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质疑华裔澳人忠诚,参议员Abetz遭谴责

Source: Supplied / SBS

这名参议员的问题受到猛烈的批评。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反种族歧视专员说“任何澳洲人都不应该被要求自证忠诚”。

自由党参议员埃瑞克·阿贝茨(Eric Abetz)在一场参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要求三位华裔澳洲人公开谴责中国共产党,招致包括澳大利亚反种族歧视委员会在内的多方批评。

周三一场关注少数族裔社区相关问题的参议院听证会上,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者姜云、智库研究员奥斯蒙德·赵(Osmond Chiu,音)和墨尔本市议会工党候选人邹慧心(Wesa Chau)告诉调查人员华裔澳洲人正面对恐吓,不敢就自己社区和国家遇到的问题发声。

随后,参议员阿贝茨质问三名证人他们是否准备好“无条件地谴责中国共产党独裁政权”。

这一问题在社交媒体上迅速遭到抨击。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反种族歧视专员的陈振良(Chin Tan)对此也提出批评。

“任何澳大利亚人对国家的忠诚都不该因为他的族裔背景而被质疑,他们也不应该被要求证明自己的忠诚,”陈专员说。

“根据种族和民族来充满偏见地对待他人和澳大利亚平等的民主价值观相冲突,也和我们最基础的人权相冲突。”

姜云告诉SBS新闻说她“听到这个问题后感到非常非常震惊”。

“我看了这场听证会上之前问过的问题,其他人都没有被问过类似的问题,”她说。

Yun Jiang – Director of China Policy Centre, Senior Research Officer at ANU.
Yun Jiang – Director of China Policy Centre, Senior Research Officer at ANU.
Supplied

在她的开场陈述中,姜云指出澳华社区中的许多成员觉得无法参与有关对华政策的公共讨论,部分原因是他们担心会被其他澳大利亚人质疑其忠诚度。

还有许多人因为有家人仍在中国而不敢发声。

“显然,他没有把我说的话当回事,而是重复了我指出的这种令人担忧的行为,”她说。

面对阿贝茨的质问,姜云说她谴责中国政府“对人权的严重侵犯”,但也指出强迫所有华裔澳大利亚人澄清其政治立场是不公平的。

奥斯蒙德·赵是公共政策智库Per Capita的研究员,他告诉参议院委员会他不支持中国共产党。

他告诉SBS新闻,阿贝茨参议员的问题代表了一种令人担忧的舆论趋势。

“感觉有点不真实。我第一时间能想到的类似事例是宗教审判和摆样子的公开审判,”奥斯蒙德说。

“如果华裔澳洲人在参议院委员会发言时都要被人质疑忠诚度,我觉得这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Per Capita think tank research fellow Osmond Chiu.
Per Capita think tank research fellow Osmond Chiu.
SBS News

墨尔本副市长工党候选人邹慧心对华裔澳洲人被单独拎出来要求谴责中国政权表示失望。她问参议员阿贝茨是否曾因他是在德国出生而被质疑过对澳洲的忠诚度。

“哦绝对的,”参议员回答道。

“你没有看到那些糟糕的网络喷子对我的评论吗?你会问这个问题我很惊讶。”

阿贝茨说,其他族裔人士也会被问到类似的问题,比如意大利裔澳洲人经常会被问到他们是不是“黑手党成员”。

他说他可以毫无压力地谴责德国纳粹党,但他“担心我们有些证人谴责一个造成数百万人死亡的政权却是非常困难”。

自由党参议员康瑟塔·菲尔瓦宛提-威尔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对此表示同意,她说“澳大利亚华裔社区成员中参与政治的意愿严重不足”。

邹慧心说,她在参议院受到的提问是“挑拨种族问题的麦卡锡主义(race-baiting McCarthyism)”。

“回答这些问题实在是累人——你不仅必须公开回答这些问题,甚至还要在公开的参议院听证会上回答它们,”她告诉SBS新闻。

阿贝茨周四对他做出的提问进行辩护,说他要求证人谴责中国共产党“和种族完全无关,而是和价值观息息相关”。

“我从未质疑任何人的忠诚度——我甚至根本没有提到‘忠诚’这个词,”他在一份声明中说。

“如果赵先生作为一个来自所谓‘进步’智库的知名华裔澳洲人……无法谴责一个连续、系统性地侵犯人权的政权,那澳洲华人社区发声就没希望了。”

工党参议员黄英贤(Penny Wong)说,她不会“容忍一些澳大利亚人因为族裔背景而被质疑忠诚度和价值观的现象”。

“在一个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不断上升的世界里,我们保卫民主的努力绝对不能松懈,我们不能允许针对任何族裔。”

“昨天某些委员对澳洲公民的行为和这些价值相抵触。”

奥斯蒙德·赵和邹慧心都对SBS新闻表示,他们希望阿贝茨参议员能对此道歉。

“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我只能希望总理可以介入,因为如果不这样做就是一个他的行为可以被容忍的信号,”奥斯蒙德说。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Source SBS News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