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总理重提移民需求,澳洲需要重新开放

Global processing times for visitor visas will reduce in the coming days, claim migration agents. Source: Getty Images

本周,澳洲总理莫里森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商业峰会开幕式的主旨发言中重提了移民的重要性,表示要推进移民改革,向人手短缺的领域倾斜。

由于疫情造成的巨大影响,使得国际间旅行变得异常艰难,而一度遭受重创的澳洲经济——特别是高企的失业率,让明显“右转”的本届澳洲政府有了更多的理由推行其削减移民数量的政策。

但就在本周,澳洲总理莫里森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商业峰会开幕式的主旨发言中重提了移民的重要性,表示要推进移民改革,向人手短缺的领域倾斜。


本文要点:

  • 总理莫里森重提移民的重要性
  • 移民改革将向劳动力紧缺领域、边远地区倾斜
  • 作者认为,除了劳动力以外移民还带来消费和投资
  • 作者认为,开放移民有助于澳州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发展

总理提出,未来几年促进经济增长的重点,澳大利亚需要技术更熟练,规模更大的劳动力队伍,以加快数据和数字化发展,并获得“可靠、可负担、低排放的能源”。

劳动力队伍的规模、能力和技能是澳洲面临的最大经济挑战之一,并承认当前存在的劳工紧缺现象,因此建议在重启移民计划后进行改革,以满足本土居民无法填补的新兴需求,诸如护士和老年护理人员等。

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劳动力紧缺领域是边远地区。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非首府地区目前有5.4万个空缺工作岗位,且雇主无法找到合适的人选来填补这些岗位。现行的方法不足以推动这些空缺岗位得到填补,更不用说满足经济增长所需的领域。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农业从业人员不足,导致农产品价格近期暴涨。澳大利亚农业、资源经济和科学局(ABARES)在第一季度报告中预测,水果和蔬菜的价格可能会出现暴涨。其中,受新冠疫情导致海外劳务人员大幅减少,农场人手短缺,是导致果蔬价格暴涨的一个主要原因。

因此莫里森特别强调说,与其说拿走澳大利亚人的工作岗位,如何利用临时签证持有人,来填补严重的劳动力短缺更为重要。因为这样,才能真正在经济的其他方面创造就业机会,尤其是保持区域经济的增长和服务。

笔者认为,虽然重新审视和欢迎海外人士进入澳大利亚是一个进步,但总理对移民对澳洲经济贡献的认识和看法依然显得有些狭隘。他的观点简单来说,就是“有些澳大利亚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我们就想办法搞些海外人士来填补空缺”。但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尤其是澳洲这样的移民国家来说,移民带来的绝不仅仅是一些廉价劳动力。

往小了说——仅在经济领域以内,除了劳动力以外,移民同时还带来了消费和投资。宏观经济的运作和微观经济的最大不同在于,其体系中的各个要素是互相影响而非分割的。

一个人在整个经济体中,既是劳动力的提供者,又是在劳动获取报酬后进行消费的主体,同时其存款放在银行或者进行其他投资时,他又是一个资本的提供者。此外,由于他作为主要的劳动者和消费者存在,缴纳了大量的税款和养老金,也就成为了支撑政府运作和福利体系的重要隐私。

因此,任何一个移民的增加,除了作为生产要素增加市场总供给的同时,同时也会成为消费者来拉高总需求。

事实上,过去几十年澳洲经济在自身生产效率提升有限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连续的经济增长,在所有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中独领风骚,最核心的原因就在于人口的持续增长。支撑这一人口增长的核心则在于移民,而非本地人口的自然增长。

由于澳洲大量的移民名额给到了技术、商业和投资移民,使得移民数量大的同时还保持了高质量。这些移民通常年龄相对年轻,在劳动和消费能力上比较强,占用的社会福利资源较小,对经济增长和活动起着明显的促进作用。

往大了说,移民对于一个社会的不断发展也有着巨大的作用,接受移民是一个国家和社会接受新鲜血液,不同文化和思潮的过程。

回顾历史,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经济和文化比较发达的时期,往往是心态比较开放,愿意接受不同文化影响的时期。相反,闭关锁国,在经济和文化上不愿意与外部交流,往往是一个国家落后的开始和表现。

放到澳大利亚这个历史不长,人口相对其面积和资源来说显得非常稀少的国家,接受移民来增加劳动力技能,促进社会消费能力,丰富社会文化明显利大于弊。事实上,澳大利亚一直是一个纯粹的移民国家,目前的主流澳大利亚人,又有几个不是移民的后代?

无论是害怕移民抢走工作,还是目前一些想要维护“欧洲主流文化”,反对澳大利亚“亚洲化”的思潮都非常可笑。

前者的问题在于,移民一方面承担了很多本地人不愿意或者做不到的工作,另一方面更通过消费大幅度促进了本地的就业机会。更进一步说,移民往往能带来不同的技能和外部市场与资源,成为推动澳洲经济增长和劳动力素质提高的因素。依靠关闭国门的保护主义措施带来的“就业大军”,最终只会培养出温室里的花朵,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成为失败者。

后者的问题在于,澳洲经济的大发展,以及随之而来的生活水品与社会文化的大发展,都来自于亚洲经济体在七八十年代以后加速增长的过程中,而非作为欧美廉价原材料供应地的前200年历史。无论是八九十年代日本经济带动澳洲出口和投资大增;还是到了21世纪的前二十年,中国经济进一步带动了澳洲除了资源以外的旅游、教育和农业的高速增长;或者是未来几十年南亚或者东南亚经济起飞可能带来的益处,都显示了澳洲的独特之处正在于其与亚洲天生的地理位置优势。相反,在此之前,澳大利亚之于欧美,都只是一个不断开荒和提供原材料的基地,从来不是欧洲文明的核心地带。

因此,一个进步的澳大利亚必然是一个经济和文化上开放的澳大利亚;一个独特的澳大利亚一定既是“西方”的,又是“亚洲”的。希望一场疫情之后,澳洲总理和政府能够借此契机重举“开放”的心态和政策,延续澳大利亚在过去二、三十年中走过的成功道路。

(本文作者魏睿昊Julius Wei为SBS特约通讯员、澳大利亚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分析人士,转载须经SBS许可;本文观点仅代表嘉宾观点,不能代替理财建议,不代表本台立场。)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