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Fri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分析】历史上最严峻的气候报告来了,这是你需要知道的

NSW Rural Fire Service crews fight the Gospers Mountain Fire as it impacts a structure at Bilpin, Saturday, December 21, 2019 Source: AAP

分析: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终于发布了一份剧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在这里,报告作者们列出了新发现。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发布了人类历史上最为严峻的气候报告。报告显示,自前工业化时代以来,地球已经升温1.09℃,且诸如海平面上升、冰川融化等许多气候变化几乎是不可逆转的。

报告还发现,逃离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已经不再可能。气候变化正影响着地球上每一块大陆、每一个地区、每一片海洋,并影响着天气的方方面面。

这份报告让人们等待已久,是该小组自1988年成立以来的第六份气候评估报告。

在11月将于苏格兰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之际,这份报告将为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提供最及时、最准确的气候变化信息。

IPCC是联合古和世界气象组织(the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的最高气候科学机构。它是研究地球气候状况和人类活动影响的全球性权威。我们是IPCC最新气候报告的作者,从全世界数以千计的科学家工作中得出这一新的评估结果。

遗憾的是,在今天发布的3900页文本中,几乎没有任何好消息。但是,如果人类愿意,我们还有时间避免最严重的破坏。

毫无疑问,人类正在使地球变暖

IPCC首次明确表示,人类对大气、陆地和海洋变暖负有责任,这绝对毋庸置疑。

IPCC发现,若把过去十年的数据与1850年至1900年相对比,地球表面温度上升了1.09℃ 。这比IPCC在2013年发布的上一份报告中的数字还高了0.29℃ 。应该指出的是,其中0.1℃ 的上升是数据改进所导致的。

IPCC认同自然变化对地球变化的作用。然而,报告发现,在1.09℃ 的升温中,1.07℃ 是人类活动有关的温室气体所导致的。换言之,气候变暖几乎全部是人类活动造成的。

从全球表面温度来看,1970年后,比过去至少2000年以来的任何50年期间升温都要快。升温的范围也达到了海洋深度2000米以下。

IPCC表示,人类活动也影响了全球降水(降雨和降雪)。自1950年以来,全球降水总量增加,一些地区变得更加潮湿,另一些地区则变得更加干燥。

在大多数陆地区域,强降水的频率和强度都有所增加。这是因为温暖的大气层能够容纳更多水分——气温每升高1℃,水分约增加7%。这使得雨季和降雨强度增加,更加潮湿。

二氧化碳浓度变高,增速还在加快

目前全球大气中的二氧化碳(CO₂)浓度比过去两百万年中的任何时候都要高,增速也更快。

自工业革命(1750年)以来,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增长速度比过去80万年中的任何时候都要快十倍,比过去的5600万年快四至五倍。

约85%的二氧化碳排放来自化石燃料的燃烧,其余15%来自土地用途的变化,例如森林砍伐和退化。

A coal fired power plant.
Emissions from a coal fired power plant.
AAP

其他温室气体的浓度也没有好转。甲烷和一氧化二氮是除二氧化碳之外的主要温室气体,增速同样很快。

人类活动产生的甲烷排放主要来自畜牧和化石燃料行业。一氧化二氮的主要来源是氮肥。

极端天气增加

IPCC证实,自1950年以来,大部分陆地地区的极端高温、热浪和暴雨也变得更加频繁和强烈。

报告强调,最近观测到的一些极端高温天气,如2012-2013年澳大利亚夏季,如果没有人类对气候的影响,是极不可能发生的。

复杂的极端天气事件中也首次发现了人类活动的影响。例如,极端炎热、干旱和火灾同时发生的情形,现在已经更加频繁。

这些复杂天气事件在澳大利亚、欧洲南部、欧亚大陆北部、美洲部分地区和非洲热带森林均有记录。

海洋:越来越热、越来越高、越来越酸

海洋吸收了增加的温室气体中91%的能量。这导致了海洋变暖和更多海洋热浪(marine heatwaves),尤其在过去的15年内。

海洋热浪导致大量海洋生物死亡,例如珊瑚白化,还引起藻类大量繁殖和物种组成的变化。

即使按照《巴黎协定》,全球变暖幅度限制在1.5至2℃,到本世纪末,海洋热浪的发生频率仍将增加四倍。

Degraded coral reefs at Lizard Island, Northern Great Barrier Reef
Degraded coral reefs at Lizard Island, Northern Great Barrier Reef
AAP

