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维州第二波疫情“零号病人”不是酒店保安?

Rydges hotel on Swanston Street Source: Google maps

《时代报》消息称,维州第二波疫情的“零号病人”是墨尔本CBD隔离酒店Rydges hotel的夜间值班经理,据报道该男子在5月感染,感染源可能是返澳旅客。

维州在周五(8月14日)记录新增病例372例,14例新增死亡病例中最年轻一人仅20来岁,与此同时,第二波疫情的“零号病人”也正在被锁定。

周四维州记录278例新增,这是三周以来最低的日增值,联邦卫生官员对澳大利亚的第二波疫情控制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说:“我们现在谨慎地相信,我们已经看到维州疫情曲线变平的早期迹象。同样,新州也看到了非常积极的事态发展,昆州的情况也是如此。”

这一消息传出之际,墨尔本媒体发布了导致维州第二波疫情的“零号病人”的身份的报道。

《时代报》在8月13日晚的报道中称,泄露的电子邮件显示,“零号病人”是墨尔本CBD隔离酒店Rydges hotel的夜间值班经理,据报道该男子于5月25日报告发烧等症状,次日其确诊消息已上报维州就业部,这名男子的感染源可能是一名返澳旅客。

该酒店的7名保安被立即停工,并被告知接受测试并回家隔离,其中5人的测试结果均呈阳性,而他们在日常活动中将病毒传染给了其在墨尔本西部和北部的家庭成员。

维州政府官员因在墨尔本隔离酒店使用私人保安公司而被州议会调查质询,本周三出席听证会的维州就业部长马丁·帕库拉(Martin Pakula)表示,他的部门聘请了安保承包商来保护在酒店隔离的返澳旅客,但并不对控制感染和相关培训负责。

他在听证会中说,这项责任落在了维州卫生与公共服务部。

维州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此前曾透露,墨尔本多尔蒂研究所(Doherty Institute)进行的基因组测序表明,维州第二波疫情的很大一部分可以追溯到酒店隔离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政府雇佣了私人保安公司。

疫情再度爆发已导致维州因COVID-19死亡的总人数上升至289人,本周早些时候,维州当局警告称,鉴于住院的感染者众多,死亡人数还将继续增加。

与此同时,维州偏远地区三个城市Geelong、Ballarat及Bendigo在过去两周内共计发现250余个新增病例,政府为此在这三个城市启动新的测试站,并在已有测试站内增加人员并延长运营时间。

墨尔本大都会居民目前受4级社交限制,在晚8点至凌晨5点必须遵守宵禁。

宵禁期间,墨尔本人只能出因工作、必要健康、护理或安全原因才能离家,凌晨5点至晚上8点间,墨尔本人离家的原因包括锻炼、获取必需品或服务、工作、看病或照顾生病或年长的亲人。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限制。所有维州人离家时必须佩戴口罩。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