”

Kumhee in North Korea with her family.
Kumhee (bottom left) in North Korea with her family.
Supplied/Kumhee Choi

因为崔锦熙祖父母的出身,她一家人被列为朝鲜共产主义社会中“最低等”的阶层。她的祖父在朝鲜战争中死去,随后她的祖母和父亲被作为政治犯送往青吉。她说,这意味着她和她的三个兄弟姐妹只能像是他们的父亲一样去当矿工。

像那里很多人一样,崔锦熙一家非常贫穷,时常挨饿。

“很多人都饿死了。”她说。

很多人都饿死了。

- 崔锦熙

崔锦熙记得有一次,她的母亲不得不选择卖血,因为她和她的孩子们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

“我妈妈直到晚上才回家……她带回了一袋玉米面。我后来才知道,她是去医院卖血……这才有钱给我们买吃的。这让我心碎。”

但在农历新年,尽管家境贫寒,崔锦熙总能吃上一碗白米饭,一种叫做松糕(송편)的传统年糕,还有带馅的馒头(만두)。

“我父母总是确保我们在春节期间有一些食物,”她说。

直到“苦难的行军(Arduous March)”开始。

Kumhee's parents.
Kumhee's parents.
Supplied/Kumhee Choi

1994年至1998年期间,朝鲜出现大规模饥荒。该饥荒被朝鲜官方称呼为“苦难的行军”。

“那时候我们没有任何食物,即使是过年也没有。我记得我只有一点点米粥和兄弟姐妹分着吃,即使是我生日也只有那些。”崔锦熙说。

“我看到隔壁邻居和我们家前边的人家活活饿死。”

“这是第一次苦难的行军期间。我们还听说第二次马上就开始。”

逃离朝鲜

后来,在1997年年初的寒冬中,14岁的崔锦熙和家人们一起跨过了结冰的图们江,逃进中国境内。他们在那里生活了四年。

崔锦熙说,她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体验到朝鲜外的生活。

“我以为是在做梦。电视是彩色的,里边有人在飞,还有各种动物……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

“出租车也很有意思。我用了很长时间才理解出租车是个什么概念,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给司机付钱。”

Kumhee wearing a Chosŏn-ot
Kumhee wearing a Chosŏn-ot, traditional North Korean clothing worn for formal occasions.
Dijana Damjanovic/SBS News

崔锦熙一家人后来前往缅甸,在那里被羁押。最终,他们于2001年被韩国接收。韩国驻泰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拜访了他们,随后将他们送往首尔。

尽管他们迫切地想去韩国,但崔锦熙感到自己并不被当地人所欢迎。

“没有人欢迎我们……那里对脱北者的态度非常不好。对我来说,一开始有点困难。”她说。

“我在韩国成了……一个陌生人。”

我在韩国成了……一个陌生人 

- 崔锦熙

崔锦熙说,对脱北者的负面态度来自于韩朝两国数十年来的敌对关系。而这样的敌对至今依然强烈。

“现在情况还那样。战争随时可能爆发。实际上,人们只知道朝鲜不好的一面,比如说贫困。”

“来自朝鲜这件事本身并不是坏事,但一些人认为它的确是不好的事,还有一些人认为必须隐藏这一点。”

Kumhee and her husband Simon Seo
Kumhee and her husband Simon Seo at their Japanese restaurant.
Dijana Damjanovic/SBS News

尽管遇到了不少挑战,崔锦熙拿到了大学学位,并在首尔为一家大型建筑公司工作了六年。她和韩国男子西蒙·徐(Simon Seo)结婚,并在经历两次令人心痛的流产之后,于2016年生下了女儿智媛(Jowon)。

崔锦熙决定,她要给女儿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在女儿出世两个月后,她拿着学生签证,来到了阳光海岸。

