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生活于困境中”:报告称临时签证持有者面临剥削、工资盗窃盛行窘境

A new report has shed light on the working conditions faced by temporary visa holders. Source: Getty

一份新的报告显示,在澳大利亚,持有临时签证的工作者在努力获得永久居留权的同时,他们的工资严重不足且工作严重超时。

移民工作者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的一份新报告显示,65%的临时签证持有者经历过工资盗窃,四分之一的人经历过其他形式的劳动剥削。

这份名为Living in Limbo'的报告揭示了工作场所剥削与临时签证状态之间的密切联系。

调查发现,在接受调查的工作者中,91%经历过工资盗窃的人是通过签证来到澳洲,并且没有途径获得永久居留权。

报告发现,工作者获得永久居留权平均需要5年以上的时间,最长的等待时间为13年。

报告的调查结果显示了签证项目冗长的等待时间及漏洞,例如雇主担保的签证,使工作者容易受到老板剥削以及面临签证骗局。

胡安*是报告中接受采访的700人之一,他说找到获得永久居留权的途径并不容易。

当2008年胡安和妻子来到澳大利亚时,他们在母国的家人贷款来支持他们前往澳大利亚学习。

他通过一系列学生签证延长留澳的时间,并在获得两份学业证书、两份文凭以及两份烹饪和商业管理高级文凭后找到了工作。

除了与签证申请相关的所有费用外,胡安还向他的移民代理支付了数千澳元来申请这份工作。

在胡安等待签证获批时,他的雇主要求他支付3.5万澳元以换取签证担保。

胡安没有接受这份工作,在他持有过桥签证期间,他找到了另一家雇主,担保他在一家偏远地区的餐厅担任厨师。

但是新雇主在胡安拿到签证之前不会给胡安付工资。当签证获批后,胡安的老板不仅没有按照约定支付工资,还终止了他的工作,导致胡安的签证被取消。

胡安通过移民工作者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获得了一名公益律师的协助,法院最终命令雇主支付胡安所有未付的款项。

但是一年后,胡安仍然在等待他的雇主执行法院的命令。

该报告还讲述了托尼*的故事,他是一名获得临时技能短缺签证担保的认证焊工。

报告称,尽管他努力工作,但他的雇主似乎从不满意,并给他分配了更多的任务,让他几乎没有时间吃午饭或上厕所。

他常常觉得自己在做两个员工的工作量,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刚出生的婴儿,因为他平均每周工作60多个小时,包括周末轮班。

一天,他无意中听到他的澳大利亚同事在谈论加班工资和补偿工资,并质疑雇主如何付得起托尼和其他持有临时签证工作者所有周末工作和超时工作的加班工资以及补偿工资。

直到那时,托尼才意识到他的雇主一直在少付他和其他移民工作者同事的工资。

移民工作者中心首席执行官马特·昆克尔(Matt Kunkel)表示,澳大利亚的移民项目“在结构上酝酿了一批不稳定的工作者”。

“加强获得永久居留权的途径将为澳大利亚的所有工作者提供社会和经济利益,”他说。

昆克尔先生说,临时签证持有者往往在澳大利亚工作多年,有时甚至是几十年,希望能在澳洲获得有保障的未来。

“持有临时签证的工作者在工作场所遭受剥削,因为整个系统在报告行业问题上设置了障碍,”昆克尔先生说。

“签证会在冗长的法庭程序完成之前到期,或者失业会导致多年的定居中断。”

“我们需要彻底改革签证制度,这样工作者的命运就不会完全掌握在一个雇主手中,而所有的长期移民都可以有机会获得永久居留权。”

*为保护隐私,文中受访人皆用化名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Source SBS News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