冰盖、冰川融化,加之海洋因变暖而扩张,已经导致在1901年至2018年间,全球平均海平面每年上升1.9毫米,而在2006至2018年间每年上升3.7毫米。

但是,重要的是,海平面正在加速上升:在1901年至1971年每年上升1.3毫米;1971年至2006年为每年1.9毫米;2006年至2018年,每年上升3.7毫米。

因吸收二氧化碳而导致的海洋酸化已经出现在所有海洋,影响深度在南极海域(Southern Ocean)和北大西洋已超过2000米。

许多气候变化已经不可逆转

IPCC报告显示,即使地球的气候很快稳定下来,一些由气候变化引起的破坏将无法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内逆转。

例如,本世纪全球气候变暖2℃将导致海平面在2000年里上升2至6毫米,若排放量更高,海平面升幅越大。

从全球范围内来看,自1950年以来,冰川处于同步消退中,而且预计在全球气温稳定之后的几十年内,冰川还将继续融化。与此同时,在二氧化碳排放下降后,深海的酸化还将持续数千年。

报告没有指出本世纪气候变暖是否会突然加速,但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阿拉斯加、加拿大和俄罗斯的永久冻土正在越过临界点,这已经引发了广泛讨论。令人担忧的是,随着冻土融化,数千年来死亡动植物在分解过程中累计的大量的碳可能被释放出来。

根据现有的证据,报告没有确定这些地区是否会发生气候突变。然而,报告预测,气温每升高1℃,永久冻土地区将释放约660亿吨的二氧化碳。在全球变暖的情况下,这些排放在本世纪是不可逆转的。

我们如何才能稳定气候?

根据报告中考虑的排放情形,地球表面温度将继续上升,至少持续至2050年。评估显示,到21世纪30年代初,气候变暖可能会远超1.5℃的限制。

如果我们充分减少排放,全球气候升温1.5℃左右的可能性只有约50%(包括临时升温至多0.1℃)。为了地球变暖幅度降至1.5℃,需要使用负排放技术或基于自然的解决方式,减少大气中的二氧化碳。

只有在2050年前后二氧化碳排放量为零的情况下,本世纪的全球变暖才会保持在2℃以下。

IPCC分析了来自全球50多个模型中心的数十个气候模型,对未来气候做出预测。结果显示,在最低排放量的前提下,本世纪全球平均地表温度与工业化前相比上升了1至1.8℃;在最高排放量的情况下,则上升3.3至5.7℃。确切的数字将取决于温室气体排放量增加的多少。

报告还十分确定地指出,为了稳定气候,二氧化碳必须达到零排放,而其他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必须大幅下降。

我们知道,对于一个给定的温度目标,在达到零排放之前,我们可排放的碳总量是有限的。若想使全球变暖幅度停留在1.5℃的几率达到50%,这个限制大约是5000亿吨二氧化碳。

按照目前的二氧化碳排放水平,这一“碳预算”将在12年内被用完。如果排放量下降,碳额度可持续更长的时间。

IPCC的最新发现是令人担忧的。但是,若要使气候变暖控制在低于2℃,保持在1.5℃左右——这是《巴黎协定》商定的目标,是不存在任何物理或环境障碍的。

然而,人类必须要行动。

佩普·卡纳德利(Pep Canadell )是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 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 CSIRO)大气气候科学中心的首席科学家,也是全球碳计划(the Global Carbon Project ,GCP)的执行主任。他接受澳大利亚环境课学项目地球和气候系统中心(the Australian National Environmental Science Program - Earth and Climate Systems Hub)的资助。

乔尔·格吉斯(Joelle Gergis )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高级讲师。她曾接受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the 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的资助,目前接受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资助。澳大利亚政府工业、科技、能源和资源部(the Australian Department of Industry, Science, Energy and Resources)为她提供旅费,支持她参与IPCC的评估报告。

马尔特·梅因斯豪森(Malte Meinshausen)是墨尔本大学副教授,同时任 Climate Resource的科学总监。他接受多项政府和其他研究资金的资助,包括澳大利亚工业、科技、能源和资源部。

马克·海默(Mark Hemer)是CSIRO海洋与大气中心的首席研究科学家。他接受澳大利亚政府国家环境科学计划地球系统与气候变化和气候系统中心(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National Environmental Science Program - Earth Systems and Climate Change and Climate Systems Hubs)的资助。

迈克尔·格罗斯(Michael Grose)是CSIRO的气候预测学家。他没有受雇于任何可能影响本文的企业或组织,也没有为其担任顾问、持有股份或接受资金,也没有揭示除学术任命以外的任何相关联系。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Source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