澳大利亚最小的移民社区之一

在2016年全国人口普查中,超过12万澳大利亚居民称自己为朝鲜/韩国(Korean)背景,但据信其中只有极少数人来自朝鲜。

崔锦熙的兄弟崔锦川(Keumchun Choi)在2018年拿到永久居留权时,墨尔本韩国领事馆的员工告诉他,崔家是第一批在澳大利亚定居的朝鲜人。

“我觉得我就像是天选之人一样。”他说。

Kumhee with her daughter Jiwon.
Kumhee with her daughter Jiwon.
Dijana Damjanovic/SBS News

崔锦熙目前正在申请永久居民权的过程中。她说她在澳洲朝鲜族移民社区中没有归属感,因为这个社区中的大多数人都来自韩国。

“一开始很不好过,因为我一直努力想融入韩国移民社区。”

“但后来我变了。我告诉我自己,我不需要融入这个社区,我的家人更重要。那之后我就没有遇到问题了。”

崔锦熙在阳光海岸TAFE学习商业烹饪课程,并在三年前和她的姐妹崔锦永(Kumyoung Choi)在Sippy Downs开了一家寿司店Sushi Ari。崔锦永还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开设了频道,分享她们一家的故事。

“我在韩国时根本不敢想象能在餐厅工作。(饭店工作)非常辛苦,工资还很低……但在澳大利亚,回报非常丰厚,”崔锦熙说。

Kumhee working in her Japanese restaurant.
Kumhee working in her Japanese restaurant.
Dijana Damjanovic/SBS News

崔锦熙的大多数熟客都不知道她从哪里来。

“当有人问我‘你是哪来的?’,我会回答‘Korea’。然后大多数人都会说,‘哦,是韩国(South Korea)’。”她说。

“如果我告诉他们‘不,是朝鲜(North Korea)’,他们一般会说‘你在开玩笑吧!’我想现在人们一提到Korea都会立刻想到韩国(而不是朝鲜)。”

崔锦熙的一位顾客说,她的故事非同寻常:

“他们能从朝鲜那样糟糕的条件中逃出来,获得一个在这里重新开始的机会,这让我非常感恩。”

Kumhee and Jessi
Kumhee and Jessi met at a park on the Sunshine Coast. Jessi is joining Kumhee’s Lunar New Year celebrations this year.
Dijana Damjanovic/SBS News

当地居民杰西·布林斯(Jessi Bruns)在近年来和崔锦熙结下了深厚友谊。

“当她告诉我她是怎么一路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我真的是非常吃惊,太令人惊奇了。”她说。

“她是一个非常有毅力的人。她能来到这里,把她的故事和文化带到这里,这实在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当(锦熙)告诉我她是怎么一路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我真的是非常吃惊,太令人惊奇了。

- 杰西·布林斯

在逃离朝鲜、逃离饥饿25年后,崔锦熙在阳光海岸,用丰盛的饺子庆祝农历新年。

“那时在朝鲜没有肉可吃。我们包饺子的馅料只能用蔬菜和豆腐。”她说。

悉尼国际管理学院朝鲜问题专家利奥尼德·彼得洛夫(Leonid Petrov)博士说,朝鲜开始庆祝春节较晚,直到1980年代晚期才开始正式庆祝春节。

“在曾经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庆祝这项传统是一种禁忌——部分是因为它和封建旧传统相关,而这是革命的朝鲜社会应当反对的。”

“后来,为了稳定社会,尤其是在‘苦难的行军’之后……已故前领导人金正日在2003年允许朝鲜庆祝农历新年。”

Kumhee with her daughter Jiwon.
Kumhee and Jiwon on the Sunshine Coast.
Dijana Damjanovic/SBS News

崔锦熙说,她现在拥有了她想要的一切。

“当我来到澳大利亚的时候,我只想要一样东西:我想过一个没有压力、亲近自然的生活……一个和我孩子在一起的舒适生活。这依然是我想要的。”

本文作者Lyein Na为SBS韩语团队高级制作人。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Source SB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