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社交媒体法案漏网之鱼——政客们的虚假账号

Amanda Stoker MP, Angus Taylor MP and Andrew Laming MP. Source: SBS News

联邦政府试图打击在网上诽谤他人、散播仇恨言论的匿名用户,但人们质疑政客们是否也在利用虚假账号进行政治宣传。

澳大利亚政府正在推动一项备受争议的“反网络喷子(anti-trolling)”立法。这项法案将曝光在社交媒体上匿名诽谤、霸凌或辱骂他人的用户身份。

但近年来,拥有匿名秘密账户的人不只是网络喷子,还有政客。这给其中一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这些政客操控的匿名账号中,有的鼓吹特定政治理念,有的攻击敌对党派,还有的用于给他们自己的政绩唱赞歌。

那么, 这种行为是合法的吗?有没有任何相关规定?新的立法又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

政客们用秘密账号做什么?

今年早些时候,有人称联盟党议员安德鲁·雷明(Andrew Laming)是数十个脸书账号的幕后操控人。这些账号都没有披露政治授权信息。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随后对雷明展开调查。

根据指控,这些假脸书账号伪装成新闻机构、教育机构、社区组织等,一面表达对联盟党的支持,一面贬损联盟党的政治对手。

Liberal Member for Bowman Andrew Laming during Question Time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t Parliament House in Canberra, Wednesday, February 13, 2019.
Liberal Member for Bowman Andrew Laming.
AAP

2020年,自由党参议员阿曼达·斯托克(Amanda Stoker)承认曾使用一个名为“Mandy Jane”的假脸书账号。她使用这个账号对支持者们表示赞同,反驳批评者,有时还用第三人称指代她自己。

斯托克说,以“Mandy Jane”名义做出的评论是她在出门时用手机发出的,而不是她登入自己官方账号的电脑。

“你听我说,第一,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第二,它只代表了我界面上帖子发布流程中的技术性错误,而不是什么阴谋计划,”斯托克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

2018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称,一名自由党高级雇员被指控从一个虚假账户向其雇主发送有关堕胎的评论。这个秘密账号还被指控在工党的社交媒体页面下做出诋毁评论。

2019年,能源部长安格斯·泰勒(Angus Taylor)在其官方脸书界面上宣布将在悉尼Campbelltown火车站增加1000个停车位。他在这个帖子下留下了“太棒了,做得好,安格斯”的评论,引起了人们对他是否使用秘密账号的质疑。

这个由他官方账号发出的自夸评论随后被删除。

“如您所知,许多议员会请其他管理员帮助管理他们的官方页面,”泰勒议员办公室的一名发言人说。

“如您所知,这些管理员可能会在他们的个人界面和其他他们管理的界面间来回切换,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错误。”

“政客们不该使用匿名账号”

到底有多少政治匿名账号藏在我们眼皮底下?研究社交媒体宣传的非营利组织Center for Impact Communications总监寇博(Ed Coper)说这是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

“唯一一个能确认秘密账号的方式,就是很搞笑地通过他们犯错抓住现行,”他告诉The Feed栏目。

从自我表扬到攻击政治对手,寇博相信问题“比我们能看到的要泛滥得多”。

他说,尽管从社会常规来讲,我们会认为政客们会在谈论政治时表明身份,但现在社交媒体对政治讨论的影响是如此巨大,政客和他们的工作人员也忍不住诱惑开始使用匿名账号这种策略。

“政客们用假账号或假支持者群来散布他们的宣传资料的这种现象告诉我,政客们越来越明白社交媒体才是决定胜负的地方,”寇博说。

“政治讨论现在已经被社交媒体评论控制。”

工党资深政治顾问布鲁斯·霍克(Bruce Hawker)告诉The Feed栏目,使用匿名账号的做法和成为一名政客的意义是完全冲突的。

“政客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公共人物。他们做的一切和公众有关的事情都必须是透明的,”霍克说。

“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这个政客的品质就有很大很大的问题。”

根据《联邦选举法(Commonwealth Electoral Act)》,任何主要目的为影响民众在联邦选举中如何投票的通信都必须获得授权,并且标明来源。

尽管这些规定的确涵盖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但它们的具体应用取决于多个因素,包括发出评论时距选举还有多长时间。

寇博说,虽然脸书的确要求所有政治广告都进行自我标示,但政客们或其工作人员假装普通民众账户一般不会被监管,也十分难控制。

“有很多非常简单的方法骗过这个的系统,”寇博说。

新法案会压制批评声吗?

政府提出的社交媒体法案也引起了民众担忧。有人认为这将会给政客们更大的权力去起诉批评他们的人,从而压制公众的批评声。

11月底,法院判决一条仅有六个单词的推文的发布者赔偿国防部长达顿35000澳元,因为其使用的“强奸辩护者(rape apologist)”对达顿构成了诽谤。

检察总长卡什(Michaela Cash)办公室的一名发言人说:“这部法案在起草时考虑到了所有澳大利亚人”。

副检察总长阿曼达·斯托克(Amanda Stoker)上星期表示,新法案下政府将出资设立一项社区法律服务,为私人诽谤诉讼提供支持。

但仍有人对新法案心怀疑虑。

“这部法案看起来更像是为了保护政府部长们,让他们在网上不受批评,”寇博说。

“近年的一些事件已经表明,通常是这些有权有势的政治阶层用这些诽谤诉讼对付他们的批评者,而不是反过来。”

“最可能发生的是,这只会鼓励政客们有更多的不真诚的线上行为,而且他们还会面对更少的批评,因为批评人士会担心有法律后果,”寇博说。

“把焦点放在那些在推特或者其他社交媒体上匿名批评政客的人身上只是在转移注意力,不让人们看到这些平台真正污染我们政治讨论的方式。”

“公共人物本来就应该皮厚一些,忍受这些批评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对所有政客来说也一直是这样的。”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Source The Feed