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从一段华人移民史谈考核配偶移民英语之争

David and Mabel c1942 Source: Mabel Wang’s private collection

1948年,中国移民王能焕来澳与妻子、第三代华裔陈爱莲团聚,英语能力十分有限的王能焕一手建立了自己的生意、三度成为墨尔本市议员、发起了建立唐人街的计划。如今澳洲政府要求考核配偶移民的英语能力,在笔者看来,法律充当了意识形态的工具。

在10月6日宣布的联邦预算案中,政府将本财年配偶签证移民配额增加到了7.23万个,同时引入了针对配偶签证申请人及其担保人的新的英语语言要求。

代理移民部长阿兰·塔奇(Alan Tudge)的一次采访中澄清说,如果申请人不想参加证明其拥有“基本会话(functional)”英语能力的测试,则必须接受约500小时的免费英语课程,他声称此举对确保就业、公众参与及社会凝聚力至关重要。

然而,有大量报道已经表明这会令申请过程变得有多复杂,尤其是英语语言要求的引入,在如此动荡的一年里,令那些想要将家人或伴侣带来澳大利亚团聚的人们面临着更大的困难。而预算案中给出的理由则强调了澳大利亚面临变化莫测的卫生与经济挑战之际,此举为社区带来的“经济利益”。

这显然具有误导性,并且低估了这些年来通过家庭团聚方式来澳的移民对文化经济以及社区的贡献,这也限制了澳大利亚成为全面的多元文化国家的能力。

在澳大利亚华人的历史长卷中,很多真实的故事发人深思、引人借鉴。

在我对已故华裔Mabel Wang(陈爱莲,生卒年1924-2017)的采访中,她曾向我讲述了她和自己在海外出生的先生如何相互扶持、鼓励、在战后墨尔本重新定居的往事。她的先生发挥自身的潜能,成为一名成功的澳大利亚企业家和政治家,而Mabel在先生鼓励下,还曾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参与文化经济。

Mabel是在澳出生的第三代华裔, 1942年,她在墨尔本与David Neng Hwan Wang(王能焕,生卒年1920-1978)相遇,当时David是中国军事使团的上尉,对英语知之甚少。但语言不通并未阻止两人萌生爱苗。

1944年,David离开澳大利亚,前往印度和缅甸担任联络官,Mabel独自抚养起与David的第一个孩子,并于1946年前去上海与David团聚。

Mabel回忆起自己在上海的生活,可以说是苦涩与快乐并存。之后,由于中国内战,他们决定搬到墨尔本,但回乡之旅并不那么顺利——尽管Mabel出生在澳大利亚,但带有种族歧视的澳大利亚法律禁止David作为外国配偶进入澳大利亚。

之后,在Mabel的父亲George Wing Dann Chen(陈荣进)的帮助下,David于1948年获得了移民部长Arthur Calwell的许可,持商务短期居留许可证来到澳大利亚。

David和Mabel在South Yarra开了他们的小礼品店,凭借有限的英语能力,大卫逐渐建立了自己的生意,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已成为墨尔本知名的商人,从事进口亚洲商品交易。Mabel回忆说,澳大利亚朋友和邻居的支持和关心对他们事业的成功发挥了重要作用。

1962年,David的入籍申请成功获批,成为澳大利亚公民的喜悦之情激励着David,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社区。

1964年,David和Mabel的崭新、摩登的商场在墨尔本开业。这家商场堪称亚洲时尚和文化的展示场所。同年,他们的餐厅首度引入饮茶(Yum Cha),这在墨尔本是首创。

1969年,David决定开始参与墨尔本市议会的选举,Mabel回忆说,当时认为胜选机会很小,尤其是对一个出生在中国、英语还说得不好的人来说。但David不顾一切接受了挑战,并于1969年8月当选为澳大利亚第一位中国出生的市议员。从那时起,他开始努力学习英语,每晚练习演讲。

在此期间,一名市议员提出了一项动议,即不能在议会中就着稿子演讲——这项动议显然是针对David的。在其他市议员的支持下,这项动议以失败告终。

在任期内,David主持了Make Melbourne Brighter委员会,这最终帮助这座城市变得更干净,还延长了购物时间、放宽了酒类法律。他三次赢得市议员席位,并发起了建立墨尔本唐人街的计划。

就在他去世之前,他曾公开宣称“澳大利亚是一个大都会社区,支持包括异族通婚在内的种族融合”。

像David这样的英语非母语的配偶移民的例子说明,英语熟练程度在我们如今的社区和民族的建立过程中并非最重要的因素。来自社区成员的支持与关爱,才是鼓励像David和其他外国配偶人才时,最重要的关键作用。

澳大利亚的法律,却站在对立面,充当了意识形态的工具,将这些双语人才排除在外。

我们有很多方式可以讲述移民家庭的故事,聚焦于语言障碍只是方式之一。政治人物选择将英语非母语的配偶们的语言能力作为失业和社会沟通障碍的一个“问题”。这误导了澳大利亚人,让他们认为仅仅提供500小时的免费英语课程就足以建立社会凝聚力。

在关于家庭团聚移民的讨论中所缺失的一点是:与社区建立联系要重要得多。你不需要语言就可以建立这种社区联系,事实上,它促使人们主动提高语言能力,就像David成为市议员时一样。

本文作者郭美芬博士为麦考瑞大学国际研究系讲师。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